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吻着宫素然的全身,不知有多么兴奋,这个女人没想到第一次见就让我……

  宫素然骂道:“你个王八蛋,我要把你的丑陋画出来,让人人唾骂你!”

  我搂紧了她的小腰,咬着她细嫩的每一处,“宫素然宫素然……”

  她死死抱住了我的脖子。(广告)

  是时候了,那物不由分说便进入了可进入之地。

  宫素然越发搂紧我,用嘴咬住了我的耳朵……

  我也啃咬她细长的脖子。

  好长时间,撕磨硬扯。

  我虽一直处于迷狂状态,但我认为这是我做得最爱的爱!

  师师说:“你们真是的,吵得我睡不着!”

  师师开始在后面推动我,我紧紧抓住师师的手。每动作一次似我爷爷牛药师捣药一般,不紧不慢,用力讲究,可这药捣出的不知是长生的药还是催命的药。

  “咚咚咚”,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师师喊道:“等一等,这就完了。”

  师师又对我说:“差不多就行了,他们找你来了。我们得做些准备才是。”

  宫素然竟泪乎乎地抱紧了我:“姐姐,我不让哥哥走!你一定要救他。”

  师师道:“我们已尽力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陪他走一趟。快点吧!别没完没了!”

  师师又在催我。

  “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尽兴,枉活一生!”我嘟嚷了一句,继续努着力。

  屋里的烛光像是被吹灭了。

  “呯”!门被踹开了。

  随着这声音和黑暗的到来我和宫素然也到了最后的疯狂,拼尽了一世的气力……

  我瘫软在她的身上,如烂泥一般。

  “快点穿衣吧。无常二位爷来了。”师师一边穿衣一边催着我俩。(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屋里有了亮光,一个黑衣一个白衣,打着个破灯笼,往我们的床上照着。

  两个皆戴一顶长帽。白衣满脸是笑,帽子上写着“死了也好”,黑衣一脸凶相,帽子上写着“活着受罪”。

  见了二人,我竟然没有丝毫的恐惧,倒是觉得二位长得有点滑稽,好像二位不是来要我的命,而是要跟我开一个玩笑似的。

  想必二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黑白无常。

  平时我不少朋友都以见了名人为傲,可没有一个说过他见过这黑白无常。

  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无常说:“是光着身子走,还是穿点衣服?”

  白无常说:“他赤祼着来,就让他穿上点走吧。”

  师师穿好了道袍,开始帮我穿衣,显得有些手忙脚乱的,宫素然显得很从容,在懒洋洋地穿着自己的衣服。

  我笑着对黑白无常说:“你们是不是经常看别人的光身子?”

  白无常道:“无欲则刚!看了就跟没看一样。”

  我刚穿好衣服,那黑无常手也忒快了些,一下就将一条粗黄的链子套在我的脖子上,像拴狗一样拉着就走。人活着要尊严,到这时候就没尊严了,我反而感觉心里有一种特别的愉悦。

  我跟着二位出了屋,师师和宫素然也相跟着。

  我摸了摸链子笑着问道:“是金的吗?”

  黑无常猛一拉链子道:“别贫嘴!”

  我的脖子被卡了一下,喘上气儿来继续贫道:“其实你们用不着这样,我跟你们走就是了,我也不会跑的。”

  白无常和颜悦色地说:“这是规矩!谁也不能破坏不是?上路吧。”

  走出贞玄观,我对师师说:“要不要跟邱道长告个别?”

  师师道:“你倒是礼节长,深更半夜的,道什么别?”

  我说:“黑大哥,白大哥,能不能去让我见见芙蓉?能不能再帮我找找草花?能不能让我再见见我老妈去?能不能……”

  黑无常道:“谁是你大哥?”

  白无常道:“别提这么多要求,提了也没用了,我们都是卡着点来的,也得卡着点回去,都是当差的,都身不由己,你也要理解我们的工作不是。”

  “那倒也是。”想想二位跑东跑西的也不容易,也便只字不提见这个见那个了。

  白无常又笑着说:“兄弟,你就知足吧,够本了,这一天,我要没说错的话你干了仨,而且临走,这俩美妞还送你一程。”

  黑无常停下来拦住师师和宫素然的去路,“二位留步!”

  宫素然道:“凭什么?”

  白无常道:“不是不叫你俩去,而是还不到时候。”

  宫素然道:“我不管,我就陪我哥哥去。”

  师师拿出一些银两,塞到白无常手里。

  黑无常道:“我们不受贿赂!”

