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还了柳下安的簪子,芙蓉问我:“牛将军,你以前的簪子呢?”

  我朝她摇了摇头。[超多好看小说]

  “等一下,我还有个簪子,比这还好!”说着芙蓉就跑了出去。

  墨玉说:“没想到这芙蓉对牛将军挺好的啊。”

  “是啊!说不准会嫁他呢。”

  “哼!我看不一定。‘杨柳叶如眉,芙蓉花似锦’,这叶子要没了,不就芙蓉花似锦了吗?我看你跟芙蓉才是真缘分。”

  “你别瞎说。”

  “什么叫我瞎说?再告诉你个秘密,其实你这簪子就是芙蓉捡了,你说奇也不奇。是她转送给牛将军的。她以为能瞒得过我,我是什么人,有什么事能瞒得住我,瞒得住我的眼,也瞒不住我的心。”

  看来,她们真把我当成又哑又傻了,说这种话时一点也不避讳我,就跟我不存在似的。

  芙蓉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簪子。

  “姐姐,我看看。”墨玉从芙蓉手里拿了过来,“好漂亮啊,姐姐,我能不能用我这个换换啊。”

  “不行,只要是好的你都想要!”芙蓉夺过了簪子递到了我手上,“好看吗?牛将军。”

  我点点头。

  的确很是好看,簪头是翠绿色的,有鱼有花有荷叶,构图极为饱满,色调极为清雅,簪子无字,却能想到诗:“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更能想到那些采莲的女子。

  芙蓉拿起簪子给我插到了头上。

  墨玉说:“我发现个问题。只有芙蓉姐跟牛将军说话时,他才有反应,你说他是不是装的?”

  “就你问题多!”芙蓉一甩袖子走了。

  “切,还没怎么着就护起他来了!欢儿,咱们走吧。”墨玉和欢儿离去,临走使劲扣了一下我的额头,“这明明是女人戴的簪子吗?一个大男人戴上,像什么话!”

  我不以为然,咧嘴笑了笑。(广告)

  柳下安一手拉着我,一手晃着簪子说:“牛哥,今日之事柳某惭愧不已,簪子既到了你手上就该归你所有。”

  我使劲摇头。

  “当然,现在给你你也不会要的了,因为你有了新簪子。牛哥,你真好!”柳下安竟然抱了我一下,在我脸上亲了一小口离去。一个男人对我这样,我感觉不是很舒服。

  一连几天,芙蓉都来喂我,并变化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我感觉我有点像受到疼爱的孩子。当然,我也不是混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混喝地什么也不想,王员外依然忙着出去,有时回来也会看一看我,但也不说什么话,时间一长,我没有什么用处了,不知他又会怎样对我?

  而且,我自己在他这里也住着不安啊。

  其实,我身体一天好似一天,这我是有感觉的,但我大多时间都躺在床上,尤其是有人来时,我总会装出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一副呆头呆脑的样子,一副傻笑痴哭的样子,当然,也不能太过太夸张,把握好度才要紧,不然容易让聪明人看穿。

  那一日,大伙把我抬上冯秃子的牛车,说让我去见邱道长,让她给我看看,究竟是得了一种邪症,还是吃了小道姑的药中毒太深。

  这一次墨玉陪护着我,本来芙蓉想按排小朵一起跟我去,但墨玉非得要跟我去看看贞玄观,芙蓉只好应了她。

  冯秃子驾着车,不时地扭头找墨玉说话。

  “墨玉,你今儿个真漂亮!”

  “废话,我哪天不漂亮?”

  “我的意思是今儿个最漂亮了。”

  冯秃子就嘿嘿笑了下。

  “你笑什么?”

  “没笑什么。”

  “滚!你撅什么椅巴拉什么屎我还不知道吗?”

  “可能是你跟这个大哑巴坐在一起就更显得漂亮了。”

  奶奶的,太放肆了吧,冯秃子竟有这种口吻说我,明显小看我吗?

  “滚!你这样说我牛哥,你以为他听不到吗?他心里明镜似的,小心他病好了收拾你。(ianuaang)”

  “好什么好!他现在这样子,已经失魂了,魂回不来,就人不人鬼不鬼的……”

  “闭上你的臭嘴!”

  “你说你急什么?他又不是你老公。”

  “她就是我老公,怎么了?”

  说着,林墨玉就靠到了我身上。远远看见两个人,是大个子和他弟弟马力。

  冯秃子回了下头,见墨玉在我怀里摆弄我的胡子:“嘿,说贴就就贴上了!你在家里你敢吗?王员外要见你俩这样早就把你俩轰出来了!”

  “轰出来又怎样?只要能跟牛将军在一起,去哪儿我都愿意。”

  “嘿,你说你,一个废人,值得你这样。说个不好听的话,你跟我冯秃子也比他强,好赖我还能赶个大车。有了这车,哪儿不能去?”

  “做梦去吧!嫁你我还不如去当姑子呢。停车!停车!”

  冯秃子停下车,大个子和马力止步侧望。

  林墨玉说:“你哥俩要赶集吗?”

