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草花爸的奉承,我大笑道:“叔叔真会开玩笑!你要觉得是传世之作就拿去吧。”

  “怎么是开玩笑?我看是牛将军自己认识不到自己,你这种奇才画得这种绝品,我必须让他们传世的!我虽是平民百姓,但一定做件极为有意义的事。你赶紧在上面题两句诗吧。”

  一张废纸我不想费我的心思,便随口道:“一时半会儿也不知写什么,容我再想想吧。”

  “那好,你得先给我盖几个章。”

  我拿出两个章给他胡乱盖了,草花爸站在一旁说道:“多亏让我碰到小三儿了,不然他就用去擦屁股了,真是险啊!”

  草花爸卷起画说:“好好想一想,过两天你去我家题字,我得赶紧走了,还得去百兽山呢。”

  又是一日琐事不提。天将擦黑,我又揣摸了几遍林墨玉的词,越看越觉得其中是有意思的,写一首词,让人指教只是其一,向人表露心迹才是其二,在这方面女人比男人要聪明一些。

  我很想效法林墨玉,也给芙蓉写首词,但觉得这样做还不妥。倒不如给林墨玉也回一首词,也算是一种表露心迹。

  我提笔冥思,几句胡言乱语便赫然纸上:

  点绛唇

  最苦相思,细描玉女难落笔。呤秋秋寂,落木催雨洗。见人儿来,相拥两不弃。画将毕,执子之手,窃美偷香意。

  我边看边暗自得意,不想王员外推门进来,我来不及窝藏,只好呆望着他说道:“员外,有事吗?”

  王员外点点头,表情严肃地向我走了过来,看完这首词说:“不错不错!可不知牛将军要窃哪里的美,偷哪里的香啊?”

  “员外误会里,窃美偷香不过是一种比喻,意思是说,这秋天太寂寞,不如偷来春天的美和香。”

  “我看不是秋天寂寞,是人寂寞了。”王员外像是在开玩笑,但脸上却没有笑意。

  我心里不免紧张。(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王员外又发问:“见人儿来,相拥两不弃,和谁相拥,和谁两不弃啊?”

  “这……”

  我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心里着急,真想他妈的直接告诉她这人儿其实就是你闺女芙蓉,但还是没敢说出来。

  王员外这下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哈哈,牛将军一害臊竟不知如何作答了!这人儿当然是牛将军的画中人心中人了!”

  莫非这老家伙洞悉我心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一切?

  他朝窗外望一望接着道:“我也打你这个阶段过过,你不说我也是知道的,不就是草花吗?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了,我跟大蛤蟆去提亲,保准没有他不答应的。”

  他既把我的心上人想成草花,我心里便一时坦然了,笑言道:“员外真是神机妙算,这你都看出来了。”

  “那当然。走,跟我喝两杯去,顺便谈点事儿。”

  本想推辞,听说要谈事,只好应允。吃人家的饭,听人家的使唤,这是没得说的。

  酒桌早已摆好,我和王员外相对而坐,更儿和欢儿在一旁伺候着。

  喝酒不问荣枯事,观看形容便得知。

  喝了几杯后,王员外叹了口气,我心里想,这王员外是为女人叹气,还是为他的闺女芙蓉叹气?不由问道:“员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处?”

  “咳,这事对你来说可能不难,对我来说真是憋死牛啊!”

  “不妨说来听听!”

  王员外说:“我们芙蓉出生后,我冥思苦想也没想出个好名字来,当然,后来想一想,女孩子嘛有没有名无所谓,随便起个,叫着顺口就行。”

  我很喜欢听到关于芙蓉的任何事,王员外却很少在我面前提起过她,赶紧问道:“那为什么要叫芙蓉吗?”

  “她妈生她时做了个梦,一朵粉红的芙蓉花开了,一只玉兔竟跑过去亲吻那花。一个女孩子叫玉兔总不合适吧,不如就叫芙蓉吧。”

  “哦,这名字听起来虽俗,但想起来还是很美的。”

  王员外跟我干了一杯,话题一转:“先生可听说过一溜十八岗?”

  我摇了摇头。

  “其实说起来,这一溜十八岗就是我们茹野县的一些村庄……”王员外开始扳着手指头接着道,“龙岗、高岗、牛岗、杜岗、方岗、良岗、桑岗、苑岗、皮岗、赵岗、田岗、富岗、刘岗、成岗、魏岗、青峰岗、花石岗、最后还有井阳岗。”

  “听起来这些岗也很普通啊!”

  “就因为普通,一些不好听的名字都要改掉。”

  “名字叫惯了,改它干什么?”

