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嘴咽了口吐沫,环视了一下四周说道:“那我就接着讲。(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那天晚上我表舅鼓捣了半天也进不去。后来终于就进去了,这把我表舅乐坏了。可没多么一会儿我表舅就软了,想东山再起,可说什么那一晚上再也没起来。那小丫头连血都没有。我表舅寻思,可能是小丫头,多弄几次就会好的。可却是,日日如此。没办法,我表舅只好休了她。”

  冯秃子问道:“你表舅是不是就是焦家庄的魏员外?”

  张大嘴说:“这你别管。我就这么一说,你们也别当真,说是我表舅也行,说是我姨夫也行,没准跟你们在座的沾亲带故也不一定哦。”

  李大锤说:“那你表舅现在有老婆吗?”

  张大嘴说:“当然有了。他这个老婆可不一般,长得别提多漂亮了,还能弹一曲好琵琶。说起来身份不大好,曾是县城“梦红楼”的独一朵,背上真真纹着一大朵荷花,自称出污泥而不染,所以也不是什么客都接的。又因她姓荷,众人皆称他何一朵。”

  冯秃子说:“你表舅怎么这么有艳福,这一朵怎么就插在了牛粪上了?”

  张大嘴说:“咳,什么艳福不艳福,只要有钱什么办不到?为了这个何一朵,我表舅可是血拼啊,花钱海了去了。”

  大个子说:“你有这么个亲表舅,你咋还穿成这样?”

  张大嘴说:“谁敢相认穷亲戚啊?”

  二愣子说:“别他娘的,这么多废话,赶紧捞干的讲。”

  张大嘴说:“也不急一时半会儿,既然听,就得有点耐心,是不是?我表舅抱得美人归。说真的,这之前,这何一朵还真没让我表舅有什么大动作,顶多摸摸捏捏的。那一夜,当何一朵活色生香地躺在床上时,我表舅竟然哭了。何一朵说,快点吧。我表舅不急着大动作,而是用鼻子像狗一样闻她,真真是从头闻到脚。闻着闻着,我表舅闻出了一股臭味,而且这味道还越来越重。最后我表舅终于确定,那臭味偏偏是从她那地方出来的。”

  李铁锤问:“究竟是哪个地方啊?”

  冯秃子说:“你的嘴!”

  李铁锤终于明白:“我看是你的嘴!”

  众人皆笑。

  张大嘴接着道:“我表舅顿时没了兴趣。日日都是这样。我表舅想休了她,可又舍不得,毕竟看起来是朵花儿,自己看着赏心,别人看着他脸上也有光。我表舅也担心这何一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早晚离去,夫妻两个不能做那事这叫什么事啊?可这何一朵也看不出有二心,死心踏地的跟着我表舅。当然,我也不是没听说,这何一朵也擅为人师,尤其喜好私会青年,传授各种床上技艺。”

  二愣子问:“那青年们就不怕她的味道?”

  冯秃子说:“男的要想做那事,什么味道都不顾了,我看肯定是你表舅有问题。有机会了,我一定去会会你这个表妗子!”

  二愣子说:“就你这草相,去了不把你轰出来才怪。我看咱牛先生去了还差不多。”

  我目光有些游离地说道:“我可不敢,我怕她的味道把我熏坏了。”

  大家又是一阵笑。

  我这才注意,林墨玉不知什么时候进来,刚刚给我倒了茶,然后,就又找位置坐下。

  张大嘴说:“墨玉,牛先生说你有味道。”

  冯秃子说:“墨玉就是有味道,一种特别的味道!”

  二愣子说:“莫非你闻过不成?”

  大家又是笑。

  我说:“别胡说!”

  林墨玉不说话,也不理他们,而是盯着看我,我解释道:“我不是说得你!”

  林墨玉说:“爱谁是谁!我才懒得听你说什么。”

  大个子说:“我也给大家讲个吧。张大嘴讲得虽然好听,但有点伤风雅,说不好听点叫俗大俗特俗。”

  张大嘴一撇嘴:“那就听听你高雅的故事!”

  大个子说:“我有个表弟,那简直是没法形容了,既有容貌又有风仪。这样的男子,别说女子见了喜欢,就是我等俗人,见了也想跟他多说几句话。才华更是没得说,不仅出口成章,还能打一套好拳脚。”

  冯秃子问:“比牛先生怎样?”

  大个子说:“应该是不相上下吧。”

  二愣子说:“有机会,让他俩比试一番不就见高下了。”

  我说:“别,我这人就怕与人比,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我还不想死!”

  二愣子说:“牛先生,怕他个毬!他要来了,你给他个下马威,让他屁滚尿流的滚蛋!”

  大个子不高兴了:“我表弟怎么你了?你这样恼他,见都没见过。”

  二愣子说:“一听你说就知是个小白脸,小白脸,坏心眼,历来是这样,没个错!”

