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顿时慌作一团,我赶紧去搀王逢,王逢推了我一把,自己起来了,抄起棍子要打这马,被我死死拉住。

  王员外骂道:“兔崽子你有病啊?冷不丁地从它身后跑,岂不是找踹呢?”

  王逢说:“早晚一天我得制服它!”

  王逢说着摸着后背离去。

  王员外关切地问:“你的背没事吧!”

  王逢转身道:“你打我那么多次从没问过我,这马踢我一下倒上心了?”

  王员外更是一肚子气,“兔崽子,真不知好歹,越来越不像话了,你是挨打不够吧?”

  我赶紧劝道:“别生气了,毕竟他还是个孩子。”

  见孩子们不再看马,而都在看着王逢和王员外,我便对他们说:“大家散了回家吧。”

  大家虽有些不舍但还是依了我的话。

  到了晚上,大个子等人依然来聚。提着灯笼,他们先是看了一会儿新买来大青马,议论了一番,便都进了“育人之堂”。

  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林墨玉来,有一个憋不住了:“牛先生,墨玉呢?”

  我说:“谁知道呢,可能是不舒服!”

  张大嘴说:“嘿,牛先生真厉害,人家姑娘不舒服你也一清二楚啊?”

  李大锤说:“有什么不舒服的啊?”

  冯秃子说:“你懂啥?姑娘们每个月总有几天不舒服的。不信,你问先生。”

  二愣子说:“这你就错了,妇人也是如此。这种问题先生也不一定有我清楚。毕竟我是睡过女人的了。”

  张大嘴说:“牛先生,是不是你把墨玉怎么着了?是不是把她弄得不舒服了?”

  这一下激起了我的火,“奶奶的,你们这些鸟人一天都想些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哪一个是来上课的,不都是为了看墨玉来的吗?人家不来,一个个魂不守舍的样子,没女人过不了啊?都给我有点出息好不好!现在咱大宋朝安危难保,你们倒好,围绕一个姑娘不舒服说了这番闲话,还有完没完?”

  看着一个个都不言语,看着一个个都目瞪口呆,我心里觉得有些舒服了,话便到此为止,“咳”了两声,大吼一声:“上课!爱来不来。就算我没有这个弟子!”

  正说着,只见墨玉走了进来,大家便收不住目光往她身上瞄,脸上的兴奋立即掩去了先前目光中的失望。

  林墨玉显然听到我说的话,但并没理我,而是朝我翻了下白眼,把手里的书往桌上一丢,坐了下去。她这个白眼显然大家是看到了,我脸上不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看,但毕竟她来上课了,心里总是还有点稍稍放下了。事情或许没有我想象得那样严重。

  当然,这白眼还是有些杀人的,里面是不是有着对我的大不屑,为我对她的无能为力而大不屑?我不得不稳了稳心神,又说了一遍:“上课!”

  “李大锤,给我背一背岳爷爷的《满江红》。”

  李大锤站了起来,背道:“怒,怒……”

  “怒你娘个头!冯秃子,你给我背!”

  李大锤怒了半天没怒出来,我就点了冯秃子,冯秃子到“潇潇雨歇”处便歇住了,我就点了二愣子,二愣子到仰天长啸就愣住了,我说:“二愣子,你让我怎么说你,平时愣头愣脑的,不管不顾,一到背书就愣神了,不过今天还不错,总比他两个强一些,至少你还到了仰天长啸,坐下!张大嘴,不用从头背了,你给我接着背。”

  张大嘴张了几次嘴没背出来,只好说:“牛先生,我也会前边几句,让我从头背吧?”

  “这是上课,不是赶集,别给我讨价还价!”

  “我不会!”

  “你会什么?你就会张着大嘴吃吃喝喝,你就会张着大嘴瞎胡咧咧,除了这你还会什么?……”

  看着张大嘴我不由得想起了当年那个大年鱼,自然批得他要狠一些。[超多好看小说]

  又有几个站起来,又是背得不咋地,要都这样,也不能全怨弟子了,得找找我这个先生的原因了。

  我想挽回面子,目光扫向大个子,大个子头一低,不再看我,而是裆头相对,默默无声。

  不得不看向林墨玉,其实好几次想喊她,只是担心她当场撅我,便没敢冒这个险。

  我也索性把面子掖进裤裆,大声说道:“林墨玉,你背一背。”

  林墨玉站起来背道:

  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林墨玉背时,大家都抬起了头,有各种各样的目光和表情欣赏着她。当然,我也在欣赏她——她会不会跟我重归于好还不知道,但抛弃前嫌还是极有可能的。

  “你们看看,林墨玉背得多好!林墨玉请坐!”

