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员外提议让我和草花成了美事,估计他也是随口说说,当个玩笑。

  草花爸看了看我严肃地说道:“不急不急,婚姻大事,岂可儿戏,还要从长计议。”

  我心想是不是草花爸目睹了我和墨玉的不堪,心里有些介意,才这样说的呢。

  我赶紧岔开话题:“我牛某何德何能,竟惊动大家如此这般,真是折煞我也!”

  “大哥,我来迟一步,请大哥见谅!”

  只见大个子领着一个俊俏人物走了进来,众人把目光皆扫向他。他身后还紧跟着一个书童。

  只见那人戴着一顶高帽子,帽子上一朵紫色大花。

  大个子道:“这是我表弟……”

  那人一抱拳:“在下就是风度翩翩金玉其外人见人爱的柳下安!”

  只听众人“哇”了一声!

  张大嘴道:“不仅长得好,还真会用词啊,这才叫学富五车啊!”

  我说道:“不才乃牛皋将军帐下无能小辈牛让牛得路!”

  柳下安道:“失敬失敬。”

  大个子和柳下安又一一跟王员外等长者打过招呼。

  大个子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布包,递给我道:“大哥,我只有这小礼奉上,请大哥笑纳!”

  “礼不分大小,情不分厚薄,你我是兄弟,跟一家人一样,就不必这么客气了!”

  冯秃子道:“牛将军快打开看看!”

  我展开红包,竟是一只何等伶俐的小兔子。

  众人围过来皆把玩赞赏,林墨玉也走了出来凑前观看。

  草花和草花妈也走了过来。

  林墨玉问道:“你这是用什么编的?”

  “当然是麦秸了!”大个子脸上一片得意之色。

  林墨玉一脸疑问,“麦秸怎么这么白?”

  大个子笑道:“我是用红洞里的红水将它浸过很久!”

  草花道:“瞎扯!要浸得久,不就是红色的了吗?”

  柳下安道:“近墨者未必黑,近朱者未必赤!”

  草花没说话,仔细端详着小兔子。

  林墨玉目光扫向了柳下安。

  大个子道:“其实我本想要红色的,谁知经红水一浸染竟成了这等洁白!”

  柳下安道:“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

  草花看了一眼柳下安道:“你不说话也不认为你没文化,你说话也不认为你有文化,穷酸臭醋的不嫌恶心?”

  柳下安闹了个大红脸,“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萍水相逢,竟这等唇齿相讥,岂不让我颜面扫地!”

  二愣子道:“熄火,熄火!”

  张大嘴道:“二愣子,拽不上来就别拽了,你应该说息怒息怒!你算是白跟牛先生学了,你这不让牛先生颜面扫地吗?”

  二愣子道:“什么扫地不扫地,谁想扫地就去找大个子,大个子就是扎笤帚卖笤帚的。”

  张大嘴道:“都别说了,一看我们柳公子就是畜类里拔得粹的人物,对这种人物只能羡慕,不能忌妒恨。”

  我说道:“不要胡说,柳贤弟一片好心我们是都看得到的!”

  柳下安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初次相见,不便多言。早闻英雄大名,今日一见,实乃三生之幸,今奉薄礼一份,略表寸心。”

  柳下安从书童手里接过一把宝剑,剑出鞘,寒光闪闪,众人正看得惊呆,他直向王员外刺去……

  说时迟那时快,或许是我哪根筋灵活了起来,我想都没想,蹿过去一脚将剑踢飞……

  这节骨眼上,我发现拉着大狼狗的芙蓉正盯着我看,我脸上不无得意,想必刚才的一切她已看得真真切切。

  王员外一时半会儿没说上话来,腿直抖……

  我大喊一声:“给我拿下!”

  家丁便一起围上去,大个子说:“别动手,别动手!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柳下安将大个子推到一边,“表哥,别管我!”

  家丁便和柳下安打到一处。(广告)

  王逢也上了场,手里使的是鞭子,这鞭子我见过,是用百兽山上那恶兽的尾巴做成的。三条尾巴做成三节鞭。没想到今天王逢竟用得虎虎生风,看来真是一个能文能武的天才。

  那鞭声也正如炮一样响亮,此时我才明白鞭炮为什么要叫鞭炮。响声震得围观者捂上了耳朵。

  孟兴郊和焦兴梦也上了场,但只是用些蛮力,不懂什么套路。

  这个柳下安也真有两下子,赤手空拳一打几,看起来他并无怯意。

  柳下安道:“你们趁早都退后,我今天只会一会这个牛得路!”

  孟兴郊说:“奶奶的,牛得路也是你叫的?”

  听他点名道姓地喊我,看来我今天不露一手也得露一手了,这么多年这么憋屈,在这么个小村里怎么也得要显山露水吧。

  我大喝一声:“都退下!”

