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一切会水到渠成,因为草花没有任何反抗,直到我的手伸到她下部,她突然用手使劲拧住了我的大腿,让我疼得直咧嘴……

  草花推开我,猛地站了起来,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我不是那么随便的……”

  她一边整理衣衫一边哭着向山下跑去。

  我摸着脸没有站起来,而是躺了下去,不想再动弹了。虽然,草花没让我做那种事,但我依然感觉到了无限的美妙。这种美妙让我一时不想离开这一小片热土。

  太阳就在不远处的另一座山上,很红很红。

  天色很快会暗下去,与其说我担心草花一人走会遇到什么危险,不如说我担心自己一人走会遇到什么麻烦。

  我必须追上草花。

  我站了起来,向下望去,只见漫山的花,却不见草花,而那匹白马静默地站在花丛里,因落霞的映射更像是一尊铜雕。

  我向山下走去。

  草花跃然出现。她向白马跑去,好像是把头靠在了马头上,那么温存了一下,然后翻身上马。

  马飞奔了起来。

  草花或许是真生气了。会不会再也不理我了?

  我望马兴叹,放慢了脚步。

  走着走着我听到一个山坳里有些乱,叮叮哐哐的,还伴着两个男人的吵骂声——

  “我先看到的!”

  “我先看到的!”

  “你他娘的讲不讲理?你眼睛那么小能看到什么?”

  “你眼大又怎么样?全是白眼珠,哪有黑眼睛?”

  “反正是我先看到的。”

  “是我是我就是我!”

  我走上前去近观两个人的打架,一个拿着镐,一个拿着锹,打得虽没什么章法,却很激烈,很好看,很好玩。

  有时候看别人打架也是一种乐趣。我拄着长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俩打来打去。

  他俩也都看到了我,或许因为我这唯一的观者,让他们又都虎虎生风。

  我的长矛扎在土里,手轻轻用着力让矛杆弯到一定程度,又直起来,又弯下去,这种无聊的反复动作也是无意识的。

  就因为无意识,我的长矛像离弦的箭一样突然飞了出去,我心说糟了,伤了人我心里肯定忒不好过。

  那长矛落了下去,竟不偏不倚地扎在两个男人的中间地带。

  两个男人看得发了呆。自觉不幸中万幸的我寻思该不该跑,他俩要合着向我打来,那我可就没跑了。又觉得这不是大丈夫所为,只好硬着头皮站在那儿,脸上似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非笑地看着两个男人。

  一个伸出大拇指:“真是好身手!”

  另一个连连点头:“肯定打过不少仗。”

  他俩不约而同地向我走来,脸上都有了笑意和佩服之色。

  红胡子说:“这位将军,莫非就是岳飞的部下?”

  我轻轻点了点头,脸上不经意地掠过一丝威严与自豪。

  黑胡子说:“早就听说台底村来了个英雄,说是岳飞的部下,我一向仰慕岳将军威名,心想就是能看到岳将军的部下也值啊。可就是一直抽不开身。”

  “不瞒二位说,我实际上是牛皋将军的部下,岳飞我见的也不多。”

  红胡子说:“都一样,都一样,牛皋将军也是我们所仰慕的。请问将军尊姓大名?”

  “姓牛名让,字得路!”

  红胡子说:“幸会幸会!我姓孟,我叫孟兴郊,是孟津岭的。”

  黑胡子说:“我姓焦,是焦家庄的,我叫焦兴梦。”

  “都是三里五乡,你俩打什么架啊?”

  孟兴郊往前走了几步,指着一棵草说:“就为这!”

  焦兴梦也往前走了几步,紧盯着孟兴郊。

  我说:“不就是一棵药骨丹吗?有什么可争的。”

  孟兴郊:“我转了半天了,满山就这一棵药骨丹,可我刚要刨,这个不讲理的就跑了过来,偏偏说是他先看到的这一棵。”

  焦兴梦说:“你看到之前我早看到了,只不过你比我跑得快了些。”

  我爷爷牛药师是当地有名的药师,小时候带我采过药,也跟我讲过很多药,这药骨丹虽有剧毒,服下后骨头都会烂成粉,但若能和其他药配得好会有奇效,能治不少病呢。

  我问道:“两位兄弟,你们家里都有病人吗?”

  孟兴郊说:“我母亲瞎了,山顶洞的孙思祖给我开了个奇方,别的药我都采到了,可就是找不到这棵药骨丹,急得我长了满嘴泡,好不容易发现这一棵他还跟我来抢。”

  焦兴梦说:“你母亲的病是病,我媳妇的病就不是病了吗?我媳妇的脚肿得厉害,路都走不了了,孙思祖说再不治她就完了。她还那么年轻,我能让她走吗?”

  我笑了。

  孟和焦都莫名其妙地看着我。

  我说:“真是缘分啊!你们今天碰到我算是幸运了。你们都别急,把药骨丹一分为二即可。孟兴郊,你要根就行了,焦兴梦,你要茎就行了。”

  孟和焦说:“你这不是瞎扯吗?孙思祖没这样说。”

  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说:“孙思祖医术看起来还不错,但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爷爷牛药师你们听说过吗?”

  孟和焦摇头。

  我说:“那史书上的牛驼总该知道吧。”

  孟和焦皆点头:“知道,知道,孙思祖屋里好多匾,写的都是牛驼在世。”

  我说:“那就是我的先祖。牛驼又称牛罗锅,他自己的佝偻病治不了,却治好了很多人的病,因为是神医,娶媳妇对他来说不是难事,他也是妻妾成群,后代也是不少。但因为我们这一枝儿一直为长,所以医术就传到了我爷爷牛药师,但到了我爸那一代,他说什么也不学医,而是转学了木匠。我爷爷本想培养我,可谁知他偏偏死得早。但毕竟我还是跟他学了些,尤其是对药骨丹的用法颇有研究。”

  我的一段神侃让孟和焦皆投来多一半信任的目光。

  孟兴郊说:“姑且信你一回,若要出了问题,可别怪我姓孟的不客气!”

  焦兴梦说:“那是自然,我姓焦的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说:“我以性名担保!”

  孟兴郊对焦兴梦说:“那好吧。我先把药骨丹刨下来,把茎给你就是了。”

  焦兴梦:“还是我来挖吧。我会挖得小心一些,挖得深一些。”

  见他俩争来争去,我便说道:“还是我来吧,然后再给你们分一下,这样你们就会放心了。”

  孟和焦说:“那是,那是。”

  我开始刨药骨丹,孟和焦在边儿上瞅着。

  我说:“你们对我还不放心吗?我小时候刨的药材比你们见的还多。”

  孟和焦说:“那是那是。”

  我说:“男女要爱他的省值器,将士要爱他的武器,我的长矛我爱得不能自拔,还是劳二位大驾帮我把它拔下来吧。”

  孟和焦有些兴奋地说:“没问题。”

  他们飞快地向长矛跑去。

  孟先拔,拔半天没拔下来,焦又拔,也没拔下来,两人一起拔,吭哧吭哧半天还是没拔下来。

  孟兴郊喊道:“牛将军,插得太深了,拔不下来。”

  我说:“使使劲儿吧。”

  焦兴梦喊道:“牛将军真是神功,能把矛插这么深!”

  长矛终于被拔了下来,两个人自然一起摔了屁股蹲。

  药骨丹完好无损地出土了,孟和焦对我投来敬赏的目光。

  给他们分好药骨丹,我们一路说笑着下山。

  我想,若是不出什么问题的话,用不了几天,孟母的眼和焦妻的脚就会好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作者的话:

  想要一朵花了!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