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花爸一声“将”,王员外用车绊住了马腿,草花爸只好回撤。

  化险为夷后,王员外接着说:“去过百兽山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只有大蛤蟆这个老妖怪不知死活!”

  “谁是大蛤蟆?你瞎高粱胡说什么?”

  我这才知道大蛤蟆和瞎高粱是王员外和草花爸互称的美号。

  我看了看草花爸的嘴脸,的确有点像大蛤蟆。王员外的眼有点红有点眯,看起来的确也像瞎高粱。

  我不由得扑哧笑了。

  王员外说:“牛将军你别笑,千万别去,去了不是后悔死了,而是死了让别人替你后悔。王逢我是说什么都不让去的!”

  王逢说:“我就要去!”

  王员外说:“你要去我就打断你的腿。”

  这时,草花爸一个“将”,王员外拿起的红棋子就悬在空中,眼睛更显得眯了。

  “不对,不对!”王员外直摇头。

  草花爸说:“怎么不对?”

  王员外说:“刚才你趁我说话,肯定多走了一步?”

  草花爸说:“我不是那种人。”

  王员外说:“牛将军,你说他是不是多走了一步?”

  我说:“我没看清。”

  王员外说:“咱们倒回去几步。”

  草花爸说:“不能倒!”

  王员外就有些恼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倒倒怎么了?我看看到底是不是这么走的总可以吧?”

  王员外和草花爸就倒回去演示了几番,基本上都是王员外被将死了。

  王员外说:“这样不行,我这步不走了。”

  草花爸说:“走了就是走了,不带你这样的!”

  王员外说:“刚才我们肯定是下混了,你绝对是多走了一步。”

  草花爸说:“我要多走一步我就不得好死!”

  两个人吵了起来。

  王逢说:“爸爸,你就认输吧!本来就是你输了!”

  王员外更生气了:“都他妈滚蛋,这世上没一个讲理的了。”

  没等王逢滚蛋,草花爸就站起来走了,棋子也没收。

  草花爸一边走一边嚷:“以后,别找我下棋!”

  王员外也生气:“谁先找的谁啊?不下就不下!以后你也别来我家挑水了。”

  草花爸说:“谁希罕你家的水,臭!臭到家了!”

  王员外生气地要追出去,被我拦了下来。

  话休饶舌,待我夜读《素女经》之时,王逢敲门进来了。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觉得有些奇怪,这小子从来没登过我的门,平时,也不爱跟我讲话,无论我怎样向他示好,都无济于事,好像我俩结过八辈子仇似的。

  当然,我必须把《素女经》顺势压到屁股底下。

  我问道:“王逢,有事吗?”

  “草花爸让我告诉你,今夜五更村头大榆下不见不散!”

  “怎么?真要去百兽山吗?王逢,你爸的话也挺有道理的,不如……”

  “你不敢去就别去了!”

  王逢一转身就走了,让我苦口婆心的一肚子话愣没倒出来。(ianuaang)

  去,还是不去?

  去,小命难保!

  不去,让我以后怎么在王逢面前做人,让我怎么在全村人面前做人,在他们眼中,怎么说我也是个身经百战的将军啊!

  奶奶的,生活中为什么老有那么多问题让我纠结着。

  先顾面子再保命吧。

  迷糊至五更时分,我披挂整齐,带上草花爸赠我的剑,直接赶往了大榆树。

  草花爸和王逢早等在那儿了。

  草花爸说:“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我刚说不等你了。王逢说你肯定来。”

  嘿,这小子能掐会算不成?

  我说:“叔叔啊,我早就想跟你去百兽山见识一番了,这也正好是个机会。不过,王逢,你真不该来!你爸就你这一个宝贝儿子,你不能跟我和你大伯比,你大伯去过好多次百兽山了,怎么说我也打过不少仗了。”

  王逢说:“少说两句吧,省点力气好上山啊!”

  这话说得还真他妈小大人。

  我也不再说话。一路上都无话。

  我持的是剑,王逢拿的是尖叉,草花爸背的是弓箭。

  这百兽山离村子挺远的,走了会儿,我关切地问走在我身后的王逢:“是不是走不动了?我背你吧!”

  “省点力气吧。”

  说着,王逢就又走到了我前面。

  前面一个蓝蓝的湖。这种蓝让我看得兴奋异常,便加快了脚步。

  草花爸说:“走,我们去湖边洗洗手,这样我们上了百兽山,就不会招一些邪气!”

  我说:“太好了,正好,我渴得不行,喝点水。”

  草花爸递过大葫芦说:“喝吧!湖里的水是断断不能喝的,喝了会肚胀的。”

  我说:“你这葫芦就这么大,喝不了几口就没了。”

  草花爸说:“谁让你一口喝完?湿湿嗓子就行。”

  我摆了摆手,没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的葫芦。

  终到湖边,我们洗手洗脸。湖不再蓝,而是泛着绿油油的光。

  我极想喝口水,但终究还是没喝,对我这种十分的意志力还是自我赞赏的。

  我以水为镜,照了照自己的影子,水里竟然什么都照不出来。

  王逢的影子也不在水中,而草花爸的影子却清晰可见,飘来荡去的,而且越看越像大蛤蟆。

  这让我感到奇怪,但也没有声张。

  水很凉爽,洗起手脸很舒服。

  草花爸还以水为镜,蘸着水抹了抹他的乱发,转身从水边摘了一朵橙色的花戴在头上。

  王逢击手笑道:“真好看!大伯戴上真好看!”

  草花爸点了点头,看着我等待我的恭维。

  我只好这样说:“嗯,的确很不一样,与众不同。”

  草花爸和王逢离开湖往前走。

  我走到草花爸刚才洗脸的地方,想再照一照自己的影子,可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我正纳闷着,突然从水里窜出一个庞然大物,吓得我没来得及转身就被它咬住衣带拽下了水。

  我哭天喊地得什么脸面都不顾了。

  我被它带着破水急行,感到浪花滚滚迎头扑面,急中生智地呼喊出一句顶一万句的“爱拉无有”,连喊三遍果然凑效,这个我没看清得大水怪竟然松开了口,向深水游去。

  我自由了——还没来得及高兴,便又向水底沉去。

  终于我被托举出水面——是草花爸。

  王逢也赶来帮忙连拉带拽地把我弄上了岸。

  我被扔到岸上,草花爸给我挤着肚里的水。

  王逢喘着气说道:“一个大草包,没想到竟这么重!”

  过了会儿又不无忧虑地说:“不会有什么事吧?”

  草花爸说:“他喝了湖里的水,肯定会肚胀的!”

  听了这话,我心里无比烦恼。

  王逢问道:“刚才那个鱼不像鱼,牛不像牛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草花爸说:“这水里好多东西我都叫不上名字来。说真的,这个水怪我以前见过好多次,但从来没袭击过我,谁知道今天它怎么竟然对牛将军……”

  王逢说:“看来,这水怪也是识好赖人的!”

  草花爸说:“牛将军当然是好人了,水怪当然是恶兽了。好了,你照看好牛将军,我去去就回。”

  王逢说:“好!”

  草花爸脱个精光,他的小腿通红无比,我以前竟没有注意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扑通一下跳进水里,向远处游去。

  作者的话:

  点击越来越少啊?这是为什么呢?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