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抬头发现墙上挂着一幅画,我走近一看,吃惊道,“这不是我刚刚画得那幅吗?怎么到了这里?”

  “要不说你说话有意思呢,天下的东西相似得多了,凭什么说就是你画的呢?你的有记号吗?”

  我摇了摇头。

  “你再细细看,是你画的吗?”

  我细细端详了一番,摇头道,“我也记不清我画得什么了,反正觉得像。”

  说话间,两个小童端上茶来,给我和女子倒茶,我上前就拉住其中一个女娃的手,惊呼:“鸭蛋,你怎么在这儿?原来你没死啊?”

  女道人说:“她不叫鸭蛋,她叫小翠,是你认错人了!”

  女娃趁我一愣神,抽出手扭头走开了。那个男娃紧跟其后。

  “她明明就是鸭蛋,怎么不理我呢?”说着话,我欲去追。

  女道人喝道:“回来!”我一扭头只见她抄起桌几上的拂尘甩了一下,动作很牛气,脸上带杀气。

  我只好又坐了下来,说道:“其实我并不怕你!”

  女道人笑了一下,看起来又迷人。

  “我觉着这里不可能就你一个人。”

  “我只是常来这里,和这里人熟了些,真不住在这里。”

  我和女道人对望着,喝着茶,一时不知再说什么。

  静默一会儿,我问道:“你怎么对我这么了解啊?”

  “我是不一般的女道人啊!”

  “你不会常从你的小镜子里看我吧。”

  女道人笑而不言。

  “要这样的话,对于你我真是没什么秘密了。”

  “一个人要那么多秘密干啥?来到世上,光着身子来,走时穿几件衣服到了也得烂了,为什么还要那些秘密?”

  “那也不能光着身子吧,是人就得遮遮羞吧。何况一些禽兽还要长些皮毛呢?你不也穿着道袍吗?”

  我说完这话,以为女道人会羞,她竟然又是一笑,开始脱下道袍,不紧不慢地脱着里面的衣服……

  我闭上眼说:“这里可是贞玄观啊?你讲点贞洁好不好?”

  “什么贞洁不贞洁?我看这里就是真坏观!你心里想坏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转身要跑,女子竟然一把拉住了我,拉我上了一张好大好漂亮的红木床。

  “不是什么人都能上我的床的,上了我的床保准不白上,对你只有好处不会有坏处的。”女子一边说着话,一边扒我的衣服。

  我咬着牙,只摇头,但想走,又动不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没一会儿,我就彻底暴露在女子面前。

  我流着泪道:“我不是不想做,我怕我不行!”

  “不做怎么知自己不行?”

  “我和墨玉试过。”

  女子扑哧一笑,“亏你还给孟嫂治病呢?墨玉有病你不知道吗?”

  “墨玉什么病?你能给她治吗?”

  “天生的病,我又怎能治得了?有些病,能治就治,不能治就拉倒!”

  我摇头道:“那我也是有问题的,那次差点割了我,怎么会没问题呢?”

  “有没有问题,我跟你试试就知道了。”

  女子不再看我,拿出了小镜子放到我们面前,只见有一个美娘子被剥得精光,被几个宫女用大花布缠裹着,让太监扛着进了一个大殿,放在一张龙床上,床上一个男的也是精光,就和这个女的亲嘴……

  我感到异常得干渴,正看得兴起,女子收了镜子,“这就是当今皇上!我让你也当次……”

  没等她把话说完,我就和她亲上了嘴,手也同时松了她的发,再见她,长发蓬松下来,星眼迷离起来,俏脸红了起来,眼前的她又是什么女道人,不过是男人面前的女人,我使劲搂住了她,抚摸亲吻数遍,她导那物一挺而进……

  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哥哥叫我师师就行。[超多好看小说]”

  “莫非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李师师。”

  “什么李师师张师师,你叫我师师就行!”

  “以后找不到你了怎么办?”

  “能见自然会见的。”

  一场颠鸾倒凤,真是妙不可言。

  女道人穿好衣服,说着就要离去,我一把拉住了她……

  “欢散终有时。”说着,她一甩拂尘而去。

  我恍然惊醒,才知是南柯一梦。

  窗户外半圆的月亮似在行走。

  再摸床上,已是一片湿。

  回味梦中景象,却也似真得一般,很想再梦一场,便闭眼又睡了过去。

  次日醒来,我照例是舞剑,芙蓉照例是弹琴,王逢照例是在欢儿的护着下练走路。林墨玉可能正在睡懒觉,可能正在梳妆。王员外与更儿早就出门了。

  我正在洗脸,林墨玉走了进来,笑着说:“牛先生,我昨天夜里写了首词,你帮着看看吧?”