  大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子点点头,“我大哥这几天好些没?”

  “还那样,有点痴痴傻傻的,又说不出话,给他去贞玄观看一看。上车吧,捎你们一段。”

  “不用,我们走着安稳。”

  冯秃子不高兴了,“你这话说的,坐我的车就不安稳了?”

  大个子说:“安稳,安稳,也安稳。”

  马力就要上车,墨玉伸手去拉他。

  冯秃子说:“等等,咱们还要去贞玄观,就让大个子走着吧,他挺能走的。”

  “大个子能走,马力呢?他还是个孩子。再说,也顺道,冯秃子,你不能太自私了,要这样,谁给你说媳妇呢?”

  冯秃子说:“我可不是自私。上来吧,上来吧。”

  马力上了车。我看了大个子一眼,朝他笑着挥挥手,他不再犹豫地上了车。

  牛车继续前行。

  大个子说:“还真别说,冯秃子你驾车还真棒。”

  “那是。你知道吗?我祖上还给杨广驾过车呢。”

  大个子问:“哪个杨广?”

  “就是隋朝那个皇帝呗。”

  墨玉说:“瞎扯?”

  “怎么是瞎扯呢?我们有家谱,家谱上都写着呢。”

  大个子问道:“皇帝的车是不是叫辇?”

  冯秃子说:“辇是人拉的车,是一种便车,我祖上驾的是走远道的车,叫金根车,是六匹马拉着。那风光,简直没法说,我这破牛车跟我祖上是没法比。”

  大个子说:“你驾车的风范还是可以跟你祖上有一比的。”

  “那是,不管什么车,咱们得把那股劲儿拿出来不是?比如,很多人觉得秃头不好,我就不这样认为,秃头天然的带着一股贵族气。”冯秃子摸摸头,回头笑了笑。

  大个子说:“那是,怎么说你祖上也给皇帝驾过车啊?你身上就有一种王气。”

  “那是。”冯秃子一甩响鞭,牛车越跑越快。

  只见前边飞奔着一个红影,看起来像是骑马的女子,这牛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见了这红影便跑得极欢了,不只是欢了,简直是狂,冯秃子怎么喊都拦不住。

  不好!马力竟从车上甩了下去……

  大个子大喊一声“小三儿”就要往下跳,被我一下拉住了,林墨玉吓得紧紧靠着我。

  我一把推开墨玉起身猛得跳到了牛身上,搬住了它的犄角,我想喊“爱拉无有”喊不出,只是嘴里胡乱叫着,用手抚着它的脖子。牛脖子里竟有有小肉球,我一捏这个肉球,牛便缓住了脚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此时前方那个红影已不见踪迹。

  冯秃子说:“那里来的女妖怪?说有就有,说没就没,竟把我的牛弄成这样?”

  大个子跳下车就往回跑。

  牛看似恢复了常态,老实多了,我从牛身上下来,朝冯秃子挥了下手,意思是赶紧去看马力,我飞快地也往回跑。

  终于看见大个子正抱着马力哭呢,马力头上都是血,我把手放到他的嘴上,还有气息,然后迅速按住他的一个穴位给他止血。最后,扯下自己的袖子给他包扎了头。这时牛车赶来,大个子把马力抱上了车。

  大个子在车上,抱着马力,握着他的手,哭喊着:“小三儿啊你要挺住啊你要挺住!”

  墨玉也抹着眼泪:“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多事,要不是我让你们上车,也不会弄成这样。”

  冯秃子说:“好了好了。我们快去找孙思祖,他会有办法的。这也不愿你,你也是好心不是。谁知道那个骑马的红影子是个什么东西,竟把我的牛弄成这样?”

  车到了山脚下,我们下了车,大个子抱着马力就上山。

  冯秃子说:“墨玉,你就别去了,在这里跟我一起看着牛车。”

  林墨玉说:“我才不呢?万一那女妖来了怎么办?”

  冯秃子说:“那干脆我把牛车拴到树上,跟你们一起上山吧。”

  “随你!”墨玉拉住我的手就跟我一起上山。

  冯秃子拴好牛,就追我们,刚追上走了没多久,林墨玉说:“秃子,你那牛车要丢了可别赖我们?”

  冯秃子一听这话转身就回去了,“算了,你们几个去吧,我那牛车比什么都重要。”

  我松开林墨玉的手,追上大个子,从他怀里接过马力,大个子可能是真费劲了,也没推辞也没客气,他停下来喘着粗气。

  林墨玉喊道:“牛哥哥,等等我。”

  我听见了装作没听见,而是抱着马力加快了脚步。

  以前都说大个子跑得快,但那一天,他的确是没我跑得快,不知怎的,马力在我怀里感觉不到什么分量,如果它的灵魂走了,但肉体依然还是重的。

  莫非我抱着的只是他的灵魂,那他的肉体呢?

  肉体莫非有暗中相助者抬着呢?

  我不知我为什么会想到这种问题。

  作者的话:

  觉得此文还行的话别忘了把架啊。热心读者可加群127625410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