  林墨玉坐下后,我本想还训斥大家几句,觉得也没这个必要了,什么都得适可而止。然后安慰大家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家也别急,不会背是功夫不到,心没在这上面,我教大家一个方法,大家都把自己想成岳爷爷,不仅有表情,还要有动作,背不了几遍,肯定就会。”

  我饮了一口茶,接着说道:“今天我给大家先讲点题外话。这首词,还没怎么流传,只有少数人知道。其中也有人说,不是岳爷爷写的,说一个拿刀枪的人,怎么能写成这样?我告诉你们,还真就是岳飞写的。我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我是见证人啊。我进大帐给岳飞送饭时……”

  大个子问道:“大哥,不,牛先生,你给岳飞送过饭吗?”

  我说:“情况是这样的,当时,一个送饭的人碰到我说,牛将军啊,岳爷爷一天都不吃饭了,我这都是第五次送了,我怕他还不吃,你要不要去看一看。我说,好吧。然后我就端过来给送了进去。岳爷爷正拈着须想着什么,我没敢打扰他,而是把饭菜放到桌子上。”

  见大家听得很过瘾,我说得更来了劲儿。

  “岳爷爷见我后很惊喜,说,你小子什么时候闯进来的。我说,赶紧吃吧,再不吃就凉了。岳爷爷说,不急,我写了一首词,你帮我看一看。他走到桌前的一张纸上去看。连看连点头道好。看完后我说道,‘写得极好,必会流传千古,只是这八千里路风和月,不如把风改作云,一是风月二字易让人误想误解,二是我觉得这个云意象更好,天上浮云终究飘去!岳爷爷兴奋地朝我伸了大拇指,‘一字师也。’岳爷爷开始大口吃饭。当然,我讲着些,你们可能不信,但你们好好想一想,不是自己亲历的事,怎么能讲成这样?”

  张大嘴说:“我们当然信了,这谁都知道啊,牛将军是岳爷爷文武双全的得力干将!而且这一个云字的确改得好,改得妙!”

  “是啊!”众人附合。

  独李大锤默不作声,我正看向他,他忽然一本正经地问道:“牛将军,不,牛先生,我想问一下,将来,有一天,你要是死在我们村,我们要给你立碑,碑上是写先生好呢,还将军好呢!”

  正自得意的张大嘴接话道:“你个死脑筋,碑上当然要写‘大将军牛得路’了!”

  我说:“你们他娘的是不是早盼着给我立碑了!”

  众人又笑过一回。

  我说:“大家该把心收一收了,你们看岳爷爷这诗写得多有劲儿吧,一读这种诗,我就正气上扬,真想飞马直奔金贼而去,杀他个人仰马翻。好了,大家跟我再背一遍,也感受一下其中催人奋进的力量!”

  我与众人又背了一遍《满江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就这首词我又胡乱讲作一翻,插浑打科,让众人听得十分欣喜,讲完后,众人不愿散去,张大嘴说:“咱们每个人讲个故事吧。但有一点,千万不要胡编乱造,一定得讲真实经历。”

  众人连说好,并皆让我先讲一个。

  大个子说:“你们也忒不像话了,莫不是要累死我大哥不成,刚才讲半天了,也该让他歇歇了。”

  张大嘴说:“那我先讲一个吧。”

  众人说好。

  张大嘴讲道:“我表舅娶了九个老婆!”

  冯秃子说:“哇,九个,一晚上你表舅不就吐噜了吗?”

  张大嘴用眼斜溜着林墨玉,接着说道:“谁一晚上要睡九个?我表舅这些老婆不是死了就是让他休了,如今这是第九个。我表舅娶的第八个老婆是个十五六的小丫头,那天晚上可把我表舅乐坏了。可是鼓捣了半天也鼓捣不进去。”

  张大嘴见林墨玉起身离去,喝了口茶说道:“不讲了,没人听没意思!”

  李大锤说:“怎么没人听?我们听得多认真啊!”

  冯秃子说:“赶紧讲!你不会是只讲给林墨玉一人听得吧!小心牛先生收拾你!”

  张大嘴说:“哪儿啊,我怕你们没兴趣听。”

  二愣子说:“别他娘的唧唧歪歪,再不讲我们把你扔进池里喂王八!”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