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马缰绳递给更儿,赶紧上前去扶王逢,更儿也没接马缰绳,直接也来扶王逢,王逢推开了我们,自己站了起来。

  我说:“王逢,你怎么这么早就学走路,急于求成不是好事,将来腿要真落了残疾,别怨我没提醒你。”

  王逢说:“不用你管!”

  更儿说:“牛先生说得对,欢儿,快把少爷扶进屋吧。”

  欢儿嚷道:“马!”

  我们一回头,只见大青马跑了出去。

  更儿赶紧去追大青马。

  我把豆腐递给那个叫欢儿的丫头手里,说了句“给大小姐送去”,也便飞奔出了王员外家的大门。

  我终于追上了更儿,一起追着大青马,路上有人想截住它,可又怎敢去截,只能任它信马由缰地跑去。

  本想一回去亲自送豆腐给芙蓉,也好跟她说上一两句话,可偏偏又遇到这种事,心里越想越气,一面气喘吁吁着,一面气乎乎着,我说:“更儿,你说你,为什么不先把马拴好呢?”

  “是少爷重要还是马重要?我不先去扶少爷哪有先拴马的道理。”

  “马不拴好,你不知它会跑吗?”

  “谁让你进门不把大门关上呢?这是大户院,不是小门小户的,成天大门大开也没有人进。”

  “你这个下人好不讲道理,反正我把马缰绳递给你了,你就得担责任。”

  “我是下人又怎么了?我这下人不是什么人都使的,我跟了老爷多少年了,老爷都不对我指手划脚说三道四的,倒是不相干的外人进了这个家门,倒把自己当起老爷来了,就连老爷喜欢的东西也敢要。”

  “我要什么了?”

  “有些话点明了就不好了,别以为有些事我不知道,我只不过装聋作哑罢了。”

  这小子莫非知道我和林墨玉那晚的事儿,不可能啊,那天晚上他和老爷并不在家,莫非他在府里有耳目,莫非他是在诈我?

  不管真假,还是尽可能别惹他了。

  我不再说话。

  更儿的嘴却闲不住了,“草花他爸懂什么啊?说这马忠诚,忠诚个屁,要忠诚它就不跑了。”

  又走了几步,更儿见我还不说话,就又刺激我:“哦,话又说回来了,这畜牲也是有灵性的,它再忠诚也不能瞎忠诚不是,总得识个好赖人吧。肯定有些人干了见不得人的事,这马都看不下去了,与其跟这种不三不四的人一起混,还不如早他娘的跑了,就是投不了明主,自由自在的也好啊!”

  我实在憋不住了,说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更儿,本来我不想跟你一般见识的,但今天还就得跟你较较真,草花爸说的话肯定错不了。所以说,这马一定能回来。要是回不来,你向我提什么条件都行。”

  更儿说:“好,咱们就打赌,要回来了,你向我提什么条件都行。你说吧?什么条件?”

  我故作深思地说:“我对芙蓉很好奇,若是马回来了,你就让我见她一见她的真面目。”

  更儿说:“那不行,这怎么可能的事,这种事我办不到。”

  我说:“就因为是难事才让我们大男人来办啊,再说,既然是打赌,输的一方必须得付出点代价吧。”

  更儿说:“我也豁出去了,反正我相信这马是不会回来的了。”

  我说:“你有什么条件赶紧提,我要输了保证能办得到。”

  更儿说:“我一时没想好,想好了再告诉你行不行?”

  我说:“不行,哪有这样的?到时候你要说让我去摘星星我办得到吗?”

  “肯定是你能办到的事了,再说了,你要见芙蓉真面目比摘星星还难!”

  “难啥难?你假装不小心把她的面纱揭下来不就行了?”

  “那我还要命不?”

  “别啰嗦了,提你的条件吧。”

  “我真没想好呢,晚上吧,晚上我一定告诉你。”

  “当然了,我也不能糊弄你不是,咱也得要有个期限,不然赌着就没意义了,一年吧,一年之内,马要回来,你就办好我的事儿。一年后,马要回不来,我就办好你的事儿。”

  “一年太长了,依我说,就定在明年三月十五,日子定准了更好说些。”

  “好,三月十五就三月十五!”

  我跟更儿击掌定约。

  不知怎么,我和更儿一打赌,竟然心里有些亲近了,都没再提马的事儿,又说起了闲话。

  更儿道:“这个王逢也真是的,要不是那天早上他狠狠打这大青马,我想这马也不会跑的。这马挺通人性的!”

  “王逢打马你怎么知道的?”

  “这谁不知道,除了王员外不知道,谁都知道的。这么小就这么狠,腿残了也活该!”

  “别这么说,毕竟他还是个孩子,懂事儿了就不这样了。”

  “三岁看老,这小子不是个好种,你看他在你面前都横眉立目的,好像有八辈子仇似的。牛将军你可小心点!”

  “放心吧。一个小毛孩,我怕他不成?”

