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在花园里,欢儿正荡着秋千,王逢在后边推着她,欢儿已然笑开颜。王逢的腿显然已经好了,不去上课无非是偷懒。

  我走过去,大声说道:“王逢,不要太贪玩,该读,该习武就习武!”

  欢儿看了我一眼,便慌得跑开了。

  “我的腿还没好利索。”说着,王逢在我面前拐着腿子走了一圈。

  “可以让欢儿扶着你上课堂,你坐在那里对你的腿也没什么妨碍的。”

  “不必先生挂念,我想去时自然会去。”说着,王逢便走开了,他的腿其实也不怎么拐了。

  我朝着他的背影说:“胸无大志,难成大事,孺子不可教也!”

  曾听王员外说皇帝下诏:士大夫研习学问应以孔孟为师,最重要的是要言行一致,以助解决国家时政问题。

  所以课堂上我便大讲孔孟之道,让他们跟我念“子曰”。

  课堂下,我不得不考虑一下我的个人问题,一是尽快想办法回家看看老娘,二是尽早能跟芙蓉喜结连理。

  当然,我这样想并不是相中了这个有钱有能力的老丈人,而的的确确是打心里喜欢芙蓉,虽然我并没见过她的真面目,就真是一个丑八怪我也会喜欢的。

  我正在朝芙蓉屋里望时,芙蓉走到门口没有招手,而是直接喊:“将军,你来一下。”

  我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芙蓉让我进了屋。大狼狗没有朝我叫唤,而是向我摇头摆尾,可见它的聪明非同一般,主人既然接纳了我,这狗奴才也便对我笑脸相迎。

  我问道:“是要我买豆腐去吗?”

  芙蓉像是换了个人,嗔道:“你这人,除了买豆腐就不想别的了。”

  听了这话,我的贱骨头都有些酥了,奶奶的,她一句话怎么竟这么大魔力?

  是啊,她很少说话,也从没用这种口吻跟我说过话,于我来说,这才是一句顶一万句的“爱拉无有”。

  “看看你的大作吧!”

  她朝墙上一指,我那幅涂鸦之作装裱一新挂在墙上,却也是像模像样,画上题的小诗,娟秀不失筋骨,端雅不失风流,正是:

  驿路小桥溪,青牛白玉笛,芙蓉开柳岸,一朵寄相思。

  “这画怎么到了你这里?”

  “那日也是奇了,迈格尔又叫又闹,我刚说要喊人叫草花爸过来看一看,我一开门,它便窜了出去,我只好紧追不舍,等我到草花家时,它正咬着草花爸的衣袍摇头摆尾着。”

  “看来这狼狗除了对你好就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对草花爸好了。”

  “草花爸正入神地看着那画,见我进来,他才注意到迈格尔。草花爸拍了拍它的头,你什么时候来的?我竟不知道。迈格尔汪汪了两声。”

  “我说,大伯,看什么看得这么入神。他说,这个牛将军啊,说要给我题字,可他娘的早忘到辽边国去了!我也便去看这画,越看越是喜欢,便苦苦地向他讨了来。胡乱在上面题了几句诗,让人装裱了一番,挂了起来。”

  “或许就是这几句诗,这几行字,让这幅画才更像一幅画!”

  “将军莫谦虚!诗算不上好诗,画端端的是好画。”

  “看起来这画什么都不像。”

  “什么都不像,什么都才像,太逼真了不一定是好画。只有这样的画才能给你更大的想象空间,结合这诗来看,无论是路是桥是山是溪是牛是玉是笛,还是似开未开的芙蓉,这画上皆有其影像,先生不妨端详体味一番?”

  我走近了又好好看了一番,的确看到画上有似开未开的芙蓉,越看越是清晰,又一眨眼,便是模糊一片,浑沌不见。

  “我怎么只看到了芙蓉花,其他却是什么都不见?”

  “心中有便有,心中无便无。”

  “说真的,我自己都不知自己画得什么,没想到你竟看出这么多道道来?”

  “佳作偶成,灵秀天生!太用心用力会适得其反。”

  我不再去看画,而是将目光扫到了桌几上那一幅未干的字上,依然是:

  千山鸟飞绝,

  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

  独钓寒山雪。

  我问道:“姑娘为什么老写这首诗?”

  “只是喜欢,也没什么为什么?”

  “我看姑娘不一定只是喜欢,我看你实在是太孤独!这首诗每行开头之字,正念是千万孤独,反念是独孤万千,不是孤独又是什么?”

  “将军看来也是明察秋毫!”说着,芙蓉走上前便将这幅字撕了个七零八落。

  “我只是随口说说,姑娘可不该跟这字制气!”