  众人巴不得如此,全都退了下来,王逢是最后一个退下来的。柳下安也够意思,停下不动,并没乘人之危下黑手。

  林墨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我身后拉了我一把,我一摆手,就上前稳住不动,犹如泰山一般。

  我说道:“要识趣的话赶紧束手就擒!”

  柳下安道:“你这个糊涂虫,我送你大礼,你竟然不要!”

  “带血的礼我牛某受不起!”

  “我今日一剑结果了王员外,你不就是牛员外了吗?”

  “放你娘的狗屁!”

  “你装什么好人,你让大个子请我来不就是想除去王员外吗?”

  王员外气得跺脚大吼,“你这个牛得路,我对你不薄,你竟让……”

  我火冒三丈,这种诬陷我哪儿受得了,我不再是当年那个什么不懂忍气吞声的少年了,我一边骂,“你这个王八蛋,竟然诬我的清白!”一边向他冲去。

  我们两个拳来掌去打作一处,十几个回合难分胜负,众人皆看得发呆。

  大个子喊道:“表弟,你这是用得什么拳啊?怎么我看不清啊,只见人影晃来晃去的。”

  柳下安喊道:“这就是五百年失传的柳叶拳!”

  孟兴郊也喊道:“大哥,你这是用的什么掌啊,怎么这么厉害,只见掌,不见人。”

  我说:“别瞎喊,分我的心!我用的是仙人掌!”

  众人可能因太注意我们这边,大狼狗用头蹭蹭这个用舌头舔舔哪个,别人看都不看便踢一脚,说“一边去”。

  大狼狗好像还朝我伸了伸舌头,做了个鬼脸,我不由得喊了三声“爱拉无有”。

  那大狼狗狂叫了三声,众人吓得往一边直躲,柳下安也好像一下分了神,哆嗦了一下,我趁机将他一脚绊道,众人上来将他捆绑个结结实实。

  大个子也束手被绑。

  绑大个子时我发现草花爸脸上很难看,想说话又没说话,一会儿往前几步,一会儿退后几步,往日的沉着一散而尽……莫非这草花爸打心里喜欢大个子而并不是我?

  王员外说,“这事没说清前,给我把牛将军也绑了!”

  草花爸这次很果决,往前几步一挥手,“我看谁敢?”

  没人再敢动。

  看来,草花爸对我还是胜于大个子的,这让我心里更加感激。

  我甩了一下头说:“员外放心,这事说不清,我一不会走,二不会动你一手指头,男子汉大丈夫行得正做得端!”

  王员外说:“这我知道,我只是想服众吗?”

  大狼狗这时挣脱了芙蓉手中的绳子,跑了很远将那把剑叼了向我跑来,我握剑在手,众人皆以为奇。

  柳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安不禁感叹:“都说美女爱英雄,没想到狼狗也爱英雄啊,真让柳某佩服得五体投地,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说着给我磕了个头。

  我一扭身,“扯淡!我没你这个小弟。”

  大个子说:“牛大哥,我表弟不懂事,我也不知……要不……”

  我说:“这事儿,你们当着大家的面向王员外说清,跟我说没用!”

  王员外问道:“大个子,你这人实在,你说实话,是不是牛将军要找人害我?”

  大个子看看我,又看看他表弟,王员外催到:“别怕,有官府给撑腰,你怕啥?”

  大个子说:“我们也是一早听草花说今天是我大哥生日的,要真想害你怎么也得好好准备一下啊?要真想害你我大哥也就不会踢那一脚了啊?”

  众人皆说:“是啊是啊。”

  王员外说:“你说你们没准备,那你怎么准备好了那个小兔子。”

  草花往前站了几步说:“是我很久之前就让大个子帮着做的!我只说我要,并没告诉他是牛将军的生日要送给牛将军。”

  柳下安仰天长笑,疯浪至极。

  王员外说:“笑什么,等会儿送官你就笑不上来了!”

  柳下安说:“今天我送出的大礼你们都不知道吗?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柳下安话一出口,四周鸦雀无声,即使是一个无聊的问题大家也会努力思考的,若能答得出岂不在众人面前又是露了脸面。

  连王员外都忘了刚才的一场惊吓也在拈胡思索。

  芙蓉笑了笑说道:“我当然知道了!”

  柳下安道:“看来,你们台底村不全是笨蛋,敢站出说话就不简单!”

  芙蓉说:“你要真杀我父亲,牛将军挡也没用!”

  焦兴梦说:“怎么这样说,大家都看到了,是我大哥踢飞的那剑!”

  不少人附合:“是啊是啊!”

  作者的话:

  都说美女爱英雄,没想到狼狗也爱英雄啊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