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几个晚上,鸭蛋都是这个样子,老把脚丫子伸进了我的被窝。[超多好看小说]

  这种快乐我或许是非常想和别人分享一下吧,就跟我头头悄悄地说:“这个鸭蛋也真是的,晚上她用脚丫子老踹我,害得我竟然睡不着觉。”

  头头笑了笑说:“这好办啊,晚上咱偷偷换个被窝不就行了?保准让你睡个好觉”

  我想了想说:“好吧。”其实我本心里是不想跟头头换的,但谁让他是我的头头呢,对他我不敢说“不”。况且,我感觉他是跟我说着玩呢。

  晚上,鸭蛋的脚丫子搭在我的腿上睡着了,她的父母也发出了高低不同的鼾声,我也有些迷迷糊糊的了。在黑暗中头头用拳头杵了我好几下,一开始我还装蒜,直到头头用手揪我的耳朵捏我的鼻子我才不得不跟他换了被窝。换被窝之前我没有忘记把鸭蛋的脚丫子先挪进了她自己的被窝。

  一开始我还硬扛着不睡,总想要看到什么,其实黑暗中什么也看不到,只能是听到吧。可能因为年轻,也累了一天了,又没了鸭蛋脚丫子的干扰,不知不觉我竟睡着了。

  第二天我醒来时,见到头头的被窝已经空了,鸭蛋的被窝也空了。

  “你这个丫头片子,火都着到外边了,你看不到啊?”听到厨房里鸭蛋妈的骂声,才知道鸭蛋和她妈正在烧火做饭。

  我一边穿衣一边盯着头头的被窝和鸭蛋的被窝寻思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竟然还把手伸进了鸭蛋的被窝,我竟然还感觉到被窝上还有她的体温,我竟然还从被窝上捡起一根头发捏在手里。

  又听到鸭蛋妈说:“你说你一大早发什么呆?”

  那时我还没去做饭,主要是做些杂役,那些日子头头安排我去放马,吃完饭我就可以赶着马上南山了。

  那天,马在南山上吃草,我躺在草地上嘴里咬着一根草根看着天上飘过的云朵,我有点想家了。

  为了不想家,我就想鸭蛋,我坐了起来,从一个小布包里拿出一根鸭蛋的头发在手里把玩着。

  “牛得路!”我听到鸭蛋爸喊我的名字,就赶紧将头发放回小布包,站了起来。

  “我就知道你在这儿!你小子真是死心眼,也不换个地方放马,你看这里的草都吃光了。”

  “牛马吃不尽,春风吹又生。”

  “行了,别在我面前显你有文化了。我也不拐弯抹角,我来跟你说个事儿。”

  “什么事儿?”

  “你觉得我们鸭蛋怎么样?”

  “挺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怎么好”

  “这个……反正就是挺好。”

  “那就好,我们鸭蛋也是大姑娘了,你想不想娶她做老婆?”

  “这……我现在还不考虑这些。[超多好看小说]”

  鸭蛋爸立马就站了起来,横眉冷对:“妈的,你不考虑这些,干嘛跟她钻一个被窝?”

  “我没有哇!”

  “还耍赖!我闺女都告诉我了,半夜里你爬进了她的被窝。”

  “我没有。”

  “还不承认?!”

  鸭蛋爸气得举起了拳头,竟然又放了下来。

  我知道肯定是头头爬进了鸭蛋的被窝,但我不想出卖他,不管鸭蛋爸怎么说,我就是死不承认。

  而且,既然鸭蛋已让我的头头睡了,我就更没责任娶鸭蛋做老婆了。所以,鸭蛋爸好说歹说,我就是咬住蛋根子不放:我没睡,我不娶。

  鸭蛋爸气急败坏地走了,边走边说:“我就不信治不了你?!”

  他的话我一点也不害怕,毕竟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而且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我竟觉得好笑。

  当然,想起鸭蛋竟让头头给睡了,我心里有很大的惋惜,想起头头竟然睡了鸭蛋,我心里有好大的忌妒……

  妈的,这世上,好姑娘都让狗草了!

  我丝毫没有意识到我正大祸临头。

  就在我要赶着马往回走时,几个战友来到了南山把我五花大绑,扔进了一个小黑屋子里,开始由大年鱼审问我。

  “我要见头头!”

  “头头不想见你。你这个大流氓!”

  “我不是流氓。”

  “你老老实实交待,头头说了,只要你承认是你睡了人家的闺女,他就放你一马。你是知道咱们的纪律的,牛爷爷要知道了这事,你的人头不保!”

  他说的牛爷爷是牛皋。

  “牛爷爷知道了更好,这事儿他肯定不像你们这样听风就是雨,他肯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哼,这种事不劳牛爷爷大驾,头头都不用出面,我肯定会给鸭蛋一家很好的交待的。”

  我冷笑了一下:“他好卑鄙,明明是他睡了人家闺女,怎么竟然嫁祸于我。”

  “你这人真有意思,鸭蛋都亲口说了,是你睡了她,你怎么还抵赖?”

  “那天晚上,我是挨墙睡的,是头头挨鸭蛋睡的。我可以把详细情况跟你们讲一讲……”

  大年鱼和我几个战友好奇而耐心地听我说完,都哈哈大笑起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大年鱼说:“牛得路哇牛得路,可惜了啊!你还真是个天才,挺会编故事的嘛,看来,有文化就是不一样。你说的这些,谁信?你们信吗?反正我是不信。来人,给我先修理修理他。”

  他说得挺轻松,实际上是要动真格的了。我这人配合意识很强,主动趴到了地上,撅起了屁股,等待,等待,不在等待中挨板子,就在等待中昏过去。

  两个人举着板子走了过来,其中有一个是我哥们儿杨子,他没敢看我,但我相信他会板下留情的。

  兄弟们还不错,打得我还真不算疼。但打得多了,没轻没重的总要有打到点上的,我不是疼得一咧嘴,就是一哎哟。

  大年鱼说话了:“妈的,你们会不会打人?你们是不是想找揍啊!”

  这句话一说,那板子明显就起了劲儿,让我都有些招架不了了。

  以前我不是没挨过我爸的打屁股,可这种往死里打的劲儿还真没受过。

  疼痛难捱中,我听到了门的咣当声和门外鸭蛋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放开牛子!放开牛子!是我愿意的。跟他无关!放开他!……”

  鸭蛋平时都是叫我牛子。

  听了她的话我好感动。可惜不是我,可惜睡她的真不是我。那时我的确还不知怎么睡姑娘。

  就这样在乱板之下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直到睁开眼时,才发现我躺在这个小屋的地上,四周黑洞洞的,我感觉到了衣服的破烂,以及因某种红色的出现而使衣服和我的皮肤粘到了一起。

  这叫什么事儿啊?姑娘让别人睡,黑锅让我背。

  搞不好,头头还真有可能把我置于死地。

  都说人心险恶,没想到竟险恶到这般地步。他奶奶的。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种事儿,肯定很多人都知道了,而且不用怀疑就是我睡了鸭蛋,因为连鸭蛋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

  我的清白是没法证明了。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