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时有一个小妇人喜好跟她老公打赌。(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这个小妇人是写词的高手,她老公对金石特有研究,两人都喜欢藏起来他们都算是文化人。文化人打赌总得要有点文化含量吧。于是,每当吃完饭之后,两个人就坐在归来堂的桌旁,烹茶,指着堆积的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谁说得对谁就先喝一口。(mianhuatang好看的小说)其实,这种事在以前文化人扎堆的家庭里可能并不少见,比法也是花样繁多的。

  他们家里这点事能流传下来皆因为这个小妇人。小妇人就是大家都熟悉的李清照。她老公叫赵明诚。我觉得这种事能让人津津乐道不全因为名人效应,而主要因为打赌的后果挺有意趣的。

  后果其实并不严重。因为李清照老赢,所以就高兴,一高兴就憋不住举着杯子大笑,一大笑就连茶带水泼了出去,或许是泼到自己怀里,或许是泼到了老公的衣服上,都是有可能的。

  不管怎样,赵明诚应该不会恼的,而是高兴地看着李清照的高兴,甚或说是欣赏着李清照的得意洋洋得意忘形。这种状态与酒后“惊起一滩鸥鹭”和“凄凄惨惨戚戚”可谓大不一样。

  赵明诚早早离开人世之后,李清照的日子就大不如意了,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所以说,赌书泼茶的时光应该是李清照最幸福的时候。

  我们现在很多人也都感觉挺幸福的,有时候也会打赌,夫妻之间“石头剪刀布”就能赌出谁洗碗。当然,这种赌虽有生活气息却没有文化味。平时生活中,所谓的“油盐酱醋茶”,主要集中在油盐酱醋上,茶多是待客时才用之物,夫妻二人能坐在一起对饮的我想是极少的,能坐在一起谈谈书论论画我想是极少极少的。各喝各的水一起看《甄缳传》或许还是不少的。

  因为,幸福的文化人当中,知道分子越来越多,知识分子越来越少。所有的知道分子都为自己的知道洋洋得意着。包括我在内,毕竟我也知道赌书泼茶的典故出自李清照《〈金石录〉后序》。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