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眼时,天已微白,小风刮起我的破衣烂角,有点凉。没想到我没死,我竟能坐起来。四周是一片人体,倒下去的,各种姿势都有。我的胸上有一处刀伤,刀口不深,血迹已干。

  我叫牛得路,是大宋的士兵,大多时间是做饭。这次给战友们来送干粮,正巧遇上金兵的伏击。平时,我虽小有武功,但很少实战过,和一个金兵没过几招,就倒了下去。

  以前,我以为自己多么多么厉害,将军让我去做饭,觉得屈了才,骂将军有眼不识好马。这下,我才知道,和敌军真刀真枪一干,我是多么不堪一击。

  将军也姓牛,有人说他这是照顾我,像我这种草包,就适合去做饭,做饭相对更安全。可是,我如此倒霉,竟遇到一次伏击。

  没想到我没死,我又是多么幸运。我取出怀里的干粮,啃了一口,口太干,实在咽不下去。我送干粮的路上,偷偷藏了一份,想当零食,没想到竟派上用场。我拿起身边一杆长矛,拄着站起来。

  “还有活的吗?”我大喊一声,我奇怪我为什么要这样喊,只是顺口一喊。

  “还有活的吗?”山里有一种回音。我怀疑这是自己的声音,这么粗犷有力,我可是好久没吃东西了;以前,我吃得饱喝得足,说话却细声细气。

  没什么动静,我只好往山下走。我不知是回营还是回家。回营吧?现在我们是打一城失一地,很难找到营区;再说,回去我怎么解释,那么多战友牺牲了,就我一个人回来了?

  回家吧,又太远。说真的,我很想家了,当兵快十年了,只回了两次家。每次回家前,将军都给我一项任务,回家找个女人。但我没完成好这个任务,虽说七大姑八大姨领我相了不少姑娘,一个也没成了我的女人。谁肯嫁个老喀察的傻大兵呢,命不保,又没啥前途了。

  想想当初,我还真以为是个人物。很多人都是抓了去当兵的,而我是自告奋勇的。我是个秀才,考了两次举人没考上,就走上从军的路。表面来说——“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仰慕岳英雄,当其小卒,死不足惜”;心里却想凭文才武略建功立业。

  当时,我爹娘老矣,但为了宋王朝,我只能抛下他们不顾走上从军路。在兵营,我有时间就苦读兵书,并参加了一次大考,不幸又落榜。看来我没当将军的命。

  第三年,爹死在金军刀下,娘说爹转移一受伤宋将躲在一山洞里,被金军搜了出来。娘一个人自食其力,我真想给她找个好儿媳,可是,没人肯嫁我。

  不想这些了,往前走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时,我又迷了路。我经常迷路,为此战友们都叫我大迷糊。我这人从来不记路。来时,和大胖在一起,跟着他走,这时他死了,不可能给我带路了。我只能瞎往前走。

  一条河!我多高兴啊。我扑上去,喝水,洗脸,扑腾扑腾水。喝足了,吃了点干粮,就想歇会。无事可干,就想撒尿,其实并没多少尿,尿了半天,才尿出来。[超多好看小说]尿到河里,尿声与水声齐鸣,真他娘的好!

  “你属猪啊!”尿到一半,我听到了骂声。河的上游,一个女的,一手拿着衣服,一手指着我,歪着头。这定格的画面也他娘的好。

  搁在以前,我这一半尿必然强迫倒流,那东西会乖乖地缩回去。我见了女的就羞得很,就别说在她面前撒尿了。今天不,好像我找不到女人和天下女人有仇似的,我偏在她面前尿完。尿得挺畅意。

  尿完了,我文不对题地说:“你讲不讲理,我在下游,你在上游,怎么会把水弄脏呢?”

  “狗臭屁!尿到那儿,水都会脏。”

  “你还是个女的,别人撒尿,你竟敢看?不害臊!”

  “看又怎么了。人和猪狗撒尿有什么不同?不过,你不该弄脏这条河。”

  “那你撒一下我看看?”

  “河面前我们不撒尿的。”

  我向她走了几步,看清了她的脸,圆圆的,滑滑的。她也看我,目光撒在我身上,如抽刀断水,不知是柔是狠。

  我向四周看了看,并无村落,我担心遇了鬼。有点不敢看她,但忍不住又去看她。

  她狠狠瞪了我一眼,说:“没见过女的啊?”

  我说:“我想问你,去南阳怎么走?”

  她顽皮地一笑:“我不告诉你。”

  能不能和她发生点什么?脑筋里转过这个念头,又一想不现实,还是回家吧,回家讨个女人,再去打金兵。

  我不再回头,一直往前走。要穿过一片树林,走着走着树林里没了多少光,我就有些怕了,总以为后面跟着东西,不时往后看。

  终于要出林子了,我总结似地往后又看了一眼,吓我一跳,一条棕红色的狼,在不远处跟着我。

  我猛跑。狼猛追。

  跑着跑着我像是撞在什么东西上,就不知人事了。

  我再次醒来时,躺在草房子里。给我喂药的那女的,我看着面熟,就是想不起来。

  “你是……?”

  “真是属猪的,看你这记性,不认识我了?”

  “哦,你……住这里?”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来她就是看我撒尿的姑娘。

  她阿爸救了我。那狼追我时,我慌不择路,竟撞在他阿爸赶得马车上。狼让他阿爸吓跑了。

  他阿爸个子极矮,长得比我要丑一点,看起来样子一点也不惊人。我不相信他能吓跑狼。

  她告诉我他阿爸只是喊了一声就把狼吓跑了。以前,我听说过张飞一声吼,吓死了一员敌将,没想到今天竟碰上一声吼吓跑一条狼的人。

  她叫草花。她阿妈老这么叫她。我只叫她花儿,当然这在我们熟了之后。

  我的伤养好之后,劈柴喂马帮厨样样干,很勤快。但我不做饭,不担水。我的饭做得好,我怕我露了这一手以后会经常让我干。

  不过,有时我倒想去担水他们却不让我担,也不知为什么?

  有时我和草花骑马去放羊。我马骑得好,马上动作也漂亮,我经常耍给她看。逗得她一个劲儿地笑。我还给她讲我们兵营的趣事。当然,我没说我是做饭的。我很会编故事,就说我是岳飞手下一员得力干将。她不知岳飞是谁。我就给她讲岳飞的故事。我有好多故事要和她讲。

  当然,我俩不说话时,我也唱,尤其是我们吵嘴之后,我唱得更厉害。我找不着调,也记不住词,我乱唱。在草原上,我唱得肆无忌惮,唱得草在风中乱飘摇。

  “今宵梦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方唱罢她也唱:“马上客,回头望,茫茫原上一鸿影。风吹草,草飘摇,风吹草动离人情……”她随口而唱,唱得实在的好,我听得差点儿从马上掉下来。

  在大草原上,我和她什么也没发生。这里空间很大,我很少往那方面想,她也许一样。

  只是那次,她爸妈上地里去了,只有我和她在家。我想今天要发生什么,也可以说预谋,我假设了种种情况……我喜欢她,真的喜欢她,但我们的未来我没想太多。我们一起做饭时,她剥洋葱皮,眼流了泪,从侧面看她,很动人。我猛地从后边抱住她……

  作者的话:

  初写网文,请朋友们多支持,多提宝贵意见!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