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薄酒,两行清泪,山前有路人未归。[]望南北,雁单飞。伤心南宋忠与贼,青楼粪土都做了灰。山,依旧美,人,早已醉。

  2003年岁首,妻回娘家,吾随往。读初中之时,吾同学少年曾过于此。此为小山庄,曰“西台”。初,有四十户人家,依山而居。今,多户人家迁移,留者不足十户。

  妻曰:“吾村一山崖有字,刻于解放前。”吾问岳父,岳父曰:“刻于嘉庆。”吾欲追根究底,便携妻上山。

  山上松柏青,鸟儿鸣,实为人间佳境。吾与妻踩雪而上,见大青石,常驻足而歇,不时嘻笑。

  近山顶处,果有一字崖。崖不高,约两米,平整如碑。中间天然一分为二,左右皆有字。左为一正文,方一平米,记字约二百余,字极其工整,小楷,为官方所刻。右亦有一平米,记字约一百余,字草,为民间所刻。字皆为阴文,皆模糊不清。只有正文中“保定府易州”几字最为清晰。同妻猜测许久,文中有“嘉靖”字样,而非“嘉庆”。嘉靖为明世宗年号。嘉靖元年为1628年,据此推测该文距今近500年。另一文有“崇祯年四月初一日立”的字样,距今也有400来年。

  有山柱挺于天,奇之。登山顶,此处低,如驼峰,乃一平整大石,方二十多平米。石上图案妙极,似脚印。山对面亦有人家。登于此,吾欲喊:“我爱卿!”“卿”似妻非妻。竟不知为谁。

  妻曰:“山顶上曾有一断碑。”

  返时复看字崖,崖旁一石泛微光,呈五彩,一晃即逝。吾近之,用力一掀,石翻至一旁,一洞呈于前。吾欲钻而进,妻力阻。

  返家取烛,岳父携我秉烛而进。洞渐宽大。一石羊蹲于一旁,吾触之,纹丝未动。洞内一小穴,穴内一铜匣,吾与岳父甚喜,以获至宝。速开匣,唯有一古书,名曰《醉太平》,作者名为易州乐乐生。

  岳父不悦:“书有何用?”

  吾未语。

  又搜寻一番,未有他物。

  出洞,妻见铜匣甚喜,紧抱于怀。

  岳父曰:“洞内必有奇珍,今日事勿与外人道也。”

  吾与岳父速盖其石,掩土而去。

  吾翻书而悦,其语半文半白,虽非奇书,却亦有趣味。

  又几日,吾与岳父欲进洞再查,此处已然坍塌。

  岳父长叹:“此天意也,不可违。”

  十年如一梦,父母已去,儿女绕膝,生活困窘,度日维艰,欲卖铜匣以获薄金,妻力阻。

  欲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书,妻曰:“尚可。只是今书多如牛毛,此书如何脱颖而出?”

  妻又曰:“不如原本暂留家中,勿示人,汝先以今文译古书,发于网上,投石问路,或有识者可得薄金度日,若无识者仅当玩乐而已。欺世盗名,吃古人饭毕竟已是常事。”

  妻之见识,吾甚佩服,谨遵之。今发于此,终改古书名为《猎美南宋》,盗取了易州笑笑生之名。若阅之快哉,可念吾一小功,若读之不悦,皆笑笑生之责也。

  妻又曰:“古,吾村之山有尼姑庵,烧香者众,车马川流。”

  吾叹曰:“世变境迁,多少美酒与清泪,多少荣辱与悲欢,皆会烟消云散。”

  作者的话:

  对此书感兴趣者欢迎加群127625410

  ( 猎美南宋 /4/4526/ m )

章节目录

猎美南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北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耕并收藏猎美南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