  “这小子也怪,刚来的那小丫头不知使了什么手腕,竟让他服服帖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说不定这俩人早滚到一块去了。”

  “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

  “这丫头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是我和老爷大前天才买来的丫头,你可能也没虑乎,她叫欢儿,一回来就让她伺候少爷。”

  “王员外真是偏心眼,怎么就不给芙蓉买个丫头?”

  “不是老爷不买,是芙蓉不要,以前也买过一个,没两天就让芙蓉撵着走了。”

  “这欢儿看起来还不太欢。”

  “刚来还不熟悉,总要适应一下吧。再说她以前是喂猪的丫头,跟猪打交道惯了,一伺候人可能还不习惯。说来也巧,那天,我跟王员外去了赵王员家,一见到了欢儿王员外就觉着眼熟,细打听才知道欢儿的爸爸竟是王员外的老朋友了。这欢儿他爸以前可了不得,是个大官,什么官我也没听清。”

  “那他闺女怎么竟落到这个地步?”

  “具体我也不清楚,好像是前几年受了什么连累进了大狱,现在还不知死活呢,家人四散而去,抓的抓,逃的逃,欢儿最后被卖到赵员外家喂猪。王员外听到这些,觉得欢儿可怜,便把她买来当丫头用。谁知这王逢也奇,竟与这丫头一见如故似的。”

  “这丫头长得有点黑,看起来也挺一般的。”

  “那是,没什么看头,白给我我都不要。除了这丫头,员外还雇了两个家丁看家护院,一条儿狼狗加上两个家丁,我看以后谁敢欺负咱们王家?”

  “看来,王员外家越来越红火,家人也越来越多了,说不定,用不了半年,你就成了大管家了。”

  “管家不管家的,我倒不在乎,就不是管家,我也干着管家的事,王员外也拿我当管家看待着。”

  “那是,那是。”

  我们一进家门,欢儿就告诉我们王员外在屋里等着我们呢。

  我和更儿一踏进王员外的屋里,王员外正背着手站着,他指了指一把椅子让我坐下,他没坐,我也没好意思坐。他坐下了,我也便坐下了。

  “更儿,你可知罪。”

  更儿扑通跪下连声说道:“小的错了!小的错了!”

  我站起来说:“不关更儿的事,是我不小心让马跑了。”

  王员外一摆手,“这事儿欢儿都告诉我了。你不去拴马,用得着你去拉少爷吗?”

  更儿说:“老爷我错了,是我不待眼,以后再也不敢了。”

  “今个儿看在牛将军的面子上就不打你了,不过,晚上的饭你就别想吃了。以后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的工钱也得扣一些,马回来了,全数奉还,马要回不来,本钱什么时候扣回来什么时候为止。”

  更儿连连磕头:“谢老爷开恩。”

  我站起来说:“王员外,这样不公平,既然要扣钱,就连我的也扣吧。马也是我骑得多,丢了马我也很有责任的。”

  “你看你这人!”

  王员外故作沉思状,又道:“也好!还不谢谢牛将军,人家大人大量,替你分担了一半!”

  更儿转身给我磕了个响头,我拉他起来他没起,王员外说了声“起来吧”,他才慢慢站了起来。

  王员外呷了口茶道:“我这人一向很讲道理的,赏罚分明,该花的钱我肯定会花,比如办学堂,该扣得钱肯定也得扣,扣钱不是目的,目的是让你们长些教训。”

  更儿连连点头称是。

  我没有说什么。

  王员外摆了摆手,我和更儿转身离去。

  晚饭时,我揣着舍不吃的馍进了更儿在后院的房子。

  更儿也没点灯,在黑暗中我递过去一个馍,更儿连声道完谢便大口吃了起来。

  我刚说要走,他拉住了我,“坐会儿吧,陪我说说话。”

  在黑暗中他递给我一个小木凳。

  我只好坐了下来。

  更儿边吃边说:“没想到牛将军真是个好人。大好人啊!以后我再也不跟你犟了。”

  “没关系的,你也是性情中人,以后该怎么说话就怎么说。”

  “真是不好意思,没油了,灯也不能点。”

  “这样就挺好。”

  “本来就没钱买油了,王员外还扣我的工钱,看来,以后我就摸着黑过了,跟瞎子有什么两样?”

  “王员外也是在气头上,不可能扣我们的钱。”

  “哼,他不扣才怪呢,他会想着法儿扣我们的工钱的,不信,你往后看。”

  “咳,反正我也不图他这俩钱,有机会我就离开了。”

  “那倒是。有时我也想过,从王员外这儿到李员外那儿,从李员外那儿到张员外那儿,也没什么两样,哪个员外不会算计啊?到哪儿都得要重新开始,索性他娘的就得过且过吧。再说,这个王员外有时也是有些可爱的地方的。我现在是盼着马赶紧回,好给王员外一个交待;又不想让马回,马不回的话你就输定了!”

  “对了,咱打赌的事儿,你还没告诉我什么条件呢?”

  作者的话:

  有时我也想过,从王员外这儿到李员外那儿,从李员外那儿到张员外那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也没什么两样,哪个员外不会算计啊?到哪儿都得要重新开始,索性他娘的就得过且过吧。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