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个子还是用怀疑的目光扫了我一眼,说道:“我倒不是希望你离开,我是怕你还呆在我们村的话,万一我说的话再传出去,万一再出些什么事就不好了。”

  “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再回去的了,我还有大事要做呢。”

  “那好吧——也该那后生倒霉,偏偏一堵墙倒了下来,把那后生砸了个稀巴烂。”

  “你也看到芙蓉笑了,怎么你没事?”

  “我对芙蓉是没有邪念的。”

  “那你对草花有邪念?”

  “我是君子,君子不能随便有邪念的——那后生一被砸死,这下可热闹了,外村的也去王员外家找事,老学究也带着很多人去王员外家谈判。有些人差点就要对芙蓉动手了,王员外这才答应了下来,还赔了那死者家属一笔钱。”

  “哪有这种事?肯定是瞎掰。”

  “我骗你干啥?还有更邪门的,第二天一早人们都知道了,老学究睡着睡着觉就死了。有人说是他道破了天机,有人说是他对芙蓉有了邪念,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我就不信芙蓉有这么大的魔力,我要有机会,一定把她脸上的纱扯下来。”

  “这种扯急八淡的事儿你可别干。还有,我今天跟你说得够多了,说真的,我们全村人除了我没人敢提芙蓉这个名字,就连草花也不敢。我的这些话你不要再讲给任何人。”

  “放心吧。”

  这时我的心思又放在了芙蓉身上,大个子也不再说什么,我们就各怀心思地走同一条路。

  我实在是想返回村里,可是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我使劲想了想自己也没在草花家落下什么东西,其实我也没有什么东西,除了一个小包裹,就是一根随身带的长矛。本来一早想稍带脚骑上草花家那匹白马,又一想觉得这样做不地道,只好靠自己的两条腿走路了。我们与金国交战,其实就吃亏在马上,因为我们的马没有金国的多。后来,岳元帅看出了这一点,练了不少骑兵,我虽是一个杂役,因小时候有些基础,又放过马,自然骑马不在话下。

  我正思想着,听到了马蹄的声音,我和大个子都回头去看,大个子说:“草花追你来了。”

  我说:“不可能。没准还是金国人呢。”

  我以为一提金国人大个子会害怕,他却极其坦然地说:“咱们打赌,肯定是草花。”

  我刚要说赌什么,终于看清了确实是草花来了。

  草花在我和大个子面前勒住了马,我还没来得及跟她说话,她一鞭子就抽到了我的身上。我还没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得及躲,第二鞭子就抽到了我的屁股上。第三鞭子我刚躲开,结果大个子想给我挡一鞭子就冲到了我那位置便白白挨了一鞭子。

  大个子捂着脸“哎呀”一声,闪到一边直咧嘴,忍着疼对草花说:“草花,怎么你动不动就打人啊?”。

  “滚一边去!我什么时候打过你?”

  大个子不再说话。

  草花又扬起了鞭子,我这次不再躲,直盯着草花的脸……

  草花用鞭子指着我说:“你这个浑蛋,为什么偷偷就跑了?”

  “我不是昨晚就说好了吗?”

  “跟我回去!”

  “我必须得归队了。”

  “现在到处都是金兵,你往哪儿归队?”

  “这……”我没看草花,而是看了大个子一眼。

  大个子看了看草花说:“草花说得对,牛将军别逞强,万一你让金兵抓去就麻烦了。毕竟你又是一个不小的将领。”

  我故作沉思状,然后说:“好吧,听人劝,吃饱饭,我就先回去养精蓄锐,来日报国杀敌!马志强,我就不陪你去赶集了,路上千万要小心,咱们村里见。”

  大个子说:“好。”

  草花回转马头,我紧跟着马屁股。其实,我一跃就能上马,但为了给大个子留点面子,不让他受刺激,我没有这样做。

  当然,我头脑里又多了很多想法,毕竟我又有机会与芙蓉相见了,自然跟她之间又多了各种各样的设想。因为想得投入,草花勒住马跟我说了好几句“上马”我都没听到。

  我终于听到后就翻身上去了,与草花共骑一匹马。

  草花问:“你刚才想什么了?”

  “什么也没想?”

  话音刚落,草花用胳膊肘一下子就把我弹到了地上,弹了个四仰八叉。

  草花看着我那洋相劲儿,竟然一个劲儿地笑,眼泪都笑了出来。

  马也高兴地仰头长啸。

  草花笑完后说:“上来吧。”

  我很生气。不理她。拐着腿子自己往前走。

  草花骑马随在后边,说:“我讨厌在我面前撒谎的人,你刚才明明想什么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想什么凭什么要告诉你?”

  “就凭我跟你好!”

  女人跟男人说出这种话,男人就不好作答了,心里总还是微微一动。

  不过,我随口说出:“有你这样好的?差点没摔死我!”

  “是男人就不要怕摔跟斗。”

  “总是你有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来吧!”

  “走着吧,走着安稳。”

  “好吧,你慢慢走。”

  草花一扬鞭子,打马奔去。

  这时我听了很多马从我后面飞来的声音。不知是金兵还是宋兵,但不管是谁我这时候都不想见他们。宋兵极有可能认我是逃兵,解释一番倒也没什么,大不了跟他们归去。金兵无疑会认我是敌兵,毕竟我脸上刻着个“牛”字,一看就是牛皋的兵,当场把我碎尸体万断也是有可能的。

  茫茫原上怎可避一时,我慌作一团地赶紧往前跑。当然也不时回头看,飞来的马上之人是五六个金兵。

  没办法再逃了,只能装作英雄汉横枪而立。

  金兵勒马而望,年长者说:“你小子赶紧闪一边去,别耽误爷的大事!”

  我靠,我真后悔刚才装什么英雄汉,直接躲到路边低眉让他们一闪而过不就行了吗?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红着脸闪到了一边。

  我要放过他们,他们却不再放过我。

  其中一个说:“完颜喜落,我看他是活腻歪了,一看就知他是牛皋的人。”

  完颜喜落说:“阿骨灰,拿下!”

  这个叫阿骨灰的人立马向我冲来。

  事到临头惧是没用的,只好拼死一战了,毕竟我也不是吃干饭的,打小也是练过两下子的。

  我出枪收枪还是挺快的,连马带人我都对付但主要是对付人,没几下子阿骨灰就有些不支了,那边上来一人助战,二打一。

  慢慢地我就有些顶不住了,随时都有丢命和被捕的危险。

  突然,阿骨灰大叫一声,倒下了马,我这才发现他的胸部中了一箭。

  上来两人赶紧把他架走,一个人护着他,另一个人也来助战,依然是二打一。

  很快我就发现草花飞马而来,手里持着弓。

  “上马!”

  我飞身跨上草花的马扬尘而去。

  完颜喜落等人一反应过来紧追不舍。

  作者的话:

  没花不要紧,希望大家评一下哈……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