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饮多时,我已觉醉眼迷离,竟在桌子下不由捉住了小朵细长的手。小朵抽了几次,没有抽出,便用脚踩我的脚。

  顾知县等人已东倒西歪,邱道长一摆手,让小道姑搀着他们歇息去了。

  我大声说道:“我说小朵啊,咱们今天犯错了,咱们不能说那个‘汤’字。”

  小朵说:“这是为什么呢?”

  我说:“因为顾知县大名叫顾金汤,不愿意让人说这个汤字!这一点我们茹野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知者不怪,你说了就说了。当然了,我是不怕,凭什么他叫固金汤就不能让别人说汤?汤汤汤,我要喝汤。”

  长得像鸭蛋的小道姑赶紧给我盛了一碗汤。

  邱道长看着我说:“这位官人也醉得不轻!雪琴,你扶他去吧!”

  我站起来端着杯走到邱道长面前,“邱大师真是说笑了,他们才醉了呢,我怎么会醉?我喝汤能醉了吗?来,我敬大师一个!”

  邱道长跟我干了一杯,“贫道倒有些醉了,官人我就不相陪了。雪琴你等会儿送他去歇息吧。”

  长得像鸭蛋的小道姑应了一声。

  邱道长一走,雪琴和小朵便硬拉着我走了,我手里紧握着个杯子不放。

  到一屋门口,雪琴用手一拦,“我师傅说了,此屋女子勿进!”

  小朵说:“你不也是女子吗?”

  雪琴说:“我是道姑,不同于一般的女子。”

  我对小朵说:“小朵,她这样说你就不用进了,没事,我清醒得很。你去看看王员外和柳下安怎样。”

  小朵只好止步不进。

  门一下就关上了。

  雪琴小道姑扶我上了床,帮我脱了靴,我正有心拉她一把,又见她的桃花流水流了下来,雪琴这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用帕子一抹,转身离去。

  没一会儿,我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有人推我,捏我的鼻子,揪我的耳朵,我说:“草花,别闹了!我忒困了,让我睡会儿啊?”

  “我不是草花。”

  我硬把眼睛睁开,呆呆看着面前的人:“鸭蛋!果真是你啊!刚才那个叫雪琴的呢?”

  鸭蛋也不说话,只是冲我笑,她一手端茶,一手扶我坐起,喂了我一口水。

  然后我不自主地又躺下了。

  她便自己喝了一口,却没咽下去,嘴对嘴地喂了我,我感觉有些甜。

  她这样喂了我好多口,迷糊中我发现她脱我的衣服,我想拦她却又没拦,她竟然扒了我个精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没一会儿,她的白身子就像脱了壳,只晃我的眼,那对小乳看起来十分的精致。我仿佛记起她曾给过我两个叫桃子的东西。

  他的小脚丫伸到了我的嘴边,我用手捉住,抚摸着……

  “以前你老把脚丫子伸进我被窝,我还从没看过你的脚,没想到你的脚这么漂亮,比墨玉的都漂亮。”

  我开始用嘴吮着她的脚指头。

  “哥哥,我想跟你做一次,哪怕就一次!”

  我搂住了她,抚着她的头发说:“放心吧,我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你的。不会的。”

  我不由得抚摸她的玉乳,她有些喘息了。

  她把我的头搬到她的怀里,我又开始吸那鲜红的茹头。

  我抬起头时,发现她的脸上有泪痕,她的嘴边也流了口水,她忙用帕子拭去了口水。

  我说:“你怎么也跟雪琴一样,也爱流口水啊?”

  “我高兴了就流!”

  我又去亲吻她的耳朵。

  “哥哥,你不喜欢我流口水的样子?”

  “喜欢,不论你怎样我都喜欢。因为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

  “哥哥,你真好!”

  她开始咬我的耳朵,咬我脖子,咬我的胸脯子,咬我的……

  “流口水没什么的,哥哥会帮你治好的,哥哥治不好,还有孙思祖呢!”

  “哥哥,你真好!”

  说着,她导引着那物便进了她的下身,一切是那么畅快。

  我自然而然地动了起来。

  “哥哥,你真行!”

  “你怎么会在贞玄观呢?那晚做梦我就梦到你了。你果真就在贞玄观。对了,你们这里是不是还有个叫师师的道姑?”

  “没!”

  “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不生我的气吧。”

  “不会的,我永远都不会生哥哥的气的,哥哥想怎样都行!”

  “我跟那个叫师师的做过,也是在这个道观。不过就是在那次梦中。”

  “你就是不是在梦中做,我也不会生气的,只要你忘不了我就行。”

  我不想再说什么,而是把劲头都用在了鸭蛋身上。

  好久好久,那些白浑软的东西喷薄而出。

  我们相拥而卧,没一会儿就又沉沉睡去。

  睡梦中,又有两人推我,左推我一下,右推我一下,还嘻嘻地笑着,我想睁开眼看一看,可就是睁不开。

  两个热身子都紧紧挨着我。

  “你们是谁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个说:“你这没良心的,一夜夫妻百日恩,你怎么会忘了我呢?”