  师师道:“黑大哥真会开玩笑,这怎么叫贿赂呢?我们又不求你俩办事?只是觉得二位哥哥老打夜班,东跑西颠的不容易,打点酒喝解解乏。”

  白无常推辞了两下接到手里,“既是一片好意就暂且收下。”

  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无常道抖了抖牵着我的链子,“哥哥,她给咱的咱回去也花不了啊。”

  白无常道:“怎么花不了?听说新开了一家店,专门兑换各种钱币。”

  黑无常道:“哥哥真是消息灵通。”

  白无常道:“咳,就盼着有一天,咱坐在家里发个信出去,就能把别人的魂勾来就行了,省着你我走东走西的了。”

  黑无常道:“怎么可能?”

  我说:“怎么们不可能?一切皆有可能。”

  黑无常道:“我们哥俩说话你别多嘴!”

  白无常道:“这种信发出去也是可行的,只是有一点我担心,就怕一些人收到信后不来报到就麻烦了。”

  “那肯定的,你说哪个不是咱俩生拉硬拽来的?就是那些要寻死觅活的,真正见了咱俩又打退堂鼓了,又后悔来早了一步。”

  我说:“我是不是很听你们的话啊,让我走我就走,一点也不闹。”

  黑白无常没搭理我,师师在后面拉了一下我肥肚肚的大袍子,小声说:“哥哥,少理他们。”

  我像是没听见似的,继续问道:“白大哥,我们就这样走着上路吗?不是说要驾鹤归去吗?”

  我话音未落,黑无常把链子全缠到我的脖子上,一脚踢在我的屁股上,不知怎么,我便收不住脚地奔跑起来,我想扭头看看后边,脖子竟然扭不动,脚更是停不下来。

  “师师,小然,你们快回去吧!别管我了!”我只好这么使劲儿喊一声了。

  师师在我身后喊道:“哥哥,我们不跟着你怎么行!”

  稀里糊涂地不知跑了多远,不知跑向何方,四周没有一点亮光,只听扑通一声,我一脚便踏进黑洞……

  有人搀我起来,扶着我小心翼翼地挪动步子……

  灯火昏黄处,隐约现出一座宫殿。

  搀我的竟是牛头马面,两位不约而同地松开我,“喀嚓”一下,很利索地拉裂我脖子上的链子,然后背着手跨立在两根泛着蓝光的柱子旁边。

  黑白无常背着师师和宫素然也赶了过来。

  进了殿,一根粗黑的大柱子上吊着两盏灯,形似小葫芦,如豆的灯光一闪一闪,竟是一会儿红光,一会儿绿光。

  这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红绿灯。听我爷爷说过红灯停绿灯行,我便如此这般去做,停停走走。

  红灯和绿灯都不闪时还有一隙间的漆黑。

  红绿闪烁中,各种鬼怪更是千形百态,在我面前或浮现或隐没。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我真是吃了熊心吞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豹子胆,一点儿也不害怕,倒是用一种欣赏的眼光盯着每一个鬼怪,竟把一些鬼怪看得低了头,虽没有一低头的温柔,倒也有一低头的顽皮,朝我伸伸舌头,卷卷舌头,似笑非笑。

  当然我看得也多是一些有点媚态的鬼。至于那些恶鬼,就让他们自惭形秽吧,在他们面前我懒得眼皮抬都不抬。不是我清高,而实在是他们太难看了,难看得让我的自信心越来越好,真觉得自己在这陌世里就是伟男一个,雄男一个,美男一个。

  再见师师和宫素然,也是一脸坦然,一脸素然。

  这是一个陌世,也是一个默世,大家都不说话,只是在闪烁的灯光下对看着。也许是大家还没找到对接的话题。

  突然一个鬼向我冲来,“还我命来!”

  他死死掐住了我脖子,我努力扭动想尽快挣脱……

  “大胆!还不撒手!”

  “快放开他吧。他现在已经死了。”

  “你讲点理好不好!你们杀了我我都没找你的事,他杀了你你倒不依不饶!《史记》曰,礼者,人道之极也!作为鬼,也得要有点人性不是?”

  众鬼吵哄哄地来拉架。声音急促而兴奋。

  我的脖子松开了,大大喘了一口气,扭身看到额上有蓝斑的男人正瞪着我也喘着粗气,想必这就是我杀死的孟兴庄。他被几个鬼扭住动不了,瞪我半天无计可施便恶俗地吐了我一脸吐沫。

  一个书生样子的人走过来用帕子帮我擦了半天,可还感觉脸上有丝丝腥味。这个书生想必就是刚才讲“礼”的人,这个书生想必就是小朵那个新死的相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我不再去看孟兴庄,也不再看面前这个书生,而是目光转向了王位。

  王位上坐着的那个想必就是传说中的阎王爷。

  作者的话:

  你知道历史上的宫素然吗?对此小说感兴趣者可加君127625410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