  “好。”

  林墨玉把手巾递给我,我擦了把脸,就去看她的词:

  点绛唇

  梧桐院落,轻飞木叶舞长袖。风歇雨骤,虹长薄衣透。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人儿来,共话剪烛愁。一回眸,兴上眉头,剑舞楼外楼。

  我一边看一边连称好。墨玉脸上越发地笑意更浓。

  “没想到你第一首词就写这么好!”

  “我喜欢看李清照的词,当然有模仿她的痕迹,以前也写过几首,越看越觉得没味道,便不敢给你看,这一首我心里倒有一分得意,便在先生面前献丑了,先生别见笑就是。”

  “哪里话?让我费上牛劲也写不出这种词来。”

  “先生说笑了。”

  她的脸上起了一片红潮,想起梦里的女道士,我心旌摇荡,这林墨玉莫非真如女道士所言,是有病之人吗?

  林墨玉看到了桌子上我画得画,细观一番说道:“先生,这不是画得我吗?怎么把它涂了呢?”

  “哪里啊?”

  我上前将它揉作一团扔出窗外,林墨玉拉了我一把说,“你让我再看看吗?扔它干什么?”

  “昨夜无所事事,想画一棵大树,觉得不像,便把它胡乱涂了。”

  墨玉直摇头:“莫骗我,你虽涂了,我还是能看到我的影子的,先生真是的,不知不觉毁了一幅好画!”

  “咳,你就不用恭维我了,画得好不好,傻子也能看出来的。”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先生在山画山,自然看不出来。有的画作一定要给旁人看方能作出判断,真是可惜了,一副名作就这样毁了!”

  我笑了笑,不再说话。

  墨玉一低头竟然发现地上的小纸团,伸手去捡,我赶紧用脚搓住两个。

  墨玉打开手里的两个纸团,念到:“草花、墨玉……先生写我和草花的名字干什么?”

  “没什么,胡乱写的。”

  林墨玉说着就过来搬我的腿,我稳踩不动,她便拧住了我的大腿根,我感觉不是疼而是麻,似乎像是得到一种暗示,拦腰去抱她,我的脚随之一挪动,墨玉顺手捡起了纸团,在我怀里念出了芙蓉和艾小可的名字。

  “谁叫艾小可啊?”

  “哈哈,艾小可是我表妹,小时候我俩老在一起推碾子。”我没敢告诉她艾小可就是孟兴郊的嫂子。

  “为什么要写这些人的名字?”

  “其实也没什么,我觉得这些人是我认识的人当中最有情有义的女子,我想给她们每人画一幅像,抓揪时正好先抓了你,只好就先画你,但画完后,觉得是毁了你的容,也便毁了画,也便再不敢动笔画其他。”

  “我就说是画的我吗,还说画什么大树来哄骗我,你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人真爱撒谎!其实我觉得作画也不一定非要像,神似就行,可惜,真是可惜。”

  墨玉,又是摇头。

  我刚要扳过她的头去亲吻她。

  门开了,草花爸闯了进来,一张笑脸立即僵住了,我和墨玉急忙分开,皆不知所措。

  这也怨不得草花爸,他平时来找我从来就不敲门。

  林墨玉转身就跑了出去,她写的诗都没来得及拿。

  还是草花爸老辣,笑了笑说道:“墨玉头上是不是有虱子啊?”

  我赶紧说:“没有没有,她的眼里好像进去了什么东西,刚说要帮她看一看呢,你就进来了。”

  “我说她怎么捂着眼跑出去了呢。”

  “这丫头挺聪明的,跟我学了不长时间,这词写得像模像样了。”我拿起墨玉写的词晃了晃,意思是让草花爸接过去看看。

  草花爸只是点点头说:“嗯,比我们草花好学。我让她没事了也来你这里学一些,她就是不听。”

  “草花也挺聪明的。”

  今天让这老头撞上了这一幕,估计不会再把草花许给我了吧?不过也不一定,草花爸虽然没有三妻四妾,但不等于他不认同三妻四妾。只不过我男人的本性稍稍在他面前露了露,毕竟他也是男人,我想他是可以理解的。

  草花爸也晃了晃手中一张大纸说道,“牛将军,你可得要感谢我!这是你画的吧。”

  他展开了我昨夜画的画。

  我点点头,“一张废纸,你捡回来有什么用?”

  草花爸啧啧了几下:“什么废纸啊?这简直是宝贝!没想到牛将军竟是个奇才,你看,这不就是百花山吗?这不就是一道彩虹吗?虽然没别的色彩,但越看越是好看。牛将军,你赶紧装裱一下挂起来吧!将来说不定就是传世之作。”

  作者的话:

  点绛唇

  梧桐院落,轻飞木叶舞长袖。风歇雨骤,虹长薄衣透。盼人儿来,共话剪烛愁。一回眸,兴上眉头,剑舞楼外楼。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