  “是草花吗?”

  “什么草花狗尾巴花?你嘴里就一个草花?”

  “另一个是不是芙蓉?”

  我摸了摸另一个的脸,说道:“芙蓉,你今天没戴面纱啊!”

  我努力睁眼,想看看二位的真面目,可说什么也睁不开。

  “我的眼睛怎么了?不会是瞎了吧?怎么睁不开呢?”

  一个笑道:“你一个快死的人,眼睛睁开了又有什么用?”

  “既然这样,你们总该告诉我你们到底是谁吧?”

  “你这个笨蛋,我不就是师师吗?”

  “师师啊,我当是谁,原来是李师师啊!”

  “又叫我李师师!我不是张师师也不是李师师,我就叫师师!”

  “你来干什么?是给我收尸的吧?”

  “我是给你做诗的!我要为你人生的最后做一首最完美的诗!”

  “好吧!我先在你身上做一首完美的诗吧!”

  说着,我就跨到了师师的身上,扯开她的道袍……

  “你疯了!你不要命了!你刚跟别人做完,又想在我身上撒野!”

  “一个要死的人还要什么命?我只要你!”

  很快,我感觉将师师扒光了……

  师师喊道:“宫素然,你快来帮我啊!他是个畜牲!不然我就没命了。”

  宫素然,另一个竟然是宫素然,我真想弃了师师扑向宫素然,可我用手一摸竟没有摸到她!

  宫素然淡然地说:“我管不了那么多,你们做你们的,我画我的画!”

  师师说:“怎么?你不会是要画《春宫图》吧?”

  宫素然说:“别管那么多,我画出来一定美,你就等着瞧吧。”

  “我是瞧不到了!我眼睛也睁不开。”

  说着,我那物长驱直入,师师一声大叫,“你奶奶的,你倒长本事了!”

  她这样说着,手上却使着劲,死死的扣住我的背。

  又好长工夫,才一泄如柱。

  师师搂着我的脖子,亲吻着我的眼睛,咬着那个我羞于说出口的玩艺……

  我的眼睛终于睁开了,果真是师师,跟那日梦中相见的一样。

  师师说:“要不是我们来得及时,你早就死了!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

  宫素然说:“你们真能整,我这画早画好了,你们这才结束。”

  我推开师师,坐起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看了宫素然一眼,她也穿着青道袍,那张脸是多么地清靓,那眼是多么的顾盼生辉。

  一个经常画美人的人竟然也是画中的美人。

  宫素然展画道:“姐姐,你看看我画得怎么样?”

  只见画中我和师师赤祼着,正执手相看色眼,赤条条地毕恭毕敬。线条与突起处皆诱人,隐秘处细致入微。

  “这可是我第一次画不穿衣服的画了。”

  师师慵懒地说:“妹妹画什么都好。”说着就又躺了下去。

  “画得好吗?”宫素然问我。

  “当然好。只是我赤祼的样子你千万别给人看,不然我怎么出去见人。”

  “哈哈,我偏要人看!你看你,赤祼着身子还跟我说这种话!”

  “那要说哪种话了?”

  “当然是真话了。”

  宫素然说着,把画一卷,扔到地上。

  我上前去一下就抱住了宫素然,“我的真话是,我太喜欢你了,我要你!”

  宫素然推我,有些生气:“你怎么这样?我们第一次见你就有非分之想。”

  “你不是要我说真话吗?我历来是一个说真话办真事的人。”

  “你别这样,要这样我就恼了。要这样,我就把你赤祼的样子挂遍全城。”

  我笑着说:“那又怎样?我一个将死的人还怕这些吗?”

  “你就是死也要留个好名声吗?”

  “要什么名声,要死我也要死在你宫素然的怀里!”

  “别想用这种话打动我。什么人我没见过?”

  我不管那么多,抓住了宫素然撕扯她的道袍,宫素然奋力反抗着。

  师师坐起来劝道:“妹妹,你就依了他吧。不然,他真的没命了,咱俩跟他做了,兴许他还不一定死。”

  宫素然道:“姐姐,没你这样的,要知道让我来做这种事,我说什么也不会来的。”

  师师道:“妹妹,他是我们的男人,我们不帮他谁帮他呢?”

  “那也不行。今天是不行,明天还可以商量,我想拖点时间考验考验他。”

  “来不及了。”

  师师话音未落,我便将宫素然扒了个精光,推倒在床上。

  我先是咬住了宫素然的细脖子,宫素然像一只束手就擒的猎物,虽小挣扎,却也是没多少气力了。

  作者的话:

  “你来干什么?是给我收尸的吧?”

  “我是给你做诗的!我要为你人生的最后做一首最完美的诗!”

  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然一些读者让我快一些,但我还是劝自己慢一些,很多东西慢慢来都会成为滥制品,更何况那些快加工的呢?所以我不去和人拼字数。对此文感兴趣的读者可加群127625410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