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紧紧搂着草花的腰,别提有多紧张了。好几次我和草花差点就被他们抓住,没想到这白马一到关键时候总能飞跃而起,让我和草花有惊无险。

  白马又远远落下了完颜喜落等人,但几支箭却噌噌地从我和草花耳边飞过,真他娘地够刺激人的。我都吓得叫出了声,可草花却没什么反应一样。或许她被吓傻了吧。我觉得女人的胆量总比不过男人吧。

  我回头望了望,完颜喜落等人还没有放弃,继续使着劲儿地追赶,好像非要抓住我和草花不可。

  我和草花似乎都成了他们眼中的猎物,是我激起他们的恨,是草花对他们有所诱,两种力量交织在一起,或许让他们欲罢不能。

  我贴着草花的耳朵说:“千万别回咱们台底村,不然村民就跟着遭殃了。”

  草花的耳朵很大很软。

  草花说:“这还用你说吗?”

  草花用手轻拍了一下马头,嘴里不知咕噜了几句什么,跑到一座山前,对我说:“下马!”

  我和草花翻身下马,马转头往回跑,迎着向完颜喜落等人奔去。

  我正发愣,草花拉住了我的衣袖就往山上跑。

  山路弯弯。山路难行。

  草花带着我走得很快。她的脚步显得很轻很利索。而我的脚下却好像老有绊脚石。同样的路,人和人走起来就是不一样。

  草花带我钻进一片树丛,越钻越深。

  当然,我隐约听到了完颜喜落等人的吵嚷声,毫无疑问他们也上了山,对我和草花还是欲罢不能。

  这里的树有不少看起来都很粗都很古,这是我以前从来没见过的。枝叶看起来也美。

  拨开一些枝枝叶叶,一棵古树露出一个洞,草花很轻快地就钻了进去,等我往里钻时,却是费了那么一点点劲,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就那么被卡住了,草花一边往里拽我,一边教导我说:“放松,放松!”

  我说:“我放松不行,要树放松才行,它的洞再大一点我就好进去了。”

  金兵的吵嚷声越来越近,我的心是越来越紧。

  只听“喀嚓“一声,一根很粗的树枝断了下来,差点砸到我的头上。

  我拷,这老树显灵了,我挤疼了它的洞,它生气了。

  一个金兵说:“那边有声音。”

  或许是草花也急了,我也是真急了,急中就生了力量,我终于连拉带拽地进了树洞。

  因为方才的紧让我感觉出现在的松,说起来这树洞还真不小,容我和草花两人是绰绰有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但我和草花都尽可能占有树洞的最小空间,我们俩紧紧挨在一起,静听着彼此的呼吸。

  我一只手紧紧攥着长矛,一只手搂着草花的腰。

  “要他们找到树洞不就麻烦了?我们跑都没出跑。你说……”

  草花捂住了我的嘴。

  我心里有些后悔,后悔为什么要跟着草花跑——女人在关键时候总是不明智的,没有方向感的,我们这不等于进了死地吗?

  金兵的脚步声近得不能再近了,他们就在四周搜寻着。(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

  “这里有根断枝!”

  “断枝有什么新鲜的?”

  伴着这话音,又听一声喊:“二哥,小心!”

  只听“啪——”地一声,想必是外面一棵树倒了下来。很快就传来“哎呀”声和哭喊声。

  “我的胳膊好疼!”

  “我的脚!我的脚!”

  “二哥,咱们走吧!这里有瘴气!”

  “走吧!便宜这小子了。”

  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而且还有些高兴,便以崇敬的目光看了草花一眼。女人在关键时候第六感还是不错的。有时候,男人跟着女人走就是跟着感觉走,这未必是坏事。

  草花的脸看起来粉嫩嫩的,不知她这些日子用没用过我所说的“面膜”。我伸出手指轻轻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尖。

  她拍打了一下我的手,“又不老实了!”

  洞里虽是避险之处,但不宜久留,该出去还得出去。

  金兵走远了,我把长矛扔出树洞,没等草花说什么就钻了出去。或许树洞被我刚才撑大了吧,我很轻松地就站到了外面。

  草花紧跟着从洞里飞了出来,一下扶住我,我没站稳,两个人就倒在一处。草花便哈哈大笑。

  站起时,果见一棵大树横倒在不远处。

  我拉着草花给大树磕了三个头,连声拜谢。

  草花又是一阵笑。笑完后,紧紧抓着我的手看着我说:“我要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我们钻出树林,继续往上爬山。

  我看到了远处一片花的世界。

  草花兴奋地说:“这就是百花山,这里什么花都有。”

  “花是开给你们女人的。男人不应该太喜欢花。”

  “男人可以喜欢花,但不能花心。”

  “我是老实人。心花而不怒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过,你这老实人今天表现还不错,没想到你很能打,竟跟金兵打了好半天。”

  “别看我平时草包无能,关键时候我还是挺行!”

  “切!”

  我和草花走在山路上,钻在花海里,草花一会儿闻闻这种花,一会儿闻闻那种花,她的轻快和活泼,让我有一种想抱她的冲动。

  但在这种自由的世界里,就该让女人飞起来,这样的话,女人自己也有快感,男人看着也有快感。

  不是所有快感都需要喊出来。

  山顶上很平很宽大,照样是花的世界。山风吹来,我伸开手臂,还是想喊些什么,于是就“诶”了几声。

  其时我最想喊的是:“芙蓉,我喜欢你!”

  可这种话又怎么能在草花面前喊呢。

  草花吹了一声口哨,很响亮,很轻脆。

  然后,她就轻轻地卧在了山顶上,卧在了花丛里。

  我朝她走去,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她。

  草花是另一样的美丽。女人其实就如这百花一样,各有各的美,采花人其实很难说出究竟该采那一朵,所以,花于他来说,也是多多益善,想采就采。

  看着草花,我有了要做点什么的冲动。

  想到刚才的凶险,这种冲动就更加强烈。或许心里的恐惧并没散尽,若能跟一个女人做些什么,这种恐惧就会消失殆尽吧。

  我蹲下身子,捉住了草花的手,草花想抽出去却没有抽出去。我以猛烈地动作向草花吻去,草花依旧躲闪着,推搡着,但很快就允许了我的舌头在她嘴里的搅动。来而不往非礼也,她的舌头也钻进我的嘴里,肆意地搅动着。

  这时候,我才感觉我的青春还没褪去。

  放荡,放荡得恰逢其时是一种无上的美妙。

  我的手也在忙着动作着,解开了草花的衣衫,摸向了她的奶子,她的奶子摸起来是那样饱满那样绵柔那样有动感。

  这样长久的,这样不知时空的,这样肆意放荡着。

  就这样放荡地死去或许也是永久地幸福。

  草花的放荡也激起了我无限的能量,我向草花压去,我要干一件男人最想干而我还没干过的事。

  作者的话:

  近期基本会保持一天两更,请朋友们多提宝贵意见,多多支持!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