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转过身,呆呆得看着我,泪眼含情,我亲在她的眼上脸上耳朵上嘴上,她的舌头探进我嘴里,搅动,我这才得知舌头的妙用,我也如此。(广告)

  我们都很卖力。

  吻过一个段落,我发现弄乱了她的发,乱发中一张圆脸极其动人,我再次吻她。手开始动作,由外而内,由上而下,游走,到了她腰部,她猛得打开我的手,推了我一把,我倒在了刚从灶堂里掏出的草木灰上。她由羞而笑,跑进内室。

  我拍尽身上的灰,喊她继续做饭,她说不做了。

  她正对镜梳妆,身姿秀美,发如泼墨,一缕一丝一梳一理尽是柔美风流。

  我说这顿饭我做吧!呆呆看了会儿便离去。

  后来,她不放心,又走进了灶堂。

  我揉面,草花烧火。灶堂里的火很旺,草花的脸很红。

  我揉面揉得有些起劲,手上忙着,眼睛也不闲着,一会儿看看灶堂的火,一会儿看看草花。

  草花一直低着头,也不跟我说话。我想找话说也不知说什么好,只好把力量都用在了面上,跟面较着劲儿。

  年轻人毕竟是最有力量的,使不完的劲儿总得要往别的地方使一使。

  或许有些突然吧,草花突然站了起来从身后抱住了我的腰。

  我用力揉面的手停了下来,转过身去,就要向草花伸出……

  外面一阵乱,有人喊草花的名字……

  只见草花爸被几个人抬进了院子。

  草花的泪立马就流了出来,急切地问:“爸,怎么了?爸……”

  草花爸只哎呀不说话。

  大个子说道:“你爸在砍树时让树砸了,腿受伤了,没准骨头折了。”

  我跑过去帮忙把草花爸抬进屋里抬到炕上。

  没一会儿,草花妈领着当地名医孙思祖来了。

  孙思祖给草花爸的腿捏估了半天,草花爸出了满头的汗,只听“咔嚓”一声,草花爸疼得大叫,旁人大惊,孙思祖却微微一笑:“好了,骨头总算接上了,好好调养些日子,腿不能乱动。”

  孙思祖也出了满头的汗。

  草花递过来一条毛巾让他擦了一把。孙思祖开始往草花爸的腿上鼓捣木板子,要把腿夹起来。边上围着很多人看,几个小孩往前直挤,孙思祖忙里偷闲,对一七八岁小童说:“二歪,别碰我,碰了我,我用板子把你小鸡鸡给夹上。”说着,就用木板子比划了一下,二歪吓得赶紧往裆部用手一捂,惹得大人小孩都笑了。有的小孩赶紧往外走,二歪脸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红,但脚没挪地儿,还是紧守着孙思祖看得入神。

  人散去,草花揭开缸上的盖子舀了半瓢水,一边往厨房走一边对我说:“得路,去挑一挑水吧。”

  我有些吃惊,平时,草花说什么都不让我去挑水,都是她爸爸去挑。不过也难怪,她爸爸都这样了,这重担子不压在我肩上压在谁肩上?毕竟我还是个男人吧。

  其实我平时知道草花爸都是去王员外家挑水,但还是明知故问:“去哪儿挑?”

  草花说:“王员外家。”

  我挑起桶就走,草花站在厨房门口突然喊住我:“等等,我跟你一起去吧。”

  路上,草花跟我说着话:“得路,你说邪不邪门?我们这儿地上水不少,地下水却不多。全村挖了很多井,都没出水,只有王员外家挖出了水。”

  “那是他家风水好?”

  “好啥好?他家不是死人就是被偷。”

  “谁家不死人啊?再说了,就因为他家有才会让人偷。”

  “我发现你说话喜欢咬蛋根子,忒愿意跟人抬杆!”

  “不抬杆不知那头重,不咬蛋根子不知急八(基本)的问题!”

  “你就喜欢顺嘴瞎胡扯,不跟你说了。”

  “别价,我还想请教你个问题呢?”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就是有点不明白,怎么只有你家去王员外家打水,村里很多人就是吃河里的水,也不去他家打水呢?是不是这个王员外太凶了?

  “那倒不是。”

  “那为什么呢?”

  草花直摇头,看着我不说话。

  “别卖关子了,快说!”

  “人们都怕见到他的女儿。”

  “为什么呢?”

  “不知道。”

  “他女儿又不是鬼,怕什么怕?”

  “反正我是不怕。我爸也不怕。只有我家敢去他家打水。反正他家的水干净好喝。”

  “那你以前为什么不让我去他家挑水?”

  “你毕竟是外来人,我怕你遭遇不测。”

  “鬼话,你是怕她迷上我,这样的话,你不知要吃多少醋?”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别说她迷不上你,就是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草花一生气就扭着小屁股往前走,说什么也不理我了。

  我们老远就听到了琴声。

  我故意找话问草花:“这是谁弹的啊?真他妈好听!”

  草花还是不理我。

  我拽住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草花的衣裙,“别跑这么快,等等我。”

  “别碰我!我们各走各的路!”

  “其实我们走的是一条路,都是去王员外家的路。”

  “别跟我贫!”

  说真的,我的心思真没在跟草花贫上,而是在琴声上,离王员外家越来越近,琴声也越来越响,不用草花说,我就知道这琴声从哪儿来的。

  王员外家的井着实深,我都不敢我下看,一看就眼晕,但不能在草花面前怂了。我把桶用井绳往下送,桶终于碰到了水面,我使劲儿摇摆绳子,桶在水面上晃来晃去,可就是不肯扎进水里,我都要急出一身汗了,也不敢回头看草花,总感觉我身后是一双嘲弄的眼。

  男人丢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女人面前丢脸。

  我不肯示弱,手上又加大了力气,可是桶还是在水面上蹦来蹦去,不听使唤。

  草花终于从我手里接过了井绳,只轻轻一摆手,那桶就随着绳子沉进了水里。

  “大笨蛋!”

  草花笑着对我轻声说了这三个字,一点也不是嘲弄,反而还有一丝欣赏。

  其实,有些女人或许真是喜欢大笨蛋的,这种女人应该是比较聪明的吧。

  我摸了摸头,也笑了笑,没说话,而是开始摇辘轳。

  摇的动作和着琴声,仿佛回到古老的商周。

  第二桶水草花不再让我现眼,而是直接帮我把水打满,把井绳递到我的手里,我继续和着琴声摇着辘轳。

  目光也偷偷扫到一个小房子上,房子只有一扇门一扇窗,门紧闭着,窗半开着。琴声就从里面传出,只闻琴声不见人。

  回来路上,我挑着水,草花跟在我后面,还小声哼起了曲子。

  我很想向草花证明一下不是我无能,真的不是我无能,便咳了两声说道:“其实,以前在家里,我稍一用力就把水打满了,比你还利索,可今天真是邪门!是井的原因,还是绳子的原因?要么就是桶的原因……反正我觉得挺邪门的。”

  “我看是琴声乱了你的心神。”

  “怎么可能,听着琴声,我才更有力量,你没看到我摇辘轳的劲头吗?”

  “你们男人都一样货色!”

  听了草花这句话,我这才意识到刚才的语失。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