马力在我怀里哼了一声,我这才觉得抱的还是个生命,还不至于上升到肉体和灵魂上。

  大个子拉着墨玉在后边紧追慢追地跟不上。

  终于到了山顶洞。

  孙思祖正坐在洞口看猴子,树上七个猴在跳来跳去,树下一个猴子在给孙思祖挠痒痒。

  孙思祖见我抱着个头上都是血的孩子上来,赶紧带我进了洞,让我把马力放到了一张床上。

  孙思祖在铜盆里洗了手,解开崩带查看伤口,张嘴哈了一下……

  孙思祖用小刀片刮去了伤口周边的头发,用酒清洗了伤口,针里穿了根头发,便开始缝合起来。

  缝好了,大个子带着墨玉才赶来。

  “孙先生,我弟弟怎么样?”大个子问道。

  孙思祖说:“多亏来得早一步,命是保住了,只是脑袋里头怎么样,那就难说了。怎么摔成这样?”

  大个子说:“我弟弟从车上掉了下来,我回去找到他时正好飞来一只鹰,我把鹰吓跑了。我要晚去一步,那鹰没准把我弟弟的眼都得啄瞎了。但我弟弟头上这道口子怎么伤的,我也说不清。”

  其实我心里很明白,当时我发现一根削尖的树枝上有血迹,他头上的伤很可能就是让这树枝划伤的。

  孙思祖递给大个子几包药说:“趁他没太醒,你们就往回赶吧。大包药是煎服的,小包药是敷在伤口处的。过几天我下山去复查。千万注意别沾着水,别吃辛辣之物。”

  大个子说:“这我是知道的。”

  我要去抱王逢,大个子没让,他可能心疼我吧。

  我们下山,孙思祖没送我们,但树上那七个和树下那一个却跟着我们跑了很远。

  有一只跳到我的肩上用手摸我的脸。

  有一只去抓墨玉的头发,吓得墨玉一下扑进了我的怀里。

  我们到山下时,冯秃子正在撒尿,墨玉赶紧扭转了身子。

  冯秃子把他自己的东西抖了抖,甩净脏水,便把那东西又藏了起来。(ianuaang)

  “我都撒好几泡尿了,你们才下山!”

  墨玉说:“治病救人的事,你以为像你撒泡尿那么简单?”

  “那是,那是。这马力要活了比什么都好,要活不了,我也愧疚一辈子不是。”

  “闭上你的乌鸦嘴!”墨玉喝道。

  “别这么横,行不行?我看草花走了,又续上你了。”

  一提起草花我心里又是一阵酸。

  墨玉看了我一眼,问冯秃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秃子,你说你那几泡尿是不是吓尿的呢,见到那个红衣女妖没有?”

  冯秃子说:“你见我撒尿了吗?”

  “谁稀罕。”

  这时,我们的牛车已经开始往回走了,今天是去不了贞玄观了,只好改日再说。

  冯秃子说:“其实,我一开始挺害怕的,担心那个骑马的红影子突然出现,可后来,又不怕了,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别提心里多不是味了,还真想这个红影子出现,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墨玉说:“我看你不只想见她什么模样,是不是还想干点什么?”

  冯秃子说:“嘿,墨玉长大了,这都懂了。”

  “我懂不懂关你啥事?”墨玉靠进我的怀里,握住了我的手。

  半路上,马力就醒了,哼哼唧唧的,可能感觉到疼了,在大个子怀里扭来扭去的。大个子安慰他:“小三儿,别动,忍一忍就好了。”

  墨玉说:“我抱抱吧。”

  大个子说:“别,他这么脏,脏了你的衣服怎么办?”

  墨玉说:“你这话说的,脏什么脏?是孩子就不脏,孩子是最干净的了。”墨玉从大个子怀里夺过了马力。

  马力很快就老实了,墨玉拍着他很快就睡着了。

  冯秃子说:“我要是孩子就好了。”

  墨玉说:“下辈子吧。”

  冯秃子说:“下辈子我要投胎就投到你怀里。”

  墨玉说:“谁稀罕?一生下来就是个秃子,还不把我吓坏了?”

  冯秃子说:“一生下来秃子多了,头发也是慢慢长出来的。”

  墨玉说:“反正我没见过。”

  冯秃子说:“你又没生过怎么能见过?”

  墨玉说:“你生过不成?”

  两个人一路逗着嘴。

  一到村里,大家见马力摔成了那样,都围着看热闹问长短。不一会儿,大个子的父母就奔了过来,他母亲几乎是哭喊着扑到马力身上的,马力睁了睁眼又闭上了。

  大个子抱着马力进了家,众人跟着去看热闹,而我没有去,自己走着回了王员外家。

  我一进家门,看到王员外和一位老先生围坐在石桌上说笑着,小朵在一旁给他们倒着茶。

  芙蓉在不远处也看到了我,朝我走了过来,她觉得我自己能走回来了,有些惊讶,“墨玉呢?”

