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前些日子还疑王员外请我去他家心怀歹意,但眼见着那天夜里的事无人再提无人过问,王员外和芙蓉一如既往地有着好感,也便疮好忘痛了。[超多好看小说]

  当我告知草花要去王员外家教书时,草花有点不情愿,但也申明大义,觉得我教台底子弟比拿着锄头要有好那么一些。

  诚然,她也心知肚明,近水楼台毕竟先得月。她越明白这道理,越无数遍地不同场合地甚至是旁敲侧击地叮嘱我。

  很快,我就堂而皇之地住进了王员外家。

  王员外专门腾出一间房子作学堂,让我起个名字,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好名字,只好俗而又俗地叫“育才之堂”。

  王员外家虽有大狼狗,但挂匾时还是来了很多人看热闹。

  大狼狗自从咬了我之后,就被铁链子拴上了。但每次我见了它都要连喊三声“爱拉无有”,所以这大狼狗对我越来越友好。

  这一天或许来得人多,大狼狗显得也极其乖顺极其可爱,我甚至还能看到他和王员外一样的笑脸,没有堆在脸上,而是发自心里的。

  鞭炮响过之后,王员外亲自揭开匾上盖的红布,金黄的四个大字“育才之堂”便呈现在众人面前。

  围观的人看起来都很兴奋,有人一字一顿地念着:“育、才、之、堂。”

  “真好哇!这名字谁起的?”

  “王员外吧。”

  “哪里?肯定是牛将军!”

  “这四个字挺有讲说的,育才之堂,一看就是有文化的人起的。”

  “那是,那是。”

  草花爸往王员外身边挨了挨,又看了看匾,说道:“育才之堂?育才堂不就行了吗?这个‘之’字是什么意思?”

  王员外一拈胡须说:“这个‘之’当‘的’讲,就是育才的堂,算是一个助词吧,这样念起来好听,而且,有文化的总要‘之乎者也’一下吗?”

  “‘之乎者也’顶个屁用。”草花爸一扭头走了。

  王员外叹了口气:“没文化就是没文化。”

  揭了匾就该弟子报名了,可一到这关节,这大人带着孩子都四下散了。

  最后,只招了两个弟子,一个是王员外的儿子二歪,还有一个是大个子的弟弟略有点傻的“小三儿”。

  我的鼻子差点气歪了,主要是觉得没面子,初当先生竟然只有这两个弟子。

  王员外安慰我说:“莫上火,或许因为我,大伙对我有所成见,不想让孩子来此读书。”

  “非也。或许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你家狼狗,别人惧之,故不敢来。”

  “如此倒好说,将狗送还草花家即可。”

  “狗壮英雄胆!如此好狗留下来甚好!”

  “有将军在,此狗又有何用?”

  “狗岂能与人相提并论?”

  “将军误解了。我的意思是……”

  “哈哈哈……”我笑了笑。

  王员外点了点头:“这狗交给你了,你想咋办就咋办吧——毕竟它咬过你!”

  “员外,莫误会,我不是公报私仇。(广告)”

  “将军多虑了。我还有事,狗真地就由你处置吧。”王员外朝我笑了笑,走了出去。

  我对大狼狗笑了笑,情感充沛地说:“爱拉无有爱拉无有爱拉无有!”

  大狼狗朝我摇头摆尾,一副十分想亲近我的样子。

  我一边解狗链子,一边对狗轻声说:“咱们去草花家,好不好?”

  大狼狗竟然半站着亲了一下我的脸。它的舌头有些粗糙。

  “别这么亲热,好不好?”

  我牵着大狼狗刚要走,芙蓉从屋里跑了出来。

  “留下它!留下我的迈格尔。”

  为了一条狗,芙蓉竟然开口说话了,而且一说就是很清脆的声音。

  “这是员外的意思,不然,我们的育才之堂招不上弟子。”

  芙蓉摇头:“不是因为迈格尔,是因为我,大家认为我是一个扫帚星。”

  “不是的,你不是。”

  “留下迈格尔!”

  “我会好好保护你的,有它没它都一样!”

  “你和狗不能比。”

  这话听起来有点像说我“猪狗不如”。

  我不再理会她,心里有点想故意惹恼她,牵着迈格尔往外就走。

  “迈格尔只属于我!它到了草花家会伤害草花的!”

  我立即愣住了,想了想又把迈格尔拴到了桩子上。一边拴一边说:“我不是吓唬长大的,你的话也就是骗三岁小孩,它怎么会伤害草花呢?我牵它回来只是不想看你伤心的样子。”

  芙蓉没听我把话说完转身跑回了屋。

  芙蓉在屋里怎么会知道王员外要我把狼狗送还草花家呢?这狗到了草花家真会伤害她吗?

  这个女人或许还真不是一般的女人。莫非我要粘上了她,真要惹祸上身?

  想一想总是可以的,但老是纠缠在想法中什么事都干不成。

  诸葛孔明成也成在想法太多上,败也败在想法太多上,想法一多了就容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缩手缩脚而不敢奇攻,魏文长的良计我看还是可以一用的。当然,这些历史人物也不是我辈评价得了的,所以干好手上的事才是正经。

  不管是不是千秋之业,教好二歪和小三儿是必须的。别看现在只有二歪和小三儿,用不了多少天,就会有李四王五赵六慕名来到育才之堂的,这点信心我还是有的。

  第一节课我没教《百家姓》,也没讲《三字经》,而是教了一首我最喜欢的诗。

  我没当过先生,有点赶鸭子上架,然毕竟让先生教过,取之于先生,不拘泥于先生,我想我就能当个好先生。

  我和二歪、小三儿说:“我姓牛名让,字得路,是个将军……”

  二歪说:“既是将军,不打仗不报国,来这里苟且偷生作甚?”

  没想到这小子还知道“苟且偷生”。

  我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我咽了口吐沫接着说:“一次恶战中,我身负重伤,已然死去,多亏草花爸救了我。我一时难以归队,只好在此育国家栋梁之才。待一日,必赴沙场,血战金贼!”

  二歪或许被我这一番大话感动了,眨巴眨巴眼睛不再说话。

  小三儿在咬着手指头流着口水。

  我说:“二歪,以后我不能叫你二歪了,你可知你的大名?”

  “姓王名逢字再遇。”

  “好,以后你就是王逢王再遇。小三儿,你有名字没有?”

  小三儿很懂礼貌地站了起来,“先生,我就叫小三儿。小三儿这名字好听好记。”

  “不行,到了学堂就该有个大名。你哥是姓马名坚字志强,你不如就叫马力马志遥吧!好了,同学之间,你们要以大名相称,记住了吗?”

  马力说:“记住了。”

  王逢没说话,我也没搭理他。

  “下面,你们跟我念一首诗。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所以说,你们不必懂什么意思,随我吟诵就是了。”

  我开始教他们一句一句地吟诵: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也不知怎的,读着读着我的头脑里就老出现芙蓉的影子,都说相思不是病,害了真要命,果真如此啊。某一时刻,我想发次疯闯进芙蓉的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里去看一看……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