  “听我慢慢道来,新来的知县姓顾名筑字金汤,以前我们是打过交道的,一起贩卖过盐,不知怎的后来就当了官。他本人虽没什么文化,但却极想做些有文化的事。我听说,他来了之后要有大动作,建设一项大的工程,叫作‘十八岗一条龙’,少不了要建些亭台水榭。你也知道,我们这里山水皆佳,若能连为一体,各有千秋,必成人间佳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想法倒是很好,只是现在金兵来犯,理应加固城墙,哪里还要建这些歌舞升平的玩意?”

  “牛将军有所不知,我们茹野县外有大江拦截,内有大山相隔,城墙本身就固若金水……”

  “应该是固若金汤。”

  “牛将军有所不知,自打这顾知县来了之后,这个字万万不能提的,一率要有水或其他代替,不然……”

  王员外摇了摇头,做了一个砍的姿势,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们县虽有小股金兵渡江来犯,但并成不了的气候,金兵我们也要打,但游一游乐一乐也是要的吗?再说了,我只是一个商人,他要搞大工程,我巴不得呢?”

  “你既跟他相识,直接找他去就是了。”

  “找过好几次了,但他强调的是一视同仁,旧情不念的。”

  “虽说这顾知县有些迂腐,看来是个难得的清官。”

  “清个屁!我让你眼见着把他拿下,钱到位了,利到位了,我就不信他还一视同仁?”

  王员外跟我一干而尽,站在一旁的欢儿给我俩满上。

  “这个顾知县让我们好好谋划一下,然后写成文书交给他。我想了一下,这些岗也没什么特点,有的不过是以姓为名,最好给每个岗都改个有讲说的名字,这样说起来也有个说头,想起来也算是有些含义。”

  “这想法很好,我觉得王员外就很有文化,一般人也没这想法。其实有些地方还是曾经很有文化的,只不过断代了,也便没了文化!”

  “你说这牛岗改叫什么名字好呢?”

  “卧牛岗。”

  我随口说道。

  王员外端着杯,歪着头想了想:“我觉得奔牛岗是不是更好些。”

  “一般来说牛吃饱了喝足了就卧下了,这样的牛非常温顺老实,寓意安定淳朴和谐,将来卧牛岗不仅民风好而且还能出一些大官的。在卧牛岗塑一头卧着的巨牛即可。”

  王员外点点头,“没想到牛将军还懂些风水啊?”

  “我也是胡乱翻过《周易》,略知一二。”

  “在这世上混,专一门精一门固然好,博学多才更是难得啊,我一看就知牛将军非等闲之辈。”

  我听了心里很是高兴,嘴上却谦虚道:“哪里哪里,还要向员外多请教。”

  “那龙岗是不是就叫卧龙岗,一说卧龙岗就想起诸葛亮了。”

  “勿用。一个卧即可,不能再卧,我发现龙岗接水,似龙头探水,不如就叫抬头岗,将龙隐起来,潜龙勿用,便是隐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意思。”

  “甚好甚好!”

  王员外拍起了巴掌。

  “那杜岗叫什么名字啊?”

  我也有些兴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大杜岗。”

  “这个听起来俗些。”

  “大俗即大雅。何为大,天为大,大加一横也就成了天了。飞龙在天,就是要在大杜岗飞起来。王员外可听说过大杜小杜吗?”

  王员外摇头。

  “大杜就是杜甫,小杜就是杜牧。”

  “杜甫我是知道的,就是唐朝那个最愁眉苦脸的。”

  “所以这个大杜也可以指杜甫。”

  “可杜甫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啊?”

  “这不要紧,可以说杜甫和李白一起来到大杜村看大肚佛,这大肚佛其实就是一座山,远看似佛,近看似山。这李杜皆在石壁上各写一首诗,叫作《观大杜佛》。杜甫写的是‘风清天高李杜来,登台各在浮云外。远看似佛不是佛,大肚能容天下怪。”

  “那李白写的什么?”

  “我本天上一游仙,大肚面前我自惭。小杜题诗在前头,他在人间我归天。题完诗这李白便一走了之,这杜甫留恋这佳境,便留下来和一个女子双宿双栖,多日不归。等杜甫离去之后,这女子肚子就大了,十月怀胎,竟生出一个好不伶俐的儿子。这女子常常登在一块大石头上抱子而望,却是迟迟不见杜哥再来。儿子能跑着玩了,这女子依然立石而望。也是一日凑巧,那石竟是滚将下去,女子摔下了坡,摔了个凄凄惨惨。这儿子虽还姓杜,却成了百家子,后来还做了官,娶了三妻四妾,生了不少子女。这儿子虽做了官,却不让子孙做官,回了大杜村世代为民。”

  作者的话:

  最苦相思,细描玉女难落笔。呤秋秋寂,落木催雨洗。见人儿来,相拥两不弃。画将毕,执子之手,窃美偷香意。

  127625410这是我的书友群,欢迎加入。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