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花爸草花妈有时会拿话砸斥我,我也不是听不出来,只不过装傻充愣罢了。

  比如那天晚上吃饭时,草花爸说:“怎么就这几个馍?”

  草花妈说:“有的吃就不错了。凭白无故添一口,一个吃咱们三个的,早晚得把这个家吃个精光!”

  “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吧。人家毕竟识文断字识大体,怎么做他心里有数的。”

  听了这话我立马想走人,只是天色已暗,只好忍下了。

  草花说:“你们说的这叫什么话?有我在,谁都别想赶得路走!”

  草花妈急了:“姑娘家的也不害臊,你给人家八两,人家可没给你半斤!”

  草花说:“我想给他多少就给他多少,我整个人都给了他我也愿意!”

  草花妈气得一时接不上话,吭哧了半天说:“我都不想说你,你倒得脸了!不知道面不多了吗?还做什么狗屁的面膜?”

  我知道这种争吵往往是无止境的,“新怨旧恨”一起算,闹不好还越吵越起劲儿。

  我赶紧说:“都别说了,明天一早我就走。谢谢你们这些时间的照顾。”

  草花一听这话非常生气:“你这个没良心的,滚吧!早滚早安生。”

  草花把碗筷一摔就出了家门。

  草花妈说:“别走哇,你还得洗碗呢!”

  草花爸说:“行了!你有完没完。”

  草花妈不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喝粥。她喝粥的声音越来越响,或许是以此来进行无谓的反抗。

  草花爸说:“牛将军你也别见怪,我们山野村夫见识短浅。其实打心里我是很想让你多呆些日子,但你也是知道,这家里的粮食……咳,跟你说这些干什么。牛将军,你要看得起我,还想在我家里住,我就是去要饭也得把你管饱……”

  “不用你去要饭,有我在,就饿不着他!”草花又返回了家门,一边走一边接他爹的话碴。

  这时,我和草花爸都摞了碗筷,只有草花妈还在吃

  馍。

  我们都不再说话。

  草花顺手收拾桌上的碗筷。

  草花妈说:“你这孩子,我还没吃完呢。”

  草花说:“你吃你的,我收拾我的。”

  草花只给草花妈剩下一个菜碟子,其余的都收拾进了厨房。

  草花妈就着馒头把那菜碟子里的菜收拾得精光,最后还当着我的面把菜碟子舔得干净。以前她不是没舔过,但我感觉这个晚上她舔得略显夸张。

  草花爸可能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缓解气氛,和草花妈开起了玩笑:“好了,这个碟子就不用草花洗了,明天你接着用。”

  草花妈没言语。

  我就接话说:“这才叫勤俭节约呢!”

  草花妈这次接话接得很快:“再节约也架不住一个饭桶猛劲儿造!”

  我一听可是真生气了,想说什么也不知说什么,只好进了自己的屋子把门咣当上了。

  不用说,第二天星星还没落干净我就背起了自己的小包裹,不辞而别了。

  本想留封信给草花,又担心这样一来更让她忘不了我,索性只字未写。(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说真的,离开草花还的确有很大不舍。

  当然,更不愿离开的还是王员外的女儿。我总感觉我跟她还是有故事的,可这一走,什么都不会再有了。

  有的人见了,再别了,可能剩下的就只有怀念了。

  怀念到什么时候都比不上相见,我是这样认为的。

  我趟了很多挂着露水的青草,终于迎来了火红的朝阳。

  走着走着我就有些后悔了:就这样一走了之,心里总还有些不甘的。

  人总是这样,在选择面前无所适从,选择之后又总要后悔。

  我听到后面有人连喊“牛将军”,回头一看是大个子追来了,我心里窃喜:这极有可能是草花让他来追我的。他最听草花话了。

  我站住了脚步。

  大个子赶了上来。

  “你这是要走吗?”

  我点了点头。

  “怎么说走就走啊?我跟你还没呆够呢?你走了我会想你的。你说你,走时也不跟我招呼一声,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大个子平时不太爱说话,至少跟我话不多,今天却表现极热情,而且脸上也有着抑不住的高兴。

  “实在没办法,现在正是我宋王朝用人之际,我必须得尽早赶回去。”我说得有些冠冕堂皇。

  “也是,你们跟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不一样,我早就跟草花说过,你迟早会走的。对了,草花没来送送你吗?”

  “我们在昨天夜里就告了别。”

  我想故意气气大个子,只轻描淡写地说了这一句他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那是那是,怎么也得告个别啊。”

  “你这是要去做什么?”

  “赶个集,卖些扫把。”

  我这才注意大个子身后背的一些扫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帮你背会儿吧。”

  “不用了。我们一起走吧。”

  “好。”

  我们继续赶路。

  “其实,草花算不上我们村最漂亮的。”

  我知道大个子要说什么了,突然来了兴致,问道:“那你认为谁最漂亮呢?”

  “那还用说,当然是芙蓉了。”

  “芙蓉是谁?”

  “王员外的闺女呗。”

  大个子这个王八蛋以前我问过他关于王员外闺女很多问题,他不是摇头就是闭口,今天可倒好,主动跟我说起了王员外的闺女。原来这个妹妹叫芙蓉。

  “芙蓉算什么,整天捂块臭布,谁知道她长什么样啊?”

  “全村人都知道。我、草花、芙蓉我们打小一起玩,说真的,芙蓉真是人见人爱,等她长成大闺女时,那个俊俏劲儿更是别提了。”

  “这么漂亮她还怕见人。”

  “不是她怕见人,是人们怕见她。”

  “她又不是妖精。”

  “她不是妖精,但脸上有着妖气。她15岁那年,村里接连死了好多男人,全村人都感到了恐慌。有一天来了个疯子,在王家大门上写了歪歪扭扭几行字。”

  “写了什么?”

  “容我想想……是这样写的,王家有女初长成,回眸一笑要人命。芙蓉遮面两相安,红烛焚纱方生情。疯子写完就不见了踪影。王员外把这四句歪诗迅速擦洗干净,可还是挡不住它的疯传,村里很多人带着这四句诗走进了老学究的家,要让他解释解释。”

  “这四句挺好懂的啊。”

  “再好懂我们不能自己瞎琢磨啊,总得找个权威人士解释一番吧。”

  “那倒也是。”

  “老学究说,王家这个女儿是个祸水,只要男人不错眼珠地看她,而且还对她生了邪念,她要是对这个男人回眸一笑,这男人必死无疑。破解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给这个女人蒙上面就万事大吉了。”

  “前三句这样解释倒还通,那红烛焚纱方生情是啥意思呢?”

  “老学究没说,大家也都不在意这一句了,把生死问题解决了,再去谈情吧。大家都把老学究的话跟王员外去说,求他给女儿蒙上面纱。王员外这人很固执,说什么也不肯,说什么也不信。芙蓉更是可以,照旧是大摇大摆地过街。有一天,我亲眼看到一个外村的后生死盯着她看,她没理他就走了过去,这后生就盯着她的背影看,只见芙蓉回头那么一笑,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你别急,我先问你个问题?”

  “问吧?”

  “你不会再回我们村吧?”

  “不会。”

  作者的话:

  接着写吧!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