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明白,芙蓉肯定不会在我面前吃豆腐的,看着她又看了几次豆腐,便心领神会地告了辞。(广告)

  大狼狗朝我离去的背影竟汪汪了几声,也不知它是欢喜我还是恼我。

  这一日虽是买豆腐一件小事,但于我来说却是记忆深刻的,这毕竟是一个新的开始,以后很多日子里,芙蓉都有可能会叫我给她买豆腐的。

  买一次豆腐并不算什么,买的豆腐多了总会有机会吃到豆腐的。

  心里又挂念起孟嫂的病了,孟嫂的病要是越治越重,我不但失去亲近她的机会,而且很可能在行医方面会坏了我的好名声。我轻易不给人看病,要看就一定给她看好,这也是我的信条。

  我不得不要解释一番了,我怕人对我有误会,觉得我花心,想着这个爱这那个念着这个盼着那个,其实不然,美色谁不喜欢啊,再说我也不是所有美色都喜欢的,我只和我有缘的美色才喜欢的。而且拿我给孟嫂治病来说,还是说明我有仁慈心的。当然,解释再多也没用,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一番闲扯淡,谁解其中言。世事皆迷离,难尽一场欢。欢,便是不欢。不欢,便念着欢。

  因王逢的腿还没好,王员外让我不用天天教该让弟子们休息就休息,我谨遵其意,大多时间也不用上课,弟子们也倒十分乐意。

  那日吃过早饭,我便骑马去了孟津岭。

  孟嫂见了我很高兴,说道:“你来得正好,孩子刚睡着,我婆婆和兴郊也不在。”

  不知这妇人说这话是无心还是有意?这世间事便是如此,若无心,天长日久又怎样?若有意,一时半会就生情。

  我问道:“兴郊他们去了哪里?”

  妇人说:“兴郊推着独轮车送她娘去赶集了。”

  我说:“这老太太真有意思,这么大年纪,腿脚也不好,还喜欢去凑个热闹。”

  说着话时,妇人跟我皆坐了下来,我开始给她捏手指按手指。

  妇人说:“莫错怪她,她也是去帮我寻我的夫君,集上人多,可以多打听打听。”

  我说:“我看你的耳朵好多了,怎么要说耳朵越来越不好了,让我这个担惊受怕的。”

  妇人说:“牛将军莫怪,我不这样说,怕你不再来!”

  这妇人看了我一眼,眼里总是有些情意的。

  此时的我也有些意乱情迷,但心里念着哥们儿的嫂不能骚扰,便越发地去拘谨自己。

  妇人说:“你这么好的医术,不妨再开个医馆,既教书育人,又治病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人,岂不更好。”

  我说:“哪有那么多的精力?说起来我医术略懂皮毛,与孙思祖是没法比的,我只能偶尔治一治能治的病,不以此为荣,不以此为生。”

  妇人说:“将军真是好心胸!”

  我说:“其实,行医教书皆非我所愿,救国安邦才是我心中志向!”

  我不知妇人的耳朵好没好,为了让她将我的话听得清楚些,所以我尽量去和她近距离交流。

  “男儿当如此!其实我娘家有个堂弟也是很有志向的,只不过没有机会,只好四处游逛,也没什么方向。”

  “嫂子娘家是哪里的?”

  “焦家庄的。”

  “那说起来嫂子也姓焦了。”

  “你这人真有意思,为什么焦家庄的都要姓焦,我偏不姓焦,我姓艾!”

  “请问嫂子芳名?”

  “什么芳名不芳名的,没人时你也不用嫂子长嫂子短的,叫我小可就行。说起来我比你还小两三岁呢。”

  “艾小可!”我不由得呼出了她的名字。

  妇人点了点头。[超多好看小说]

  我说:“小可,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妇人笑了一笑。

  我说:“还是别讲了,你听了也不大好!”

  “你快快讲来!有什么不好的?”妇人用粉拳轻捶了一下我的腰。

  “听完了你千万别恼!”

  妇人又是点头。

  我想了想讲道:“话说焦家庄有个财主,那天晚上他进了洞房,便迫不及待地扒光了新娘的衣服。当然,这对新人虽还是新人,但他们的家伙事儿都已用过好久了。这财主已是第九次成亲,前些次,新娘子不是死了就是被他休了。这新娘子也不是黄花姑娘了,曾是京都的名妓,因她后背上纹这一大朵美丽的荷花,偏偏又姓何,便被大家唤作何一朵。你们焦家庄的这财主花高价给她赎了身,爱得真不能再爱了,洞房花烛夜财主并不急着做什么,而是在新娘的身上闻来闻去的,竟然闻到一股臭味,让这财主再没提起一丝兴趣。后来,让财主犯了难,晚上想着要休了她,白天看着那么可人又打消了念头,白天晚上的折磨得财主够呛。”

  “完了?”