  我用手比划“很高”的样子,意思是在大个子家呢,也不知芙蓉懂没懂,她点了点头就走开了。

  王员外朝我挥手,我走了过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王员外对老先生说:“这就是我跟你说得那个牛先生,以前是岳飞的手下,课讲得很好,武艺也很棒。”

  老先生摇着头说:“可惜了可惜了!”

  王员外朝我拍了拍一个鼓状的石座,我装作不理不睬,呆看着老先生傻笑。

  “可不是,谁知竟成了这样,以前好好的。都是那个该死的小道姑害得他。”王员外叹了口气。

  想必这个老先生就是那个蒲秀才。

  小朵倒了一杯茶放到了石桌上,对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坐下喝吧。

  我装作没看见一样,也不打招呼,扭头就走了。

  只听蒲秀才小声说道:“我接替了牛将军的位置,他会不会对我有意见啊?”

  王员外说:“放心吧,他虽成了这样,但骨子里还是个不错的人。不然的话,我也不敢让他在我家呆了。”

  墨玉飞快地走进了院子,“牛哥哥,你太不像话了吧,把我摞在大个子家也不管了,自己先跑回来了。”

  王员外道:“墨玉,你慌里慌张跑啥?”

  “没什么?”林墨玉说着就向王员外他们走去。

  芙蓉听到了墨玉的声音,也走了出来,朝石桌走去。我本想要回屋的,但见芙蓉走了出来就不想回屋了,但也不想往石桌走去,只好站在一旁发呆。

  芙蓉说:“墨玉,邱道长怎么说,我看牛将军身体好多了,也精神多了,只是还说不了话。”

  墨玉说:“别提了,我们牛车走得好好的,可老远就见一个骑马的红影子,一会儿出现一会儿又不见,真是大白天活见鬼了。”

  蒲秀才表现出很大的兴趣:“是个女鬼吗?”

  我心说这山路拐来拐去的,可不就是一会儿能看见一会儿看不见吗?少见多怪似的。

  墨玉没理他,接着说:“那牛就不知怎么回事,疯一样地跑,结果把马力给甩下车了,把那冯秃子都吓尿了,也就是我牛哥哥真是大英雄,跳到牛背上把牛愣给制服了。”

  芙蓉道:“这些天他床都起不来,哪儿来得力气啊?”

  墨玉道:“还不是这些天你喂他饭,把他养好了。”

  芙蓉说:“别胡说,跟我有什么关系?马力怎么样啊?”

  墨玉道:“能怎么样,摔得血乎拉拉的,我都不敢睁眼看,要让柳下安看了,得吓他个半死。也多亏了我牛哥哥,他抱起他来就跑,也跟疯了似的,跑得那个快跟撞了鬼一样。等我和大个子到了山顶洞时,孙先生都把马力的伤口缝好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问你马力怎样?”

  “我从他家回来时,他醒来了,他妈喂了他一些汤水。可逗了,你们猜他迷迷糊糊中喊什么?”

  芙蓉问:“喊什么?鸡蛋?苹果?”

  “哪儿啊?喊咱家欢儿呢!”

  王员外说:“攸,小小年纪,这可不大好。”

  芙蓉推了一下墨玉:“你竟瞎扯,小孩子懂什么?”

  “你不信,你问问张大嘴他们去。”

  蒲秀才问:“后来那个红影子呢?”

  墨玉说:“再也没见到。也不知是什么妖什么鬼。”

  他们还在谈些什么,我无兴趣再听,我一扭头,看到墙根的葫芦秧上结了很多的葫芦,以前,并没在意。

  我摘下最大的一个,扔到地上,用脚乱踩一气。

  王员外赶紧朝这边跑,“牛子,你这是干啥,干啥啊!我的葫芦啊!我的大葫芦啊!”

  王员外推开了我,拿起地上的碎瓣儿半哭着:“我的大葫芦啊!我本来要做两个大瓢的,我的大瓢啊大瓢啊!”

  芙蓉劝道:“爹,别生气了,他可能是想起草花来了。”

  说草花,草花爸就来了。他一手夹着一坛酒,一手端着一瓷盆肉菜。

  他朝我一摆头,“别理他们,喝酒去。”

  我跟着他朝我的屋子走去。

  王员外在我们身后说道:“一个半疯,一个半傻,搅和在一起,能不乱吗?”

  我和草花爸进了屋,屋外王员外喊破了嗓子。

  “更儿!更儿!死哪儿去了?”

  “来了!来了!”

  “给我把所有葫芦都摘下来,一个都不剩。”

  “小个的也摘吗?”

  “废话!小个的不是葫芦吗?摘下来总比烂在那哑巴脚下要好吧?”

  “爸爸,他怎么能是哑巴呢?”

  “他怎么不是哑巴?你让他说个话我听听?”

  “反正他不是哑巴。我一定要给他治好!”

  “他是你什么人,你这不是瞎操心吗?”

  “我愿意!”

  作者的话:

  谢谢朋友的阅读与关注,觉得此文还行的话,不妨加入书架。热心读者可加群127625410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