  我说:“别吵,听大个子讲。”

  大个子说:“听我讲完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把他骂个狗血喷头我一声不吭,不带你这样的,我还没讲呢就这般恼他!”

  林墨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说:“大个子讲吧,大家都听着呢。”

  大个子说:“我这表弟在家里呆不住,喜欢四处去走走,一开始父母还管他,后来管不了了也就由着他的性子来,只要不拈花惹草就行。”

  二愣子插话:“那才怪!”

  大个子看都没看他,接着讲:“我表弟胆子也大,有时困了就地就睡,也不去住店。那天走得也累了,天也太黑了,什么都看不到,我表弟枕着一块石头就躺下了。正迷糊着呢,有人打他的脸喊道,‘醒醒醒醒!’。”

  冯秃子道:“肯定是个女鬼。”

  “我表弟也这么寻思,不会是女鬼吧。这个女人的声音很是粗哑,听起来不像年轻女人的声音。我表弟故作生气地说,‘干嘛啊?’女的说,‘外面风凉,去我屋里睡吧。’我表弟说,‘不去。’女的说,‘不去,别躺在我大门口。’我表弟说,‘我什么都看不见,谁知这是不是你大门口?’女的说,‘不去拉倒,我自己睡去了。你们男人大白天的明目仗胆地干坏事,晚上又偷偷地干见不得人的事,真到遇到事儿了又怕事儿!’我表弟说,‘谁怕事?走就走!’女的说,‘这还像个英雄汉’。”

  大个子讲得不慌不忙,我们听得也如临其境,林墨玉递给大个子一碗茶让他喝了一口。

  大个子接着讲道:“女的拉着我表弟的手就去了一个地方,一路磕磕绊绊的什么也不清楚。女的点亮红烛,我表弟才看清了她的容貌,端端地一个小狐狸精,妖里妖气地还有点可怜惜惜的。”

  冯秃子咽了几口吐沫。

  “我表弟四下看了看,屋里摆置简洁大方,墙上一幅画,画上有竹有人,人似观竹又没观竹,竹叶或泼如墨或似有若无,我表弟细看画中人,越看越奇,便问道,‘画中人岂不是我?’。女子道,‘我也好生奇怪,没想到你竟是梦中人。’”

  张大嘴插话道:“我要能见到我的梦中人就好了!”

  “我表弟看画的落款是清竹居士,便问道,‘这清竹居士是谁?’女子道,‘这是我的自称,别见笑,画得也不好。’我表弟细细端详,‘我虽年幼,却也走过千山万水,独不见这等好的画,可否送与我。’女子直摇头,‘不是不舍,端端是拿不出手,此是我一梦醒来胡乱而作,登不得大雅之堂,只能在陋室自赏自品。’”

  冯秃子说道:“画再好顶个屁用,倒不如实实在在地搂个女人!”

  “我表弟又见另一面墙上写着几个字,‘天空地空空空如也,山转水转转转轮回’。我表弟问道,‘这几个字莫不是也出于你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笔?’女子摇头,‘是一个疯疯颠颠的人在我家吃过几日饭后,临走写得两句话,我觉得耐人寻味,便挂在了墙上。’”

  我问道:“这个疯疯颠颠的人跟在王逢家大门上题诗的人,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大个子道:“大千世界,奇人无数,谁又知是不是同一人?”

  张大嘴问:“这女子家里就没父母兄弟吗?

  大个子说:“这女子说她不喜与父母兄弟同住,喜欢一个人读书写字画画,做一个真居士。这女子取出一坛酒来,与我表弟边饮边谈诗论画,女子爱笑,一笑就把酒倾了出来,湿了衣袖。”

  张大嘴说:“真急八扯淡,要换我还谈什么诗论什么画,直接就上了……”

  “那女子还故意把衣袖甩到我表弟的脸上,我表弟竟呆若木鸡。女子或是醉了,硬拉我表弟上了床,我表弟实推不过,也便与她和衣同卧。”

  冯秃子说:“假惺惺!你表弟早憋坏了!”

  “女子虽在我表弟怀里,但我表弟并无非分之想。女子虽多次温存诱引,我表弟依然是抱怀不乱。终于渐渐睡去。”

  二愣子说:“扯蛋!就你表弟那个鸟,还能抱怀不乱?”

  大个子没理会他,接着道:“正睡着,我表弟被人拳打脚踢地弄醒。我表弟睁眼一看,见面前站着三个汉子,身后有妇女孩子,还有一老头一老婆!我表弟这才发现自己竟枕着一个坟地的供桌睡着了。”

  冯秃子说:“我就说是个鬼吧!”

  作者的话:

  天空地空空空如也,山转水转转转轮回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