  “将军不必多虑!有了这幅画,我不必再写这独孤万千的字了!不瞒将军说,自从得了这幅画,我的心情一天好似一天。”

  说着,芙蓉又去床下取出匣子,拿出一个金簪来递给我:“画是你画的,也不能让你白忙活不是,这个簪子给你,也算表我一番心意。”

  我推辞道:“这幅画于我来说没有任何价值,但能让姑娘欢喜倒也便有了价值,不过,这大礼我是万万不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受的。”

  “说起来这簪子也是我十年前捡的,虽不十分喜欢,但毕竟也是金簪,若让我父亲得知,早就被他抢过去了。今日也是我心情甚好,不妨帮你梳洗一番,戴上就是了。”

  一听说芙蓉要帮我梳洗,心中欢喜不得,接过簪子道:“那小生笑纳了。”

  但见簪子镌着两溜字:杨柳叶如眉,芙蓉花似锦。

  芙蓉喊欢儿提来半桶温水,在一边伺候着,芙蓉让我坐下来给我梳洗着乱发。

  欢儿道:“没想到将军的头发真好,比我得还黑。”

  我笑言:“你还是黄毛丫头,再过几年,自然会有黑色的秀发。”

  芙蓉一边玉手轻梳一边嗔道:“将军也是,这么好的头发,怎么竟不好好梳洗一番,整天乱糟糟的,跟草花爸差不多。”

  我说:“我也想亮丽一下,只是不会捣腾!”

  芙蓉说:“不打紧,以后让欢儿多帮你梳洗一下。”

  欢儿说:“我也不会。”

  芙蓉说:“一看就会了,没什么难的。平时你不是自己梳洗吗?”

  “你看我这叫什么?也是很不像样的。”欢儿指了指自己的头发,“芙蓉姐,等会儿也帮我捣腾捣腾吧。”

  “嗯。”

  在芙蓉帮我穿簪子时,我问道:“没想到这上面竟有你的名字,真是你捡的吗?”

  “是啊,我当时也觉得奇怪,怎么竟会有我的名字?不过想想也没什么,这芙蓉也是常见之花,天下之大,芙蓉也不单指我一个。”

  “那倒也是。”

  “其实这两句话也没什么意思,像是刻意拼凑一样。”

  “嗯,那倒也是。其实这世上,不少东西也是胡乱拼凑而已,没有多少讲究的,所谓的讲究不过是文人墨客瞎琢磨出来的。”

  “有一番道理,也不尽然,浑然天成的也不是没有,只是眼拙心呆的人太多。”

  梳洗完毕,芙蓉让我照镜看,虽面貌不算英俊,却也是光鲜亮丽。

  欢儿道:“要戴上一朵花那就更好了。”

  芙蓉便从抽屉里取出一朵蓝花给我戴上。

  本想再赖一会儿,芙蓉下了逐客令:“去吧,我帮欢儿收拾一下。”

  我只好跟芙蓉挥挥手跟大狼狗挥挥手算是告了别。

  我一出门正好碰到墨玉,墨玉先是一愣,我问道:“墨玉,是不是觉得我大变样!”

  墨玉哼了一起,一甩袖子就进了芙蓉的屋子。

  这女子也真是的,我并没招惹她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怎么竟看起来不高兴了,管她呢,只要我能跟芙蓉好上了,别的也就不考虑了。

  都说曹操跑得最快,但没有比程咬金这人来得更突然的了——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当你不希望另一个比你强的人要出现时,他偏偏就会出现。

  那日也是凑巧,我在院里正教孩子们练习一些拳脚,除了芙蓉以外,王员外等人也都在一旁观看。没一会儿孟兴郊提着鸡,焦兴梦提着鸭也来了,满脸堆笑地说:“大哥,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怎么也不闲一闲?”

  “什么好日子?”

  焦兴梦说:“大哥真是过得糊涂,今天是你的生日,难道你忘了?”

  王员外接话道:“牛将军真是的,你的生日怎不早说一声,让我们也好好准备准备。更儿你去安排一下,中午大摆宴席,该请的都请来,好好热闹一番。”

  “哈哈哈——”只听得一声大笑,冯秃子、张大嘴、李大锤、二愣子等人用独轮车推着一头野猪,草花爸和草花紧跟其后。

  草花爸笑着道:“没想到王员外今天这么大方,竟然肯大摆宴席。你不摆也得摆,我们不请自到,今天非吃光你这老家伙不可。”

  王员外上前拍了拍猪头,那猪嗷嗷叫了几声,吓得王员外闪后几步,几个孩童也往后闪了闪,王逢却是往近前凑了凑。

  王员外眯着眼笑道:“就是你抓来的这头猪也够我们吃几顿的,还怕吃穷我不成?草花,快快把你妈也叫来。”

  草花爸一摆手:“一个老婆子,抛什么头露什么面,也上不了什么席面了。”

  我说:“那不成,我婶母一定要请来!”

  王员外说:“你看,还是牛将军有良心。”

  “那我回家去叫。”草花说着转身离去。

  孟兴郊说:“大哥,要不是我草花嫂子跟我们说,我们还不知今天是你生日呢。”

  众人道:“是啊,是啊,草花嫂子真是有心人啊。”

  林墨玉瞪了我一眼,一扭身走了!

  王员外道:“哈哈,我看今天不如双喜临门,既然大家都叫了嫂子,不如就成其美事吧!”

  作者的话:

  什么都不像,什么都才像,太逼真了不一定是好画。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