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才听到院子里驴和更儿的声音。

  我说:“进来吧。”

  王员外推门而入。

  “这么晚还没睡?”

  “睡不着。”

  “哈哈,这本书还好看吧?”

  “不是太懂。”

  “慢慢就懂了。”

  王员外坐在椅子上。他的脸黑红黑红的,想必是又喝了不少酒。

  “二歪又跟你捣乱了吧?”

  “没有,表现挺好的。”

  今晚上,王员外说话有些不利索,便没跟我半文半白地拽,听起来挺家常的。

  “你别瞒我,我都知道了。这小子竟敢还跟你对对子?明天看我怎么收拾他?”

  “千万别!这足以说明王逢是个十分聪明的孩子。好好培养,将来能成大器的。”

  “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将。牛将军还是要多教他些习武用兵之道为好,少对些那些用处不大的上下句。”

  “危久必安。等他一大,或许是太平盛世。”

  “还盛世?不亡国就不错了,更别指望太平了!国家大势,想必牛将军比我要清楚。”

  “员外见多识广,令牛某汗颜,从明天起一定教令公子习武练兵之道。”

  “那就好那就好。”

  王员外起身欲走,但欠了欠屁股又坐了下来。

  “有件奇事,我一直不解。我从没跟别人讲过,今天,我就告诉你,只告诉你一个。二歪他娘一死,二歪就没有奶吃了。那一日我抱着他赶着驴去卖编的篮子,回来路上,二歪饿得一个劲儿地哭,一个穿青衣的婆婆迎面走了过来。她说,‘孩子都哭成这样了,你这当爹的也不想想办法?’我苦笑了一下,没说话,继续赶路。那婆婆急了,‘你这人,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我给你奶奶孩子。’我停了下来,看着她,以为这是个疯婆子。她又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人老了,不中用了?’说着,她从我怀里夺过二歪,二歪竟然不哭了,她也不避我,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敞开怀就喂二歪奶吃。”

  王员外抹了抹不太大的眼睛,张了张嘴,舌头在嘴里动了动。

  “说真的,我还是由不得晃了一眼她的奶子,真是很饱满,一点都不像她那个岁数的奶子。二歪吃得真香,吃着吃着就在她怀里睡着了。她把孩子递给我,转身就走了。我说,‘敢问大姐是哪村人?’她说,‘你管我哪村的?’”

  “不会是遇到仙人了吧?”

  “谁知道呢?那之前,我神神怪怪的不是太信,只是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事我一直觉得蹊跷,这世上有些事真是说不通的!我遍访了四周几个村子,都说没有这样一个人。我就有点怕了,后悔不该让二歪吃她的奶,要是中了邪怎么办?不过,看起来二歪还算正常,我也就放心了。”

  “那婆婆一定是仙人,王逢或许是沾了她的仙气才这样聪明的,这真是员外积德积出的福分,王逢将来肯定错不了。”

  “也不指望他出侯入相,只要他能健康成长,平安生活我就知足了。好了,天也不早了,睡吧。”

  王员外起身走了出去。

  次日一早我也如同吃了青衣婆婆的奶一样,浑身有了劲儿,换句话说就是有点心血来潮,鸡不叫了就开始起舞。要舞当然是剑舞,这样看起来要帅一些。

  剑算不上宝剑,是草花爸用一张老虎皮跟铁匠李铁库换来的,然后亲自赠送给我。这让我极为感激,说真的,除了草花,应该就是草花爸对我最好了。

  我的剑舞得虎虎生风,虽没有观众,但并不影响我的心情。

  剑客或许都是孤独的,在孤独中自赏着。

  红日挂树稍。

  琴曲悠扬,歌声清婉。

  秦楼东风里,燕子还来寻旧垒。余寒犹俏,红日薄侵罗绮。嫩草方抽碧玉茵,媚柳轻窣黄金蕊。莺啭上林,鱼游春水。几曲阑杆遍倚,又是一番新桃李。佳人应怪归迟,梅妆泪洗。风箫声绝沉孤雁,望断清波无双鲤。云山万重,寸心千里。

  等我舞出满头大汗时便收了剑在院子里随意走动。

  琴声与歌声中,我忽然发现一个轻舞飞扬的女子。

  不用说,那是我在河边碰到的女子。

  站于一旁静观其动。

  她最后一甩长袖,在琴声的尾音中送我一个浅笑。

  我上前几步说:“你跳得真好!”

  姑娘说:“我芙蓉姐是不跳,要跳比我跳得还好。”

  我这才发现,她额上轻点一朵梅,更显出她的俏丽。

  “请问小姐芳名。”

  “我叫林墨玉。”

  “我今天是第一次听你表姐唱歌,这首《鱼游春水》让她算是唱绝了。”

  “你真不简单,竟能听出这是《鱼游春水》。我听过表姐唱过好多遍,却不知是什么意思,牛先生,你能给我讲讲吗?”

  我有些走神,并没听她说什么,不由得想起昨晚上王员外讲的青衣婆婆,甚至想到了这个女子在王员外怀里扭动的样子,想着想着便大胆地将面前人从上看到下,从下看到上,她面容光鲜清丽,胸脯高挺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圆……

  她诱惑得我的心不老实,诱惑得我的手不老实。自从与草花亲密接触之后,只要见到漂亮女人我就想去搂抱,去亲吻,去抚摸……没救了!

  “你在想什么呢?”

  我恍过神来,张了张嘴,咽了口吐沫说:“没想什么啊。你刚才问我什么了?”

  “这首词是什么意思啊?”

  “讲的是一种离情,燕子尚知归寻旧巢,而丈夫竟音信全无。可谓声情婉转,极为美听,宋徽宗为之倾倒,命大晟府谱制新声,遂成一代名作。不过,你表姐唱得曲子似有不同。”

  “她唱的是自己新谱的曲子。”

  “真是奇才!”

  “你知道这首词是谁写的吗?”

  “无名氏。很多人是留下作品没留名,且也能世代传唱。”

  “先生知道的真多,以后我能拜你为师吗?”

  “当然可以。说真的,我很想多收一些弟子,这样教起来更有劲儿一些。”

  “这自然好办。只要我帮你,保准能收不少弟子。”

  “没用的,我都试过好几次了,没有愿意来学的,可能是不相信我吧。”

  “那个人是谁?她老往咱们这里看。”

  林墨玉扬手一指。

  我一回头,见井边站着草花,向墨玉说了声“我过去一下”便快步跑开。

  草花挑起水就走,我紧追其后。

  “草花,我帮你挑吧!”

  “用不着。”

  说着我上去就抢,草花稍稍推却一番,便把挑子给了我。

  “怎么今天一大早你就来挑水啊?”

  “我想什么时候挑就什么时候挑呗!”

  又行几步,草花说道:“你个没良心的,我说怎么这些日子也不找我了,敢情有了相好的了。”

  “你别胡说!我也是刚刚认识的。”

  “刚认识就那么粘乎?”

  “真不骗你,她是芙蓉的表妹,昨天才来,呆不了两天就得走了。”

  “她走了,你可以追到家去啊?”

  “咳,你们女孩子就爱吃醋!”

  “你是我什么啊?吃你屁醋!你这么老实,我是怕你被坏女人骗了。”

  “哪儿那么多坏女人?”

  “一看那样子,就不是什么好女人,扭捏作态的,看着就让人恶心。”

  “她其实也挺好的,挺大放的,说话也得体。”

  “好了,既然她那么好,你赶紧回去找她吧!”

  草花又把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肩上的扁担夺了过去。

  我呆呆地看着她离去。

  作者的话:

  静,静,就这样安静的坚持吧……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