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晖这次没有易容。

而是以本来面目出现在众人眼前。

富士山上已经人山人海,全世界各地的游客,以及诸多的东京本地人都挤满了山路。

但大家并非是来游览富士山的美丽风景。

齐晖曾经说过:

无论申须真熊是否接受挑战,他都会杀进富士山!

所以,无数的人都在期待。

期待着这场万众瞩目的世纪大战,到底会以什么场景出现。

警察满头大汗的在维持着秩序,通往申须家族的山路已经被封闭。

正在这时,齐晖出现在众人面前。

“来了,齐晖来了。”

“哇,他可真帅啊。”

“这是我喜欢的类型,哇,我的心脏快要蹦出来了。”

走在山路上的齐晖还是一身休闲服打扮,但是他星眉朗目,玉树临风,特别是身上那种独有的淡定从容的气质,吸引的众多女人高声呼叫。

齐晖只是背着手,淡定的走向半山腰。

众多的记者冲破警察的警戒线,迅速的包围上来。

齐晖冲着他们微微一笑。

突然的,众人看到那张英俊的面孔竟然扭曲起来。

这扭曲只是一瞬间就恢复,分不清是齐晖的面孔发生了扭曲,还是这世界发生了扭曲,总之,瞬间恢复之后,齐晖的背影已经诡异的出现在十米开外。

缩地术!

齐晖摆脱开众人继续前行,大家惊愕之后,又迅速跟上去。

当走到通往申须家族的路口,齐晖停住脚步,突然放声叫到:

“华国齐晖,前来拜会申须真熊前辈。”

第一个字吐出来的时候,一切如常,和正常说话一般。

但从第二个字节开始就提高音调,而最后一个字吐出时,如天崩地裂,雷霆轰鸣。

半山腰中,突然仿佛有雷电炸开。

离得近的人被震得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而周围的雾气直接被凭空震散,前方出现了一道木门。

“吱吖。”

木门打开。

十几名黑衣大汉鱼贯而出,而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身着传统和服的妙龄女子。

和服女子带领黑衣大汉们走到齐晖面前,深深鞠躬,她樱唇微启,轻柔的说道:

“尊敬的齐晖大师,欢迎您远道而来,请进!”

她的声音非常悦耳,说的是华文,并且非常流利,是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和服女子的话音刚落,他身后的十几名黑衣大汉,立即向两边一闪,让出一条通道,直达申须家族内宅。

他们的态度都非常恭敬,仿佛忘了齐晖是上门寻仇,而是如欢迎贵客登门一样。

齐晖望向幽深而蜿蜒的小路,脸色沉静如水。

“小虎兄弟,你在天之灵看好了,我来给你报仇了,无论是谁惹到我们兄弟,他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他二话不说,昂然迈入。

但是蜂拥而至的记者赶上来的时候,却吃了闭门羹。

那些黑衣大汉双手背后,牢牢的挡住门口,眼中的目光凶狠而又阴鸷。

众记者齐刷刷后退一步,眼睁睁的看着齐晖昂首而入。

有些记者则是直接架起摄像机,打开话筒说道:

“尊敬的各位观众,我们在现场为您报到,齐晖和申须真熊的世纪之战已经拉开帷幕,齐晖已经进入申须家,但因为是私人领地,我们无法进入,这场瞩目的世纪之战到底谁能获胜?请与我们共同拭目以待!”

就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齐晖就这样背着手,悠然的走进了申须家族。

“齐晖仙师,请这边走。”

和服女子恭恭敬敬的侧着身子,领先齐晖一个身位带着路。

小路非常幽静,静悄悄的,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

道路两边盛开的樱花正在争芳斗艳,洒落一路的清香。

小径通幽,鲜花绽放,倒是两情相悦的绝佳地方。

但齐晖神念散开,却能清晰察觉,在小路的深处,潜伏着众多的神秘气息,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萧杀气氛。

