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花爸只“呜”了一声,它就立马停止了动作。[超多好看小说]然而,那三个人却一时半会儿没从惊吓中缓过劲儿来。

  孟母和焦妻的病果真好了。孟和焦平静下来之后,你拉我扯地非得要我去他们家里吃饭,我分身无术,草花只好安排二位在草花家撮了一顿。大个子也心甘情愿地留下来作陪。

  酒过三巡,我们也俗套了一把,向刘关张学习拜把子三结义。当然,我们是四个人,我排老大,大个子是老二,孟是老三,焦是老四。

  其实,我不是十分喜欢大个子,但这种场合也不好撇下他。他虽显得不够热情但也没表示反对。

  我们四个人冲着太阳一拜,主持人草花爸呜啦呜啦地说了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话,就算是我们结了金兰之好。

  然后继续喝。

  其实我心里还不干净,还担心夜闯王员外家的事抖出去,还担心王员外找我麻烦,所以喝着酒说着话时就爱走神。

  草花爸说:“牛将军,是不是想家了?”

  我说:“没有没有,在这里胜似我家!”

  草花爸说:“那就好,其实我爱和你们年轻人在一起。以后,你们就把这里当家。”

  孟和焦都说:“自然自然。”

  大个子看了正往桌上添菜的草花一眼没说话。

  酒散之后,孟和焦跟我告别,再三说要我有时间去他们家看一看。

  我说一定一定。

  我刚想去睡一会儿,草花爸硬让我跟他一起将狼狗送到了王员外家。

  王员外很热情地请我们喝了茶,很热情地给了狼狗一块没怎么啃的肉骨头。都说王员外这人一向节俭,就是从山顶上滚下一粒花生米他也一定追出三里地吃掉它方可罢休,看他对狼狗如此大方劲儿,我这才知道人言是不可信的,凡事最好要亲眼目睹。

  狼狗吃完骨头后就挨着我蹲下舔我的手。

  王员外笑着说:“你看,这狗也势利,他也喜欢牛将军。”

  草花爸没说话,只是冷着脸子喝茶,冷着脸子看着狼狗。

  王员外对我的态度让我心里踏实了很多。看来,或许他并不知道那天夜里翻墙的人是我。

  次日傍晚,我挑起担子要去王员外家担水。

  草花爸拦住了我,他说:“现在不同往日,你必须学会咒语,才能躲过他家的狗。”

  “你没见吗?那狗对我多亲热啊!学什么咒语?”

  “这狗是翻脸不认人。”

  “那……”

  “见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说人话,见狗说狗话,总是有好处的。”

  “那好吧。”

  “其实很简单,就是‘爱拉无有’连说三遍就行。”

  我一边念叨着“爱拉无有”一边去挑水。

  果如草花爸所说,我一进家门,那狗就向我窜来,我赶紧喊了一句“爱拉没有”,那狗就停下来盯视着我。[超多好看小说]

  我骂道:“你这狗东西,前两天还对我那么亲热,怎么翻脸就不认我了?”

  我话音刚落,狼狗就扑向了我,我便用两只空桶跟它周旋着,我要桶打狗头,痛打狗头,可这狗毕竟比我要灵活,躲过了我的狠招。我却没躲过它的利爪,没几下就把我扑倒在地,哪儿也不咬,一下就咬住了我的大腿跟。

  当然,我必须用手极力地捂住了两腿间的宝贝。

  只听得一声喊:“迈格尔!”

  那狗就夹着尾巴跑开了。

  我疼得哎呀咳哟,血立刻就顺腿流了下去。

  我知道是芙蓉的声音。一定是她。

  我强忍痛站了起来。

  芙蓉走过来扶着我进了她的屋。

  她示意我坐在椅子上。我还没来得及害羞,她一把便扯开我的破裤腿,拿来一把尖刀把伤口划开,给我又挤出好些血。我不疼是假的,只不过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要装一把英雄汉,但再装也禁不住得喊出了声,并且流出了不少英雄汗。血比汗流得还略微多一些。

  她从头上剪下一缕青丝,烧成灰敷在我的伤口处。我知道她是在帮我止血。血不再流了,芙蓉摸了一下我的额头,又抚了一下我的眼睛,她的手很软很绵……

  我闭眼小憩。听脚步声,我知道她走出了屋。

  我睁开眼,扫视她房间的一切。然后,不由得拐着腿子走到她的床边,想到那天夜里也是这样站在她的床边……

  我捧起她的绣花枕,上面绣着一朵清荷,我闻了闻,并没闻出什么味道。

  我正担心着芙蓉别回来了,一扭头,只见芙蓉端着一小坛酒站在门口正盯视着我。我的脸轰地一下就热了起来。

  我放下枕头说:“上面的荷花真漂亮!是你绣的吗?”

  芙蓉没理我,但也没看出她有多生气,好像刚才她什么都没看到一样。

  我又说道:“你的枕头和草花的差不多。”

  她没接我的话碴,而是示意我坐在椅子上,开始用酒小心翼翼地清洗我的伤口。过了会儿,又用针刺破她的中指,将血滴在我的伤口上,我虽略懂医术,但并不知其用意。不管怎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都愿意让她随意摆布我,何况她是那么认真地摆布着我。

  她的血在我的伤口处凝了以后,又敷了些紫色的粉面,用软布包扎了起来。我虽见过不少药,也并不知这紫粉面叫什么。

  做这一切时她显得异常地从容异常地平静。我真想突然抓住她的小手,可犹豫再三没有这样做,直到她离开我站到了窗前。

  一个仆人端着一碗蛋炒饭走了进来,“牛将军,这是小姐让我给你炒的蛋炒饭,趁热吃吧。”

  我说:“我不饿。”

  仆人说:“这是我们这里的风俗,你被咬了,就得吃一碗我家的蛋炒饭,这样好得才快些。”

  我刚要说什么,芙蓉回头看了我一吃了吧,亲爱的。

  我就无话可说了,接过碗就开始吃蛋炒饭。的确很香,比草花家的蛋炒饭总要香一些。

  吃完饭,我的疼痛渐消,我的话就多了起来。

  “你家的狗真是翻脸不认人,前两天拿我当座上宾,这一会儿便拿我当门外汉!”

  芙蓉没说话。

  “你家的狗真不懂事,我都念咒语了,他竟然还扑我!”

  芙蓉没说话也没看我。

  “按说,该把你家的狗打死,把脑子取出来敷到我的伤口上,这样我的伤口才能好彻底。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饶你家狗一次。”

  芙蓉还是没说话而是看了我一眼。

  “你家的狗叫迈格尔吗?”

  芙蓉这一次看了我一眼而且微点了一下头。

  总算是跟我有所交流了,我心里窃喜。

  “你看我记性多好,你只喊了一遍我就记住了。”

  芙蓉又看向窗外依然是不说话。

  “怎么起这么个怪名字。不如叫变脸吧,狗变脸,多好记啊!”

  见芙蓉还是没什么反应,索性不再谈论她家的狗,而是又对她家的人产生了好奇,我问道:“你家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

  芙蓉只是摇了摇头。

  或许,王员外屋里的女人芙蓉也是从来没见过吧。

  作者的话:

  这个女人是怎样的女人?连我自己都没想清楚该怎样写。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