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将军只一句话:“错上加错,罪不可恕!”

  这等于四个字救了我的命根子,八个字要了头头的命,可能头头八字太弱了吧。

  这事也让我颇有感慨,我觉得,只要能让别人有了转机或起死回生或东山再起,那不是因为别的,只能是自己做得还不够绝。

  头头早把我砍了,死无对证的事查都没人去查的,可谁知头头是怎么想的,非得要玩个花样,割我的命根子。

  有些事的确是没法说的,谁都不知道事情到底能有个什么结果。

  这事在民众方面又一次广为流传,毕竟因为有了大人物的亲自过问。当然,杨子的“刀下留情”以及我的背黑锅都只是笑谈,只有说起大人物的神奇翻案才让众人发出啧啧声。

  当然,从心里我对大人物是赞叹感激爱,因为的确是他还了我清白。

  牛将军这人很厉害,他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不放过一个坏人,我也不冤枉一个好人”,他的确也是这么做的。

  这种时候,鸭蛋自然更是大家舌尖上的好滋味,眼中的好玩物——不少人都认为一个女孩子把脚伸进别人的被窝这分明就是挑逗,不管那个被窝里的男人是谁,鸭蛋肯定都会这样做的。

  女人说:活该!

  男人说:我要挨着鸭蛋睡就好了。

  女人总是喜欢骂另一个女人。

  男人总是喜欢想另一个女人,而且总是都往最好处想,从没想过最坏的可能。[]

  男人和女人们都没想到,在一个有着很多露水的清晨,大家看到鸭蛋吊到了南山的一棵枣树上,用一根绳子了断了自己的十五年。

  鸭蛋,这个夜里把脚伸进我被窝的小姑娘竟然成了我心头一生的悔恨、愧疚和沉痛。或许生活就是这样,一切发展得太慢太琐碎,一切发展得又太快太激烈。

  那天晚上,我的确是不由得又想到了鸭蛋。当然,真正的回忆在头脑里是碎的乱的甚至是不逻辑的,不可能像我在这里写的比较有条理。

  草花那些日子常跟我说的话是“不要跟我讲你的过去,我不在乎这些。”

  但有时候她又时常追问:“你究竟对几个女的有过那意思?”

  在当时来说,那意思也仅限于对一种异性的好感吧,我是这样认为的。

  第二天酒醒之后在杨柳岸边的地里我和草花锄禾日当午时,草花说:“昨晚你又说梦话了?声音真够大的,在我屋里就能听到。”

  “不会吧。”

  “真的。”

  “我没说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么吧?”

  “你就一句话,老说‘面和稀了’。”

  我心里说我一个做饭的不说这些又能说什么呢?

  草花又问道:“你是不是在军队里老和面啊?”

  我竟然一时不知如何作答,一摸热辣辣的脸竟顺口胡诌到:“我有点不好意思告诉你……”

  “跟我你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啊?”

  “其实吧,有一天我照镜子,发现我这张脸风吹日晒的竟有些皱啦巴叽的,我瞎琢磨着就和了一些稀面每天晚上睡觉前往我脸上糊一糊,第二天一早再把它清洗掉。(ianuaang)你还别说,还真管事,你看我这张脸,竟没什么皱纹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你这张脸怎么保养得这么好。真没想到,你带兵打仗还有时间做这些。”

  “不用天天做,偶尔做之。我做得多了还给这稀面糊起了个名字,叫面膜。”

  “这名字挺好听的,我回家了你也帮我做面膜吧。”

  “没问题。”

  “对了,你这面膜是不是也告诉过别的女孩啊?”

  “没有。”

  “真没有吗?”

  “你是第一个。”

  “我才不信呢?我肯定不是第一个。”

  “你说不是就不是吧。”

  “我就知道我不是第一个,告诉我谁是第一个?”

  ……

  这种无聊的问题草花竟然缠着我不放,我只好顺口说:“鸭蛋。”

  “鸭蛋是谁?”

  “鸭蛋是谁?”我在心里竟然也默念了一下这个问题。

  鸭蛋,这个夜里把脚伸进我被窝的女孩子显然不只是一个女孩子了,她有点像我那懵懂萌动无知无值的青春。

  一个人内心里的真实不足为别人所道也。

  我对草花说:“鸭蛋是我的邻家女孩,我们村很多人都喜欢她。”

  “那你呢?”

  “我对她没多大意思。”

  “那就是说还是有点意思的。”

  “不管我对她有没有意思,她倒是对我很有意思,从她的目光里我就能看得出来。”

  “自吹自擂!哪个女人瞎了眼了,怎么会对你有意思?”

  “不信拉倒。”

  “那你们后来怎样了?”

  “她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

  “病死的。”

  “唉,真是可惜了。”

  草花虽说叹了口气,但看不出她有多难过,一个人很少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另一个无关的人去难过的。

  其实在问到别人的死时,内心里都希望死者有种离奇的死法,草花也是怀着好奇目光等待我讲述下去。但我一句“病死了”就把鸭蛋给结果了,显然这种司空见惯的死法不会再让草花打破砂锅。

  鸭蛋在草花心里当然也不会留下什么印象的,而在我的心里她的确是不一样的,毕竟那曾是睡在我身边活色生香的小姑娘啊。

  当然,也不能否认,眼前跟我一起锄地的女人也活色生香,我不时能闻到她身上特有的气息。当然这种气息绝不是脂粉味,他们这个村里的女人很少施脂粉,这种气息我的确是无法描绘出来的,就请大家原谅吧,你只有到这个村里亲自走一走亲自看一看亲自闻一闻你就明白了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气息。

  当然,我会尽其所能地让你感到其中的真实感。因为,这世界太缺少真实感了。

  不可否认,生活中我很会说假话,然而,在这里我是极其坦诚的,天地可鉴。虽然这算不上有意义的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但我尽力让它有点史有点骚。

  生活中的情节有时候的确有些发展太慢。尤其是我满盼着跟王员外的女儿有所进展时却毫无进展。我好长时间不提她了,不是不想她,但想又有什么用呢?想就能想来吗?

  那些日子我照例去挑水,我照例能够听到王员外女儿弹的琴声,但我再没有见到她。

  想见不能见,奸她的心都有了。但因胆量问题只能煎自己的心。唉!

  按说我早该离开这里了,也好自己有一个新的人生开端,老在这儿煎熬也不是事儿。再说了,也不能久在外面老不归队啊,毕竟我还在这个世上啊,在这世上就得归军队管。况且,我们脸上都刻字了,跑到哪儿都是有记号的。我迟迟不肯归队就是对王员外的女儿还有着很大的念想。贼心不死!

  大家都知道寄人篱下的滋味,其实我在草花家真有点呆不下去了。哪都没自己家里好。如果我真打算跟草花成家,一切可能就好办了。如果王员外女儿不出现,没准我真就和草花成家了。闺女比三家,有了更好的谁都想要更好的。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