这些气息或强壮、或微弱,与周围山岩石树木都几乎融为一体。

齐晖微微一笑。

这应该就是东京最著名的忍术,而潜伏的那些人,无疑就是忍者。

忍者是东京武道最为诡秘的一支传承,他们神出鬼没,充满了神秘,最善于执行刺杀。

他们潜伏起来的时候,就算面对面,别人都很难发现。

但是他们在诡异神秘,又怎么能瞒过齐晖如水银泻地的神念。

不过齐晖毫不在意。

蝼蚁一般的忍者,他一道神念出击,就能让他们魂飞魄散。

并且他还探出,领路的这名和服女子也是一名忍者,她修为的境界,绝对在潜伏的那帮人之上。

跟着那名和服女子慢步前行,转过一个弯,眼前霍然开朗。

密布的樱花树丛中,散落着一间间的木屋。

木屋古朴典雅,仿佛经历了百年风雨。

假如时光能凝固,绝对是一副最优美的风景画。

不过齐晖眼睛一眯,一直古井无波的眼中,现出一丝惊讶。

“这是什么情况?”

就见当中一间最为高大的木屋前面,十几个人跪在门口,全部披麻戴孝,神情悲恸。

见到齐晖走来,申须一郎起身迎来,在齐晖面前跪倒,悲痛说道:

“我父亲已经玉碎,不能亲自恭迎齐仙师。”

齐晖猛然瞪大了眼睛。

“死了,这怎么可能?”

齐晖愕然瞪眼不敢置信,这特娘的演的哪一出?

老子战意盎然的来报仇,你却打发儿子告诉我你死了?

摆脱找个好点的理由行不行?

“请仙师随我来。”

申须一郎磕了个头,起身带路。

齐晖神情漠然,跟随他走进木屋。

进门就发现,正中的榻榻米上,跪着一名老人,袒胸露背,腹部横插着一把武士刀,地上流满了鲜血,已经变的乌黑,整个房间中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血腥。

真死了?

齐晖仔细的打量着那名已经死去的老者。

没错,正是申须真熊。

他竟然真的剖腹自尽了。

齐晖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难以名状的复杂情愫。

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他本想着杀上富士山,踏平申须家族,为小虎报仇。

但是没曾想,申须真熊竟然以死谢罪。

这到底是为什么?

申须一郎眼中含泪,从桌上拿起一封信交给齐晖。

“这是我父亲留下的遗书。”

齐晖没有接信,眼中寒光一闪,对申须一郎喝道:

“念!”

“齐晖仙师在上,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接受了天照大神的召唤,魂归天国,我,申须真熊,自忖不是齐仙师的对手,我也知道,我们之间的恩怨,源自去年龙牙在俄国执行任务时,神风特战队泄露了情报,导致你兄弟的死亡,不过两军对垒,各为其主,又况且你已经杀入过神风基地,神风成员几乎都是申须家族传人,真雄也是没有办法,只能以死谢罪,万望我的死,能够平息齐仙师的怒火,只盼望人死帐了,只恳求罪不及家人……”

齐晖的头脑轰的一声炸开。

怎么办?

自己千算万算,确实没有算到这个结果。

现在申须真熊已死,万般恩怨,也应该了断了。

“兄弟,原谅哥哥,恩怨相加何时了,我,放手了。”

齐晖转身就走。

时间不大就出了申须家族,等候的记者,以及围观的人群都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情况?

齐晖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但是不等他们相问,齐晖快步如飞,已经下到了山脚。

山下,有辆大巴停在那儿。

车上,小莲和柳胜男,以及鹤伴山的人都坐在上面,岳人熊和龙牙战队的成员也霍然在座,而最令人惊讶的是,蜘蛛竟然也在其中。

齐晖上车之后,说道:

“去东京湾码头。”

夏刘强发动汽车,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东京湾。

齐晖下车走到海边,手捏法诀,冲着广袤的大海一指。

“起!”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海浪翻涌,岱屿仙岛慢慢的浮出水面。

齐晖一手一个,挽住柳胜男和小莲,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走上海岛。

“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毒牙忍不住高声问道。

齐晖挥手一笑。

“不会太久,再见!”

说着话,齐晖拉开光罩,带领小莲和柳胜男进入了秘境!

岱屿仙岛就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慢下沉,时间不大,就不见了踪影。

空旷的海面上,只留下众人的声音在回荡。

“保重!”

“早点回家。”

“生一双儿女再回来,我还等着当干爹呢!”

在众人的声音中,蜘蛛的声音显得尤为不合时宜。

全书完!

喜欢小农民的妖孽人生请大家收藏:()小农民的妖孽人生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小农民的妖孽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醉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痛并收藏小农民的妖孽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