  “怎么?你还想听吗?”

  “你讲得这些也没什么。你也没必要编排到我们焦家庄,我们焦家庄根本就没有这个财主,更没有什么何一朵。”

  我笑道:“我也是听台底村的张大嘴讲的,至于是不是确有其事,也不晓得。”

  妇人笑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笑问道:“若真有何一朵,你是不是要给她治治她的味道?”

  我说:“那倒不是,我是很同情这个员外的,很想治好这个员外的心病。但若治员外的心病,还就得先治何一朵这种臭病。”

  “绕了半天还不是想治何一朵吗?”

  “其实,世人皆有病,只不过都是小病不计大病方治。我最擅长医治的还是别人的心病,其实你的耳朵的毛病还真不算病,你的心病才是病!”

  “我有什么心病?”妇人轻语着,头向后微仰,眼半闭……这时我已脱去了妇人的鞋袜,没去按她的脚趾,而是握了她的小脚腕。

  “别使那么大劲,把我都弄疼了!”妇人依然轻语。

  我从她的脚腕直抚向她的每一根脚趾,处处皆是白细嫩。

  妇人微喘起来,我猛地抱起妇人,妇人竟搂紧了我的脖子低声吟叫着:“这样不好吧!这样不好吧!”

  我不想再说任何话。

  轻放在床上,我没去亲吻她,而是半解她的衣衫,用嘴噙住了她的茹头,一口奶进了嘴,我这才意识到她正是奶着孩子的时候。一口奶在嘴,味道感觉并不太好,想吐掉也不可能,便生生咽下去,咽下去后嘴里竟有了余香,便又去噙住吃奶。妇人用手去抚我的乱发。

  吃了几口我就把头放在两奶之间,感到了无比的安稳,在这兵戎相见的乱世之中,在这方寸之地我竟然找到了无比的安稳感,我鼻子有点发酸,竟然想哭。

  我控制住了自己。

  妇人紧紧搂住了我的后腰,用手掐我,使劲掐我,她竟然翻转身子咬我的耳朵,咬我的脖子,和我亲吻。

  妇人呢喃着:“亲啊,亲,我要让你闻一闻,我是香还是臭?我什么都不怕了,什么都不怕了,你闻了我,我死都愿意!”

  我捂住了她的嘴。

  我不是不想做,我的那家伙也不是不想做,它比我还急,早就有了反应。只是,我担心还是像和默玉那次它不争气,今后更不好了。妇人不知我的底细,或许更对我有些念想,这种念想可能比一时相亲相热更可贵些。我不得不极力控制着它,控制着它的暴满,控制着它的轻举妄动……

  一定要有理想,一定要做一个高尚的人,做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我不断告诫着自己。

  但在和妇人的嘶磨中我的战线彻底崩溃了,我的箭蓄势待发,暴露在妇人面前,她用小手握紧了它。

  她也暴露在我面前,我去闻,真的也像用狗鼻子一样去闻,是香,一种清淡的香。

  妇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正要引领着我进入,孩子哭了,妇人不得不丢了我那家伙,去哄孩子。

  我穿好衣服去了茅房。

  回妇人屋时,妇人已穿戴好奶着孩子,回到一个母亲的本性。

  我说:“我先回了。”

  妇人说:“别走了,等兴郊回来一起吃饭。”

  我想起还要给芙蓉买块豆腐,便说:“不用了,反正我会常来的。”

  “那就陪我再坐会儿吧。”妇人眼里很有些不舍,我只好坐了下来,妇人把孩子放到床上,整了整衣衫,便给我过来倒茶,“我想尽早好来,与你多说说话,又不想好来,一旦好了,你又不来。”

  我说:“小可放心,你的耳朵就是好了,我也常会来的,毕竟孟兴郊是我的兄弟。”

  妇人说:“可像你这种人,终究会远去的,女人的裤腰带又怎能拴得住?也好,天高任鸟飞,我只想跟你好一时,也没奢望过跟你生生世世。”

  这妇人说得如此动情,竟然我心里一动,我们虽并没做得完整,但妇人却像是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心。世上痴女子真真有啊!

  妇人静中有狂,狂中有憨,憨中有痴,这让我越发地喜她。

  又坐了片刻,我便打马归去,当然,并没忘记给芙蓉买了一块豆腐。

  进了家门,只见一个十三四的小丫头正扶着王逢走路。

  王逢一见我进来,竟把小丫头推到一边,可没迈两步,竟然摔到了。

  作者的话:

  她也暴露在我面前,我去闻,真的也像用狗鼻子一样去闻,是香,一种清淡的香。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