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展中心内。

齐晖安然的坐在鹤伴山果业的展台内,一脸笑容的看着前来的世界各国的游人,不时还微笑的和人们打着招呼。

仿佛根本不是刚刚在广场上那个大杀四方的煞神,而是一名公司的小伙计。

他对这个场景很熟悉。

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云州果博会和南云展览会时候的场景。

那个时候的鹤伴山果业,才蹒跚起步,像个孩子一般的,刚开始探索这个世界。

而今天的鹤伴山集团,已经走向了世界。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齐晖在心中唏嘘感叹!

鹤伴山集团现在已经走上了正规,种植合作社解决了凤鸣村人的生活问题、制药厂在源源不断的创造着财富,完全能够保障兄弟们的生活,果业公司其实已经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

因为红颜泪和七彩果虽然也在创造着海量的财富,但是却只能自己和两个老婆种植。

齐晖觉得自己应该歇歇了。

回到家乡整整一年了,其实自己一直在为别人活着。

而现在,应该为自己打算一下了。

想当初,自己回乡的梦想,就是安安稳稳的做个田舍翁,老婆、孩子、热炕头,过着悠闲的田园生活。

但是回乡以来,却比在龙牙的时候更为忙碌。

他的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至少应该要个孩子了吧。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让老齐家门楣广大,让爷爷在地下含笑九泉,正是自己一直以来的希望。

虽然他还没有结婚,但是齐晖觉得,按照目前的情况,那一纸婚约对于自己来说,可有可无,估计没有人会再拿世俗的规矩来要求自己了吧。

再者说,小莲和胜男也不在乎,那就没有必要去考虑世俗的约定。

又想起自己在龙牙的使命,齐晖淡淡的摇摇头。

通过今天这一战,雷动败亡,海外洪门已经名存实亡,安德鲁飞灰湮灭,西方的黑暗世界已经群龙无首,而过几天,再将申须真熊解决了,东京的暴力集团也不在话下。

如此以来,华国的江湖将会更加海晏河清。

齐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事情了,正好应该好好的陪陪老婆了。

这一年,亏欠她们的太多了,今后这种情况绝不应该再发生。

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毒牙忙里偷闲走过来,见此情景,撞了他的肩膀一下,冷着脸问道:

“又要装逼了?”

齐晖伸手奖给他他个糖炒爆栗子,恨声骂道:

“怎么说话呢,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于浩等人正好看到,都露出开心的笑容。

自己的大哥今天大杀四方,在别人眼中,就是神仙一般的存在,但是他们更喜欢看到眼前这个样子的大哥。

没有别的,就是心中感到实在。

毒牙也不在意,打是亲骂是爱,这十年爱的打还少吗,早就习惯了。

别人想要,还没有这个待遇呢。

他挨着齐晖坐下,揉着脑袋问道:

“想什么呢,贼眉鼠眼的。”

齐晖一把搂住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我在想给你换个工作。”

“中,”毒牙闷声闷气的说道:“随便,只要我们兄弟们能在一起就行。”

齐晖揉揉他的头发,说道:

“凤鸣村的特训场,应该很快就迎来第一批队员了,我想让你去做总教官。”

“你说什么?”

毒牙满脸的不可思议,惊讶的站了起来。

齐晖把他一把又拽过来,“别大惊小怪。”

其实这个问题,齐晖一直在想,自己当初退役,毒牙死活也不在龙牙呆了,执意要跟着自己闯天涯。

这份浓浓的兄弟情,让他感动。

但是按照毒牙的性格,他最好的归宿还是在部队。

并且在鹤伴山集团的这段时间,生产、经营都插不上手,他自己也感到不快乐。

但是现在好了,特训场就建在家门口,是应该让他回到自己喜欢的环境中去了。

再者说,毒牙《龙虎练体诀》也已经小成,完全能够胜任这个职位。

何况自己也不是甩手不管,制定好训练计划,让毒牙去执行就可以了。

“大哥,我已经退役了啊。”

“哪有什么,我不也是退役过一次吗,这件事包在我心上。”

“那行,大哥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毒牙的脸上抑制不住的兴奋,又说道:

“我刚接到家里的电话,小莲、胜男,桃子她们都要来了。”

“哦?”

齐晖微微一笑,媳妇要来了,还真是想她们了,那么正好,等东京事了,就带领她们实行自己的计划。

这个时候,人群中传来一阵玄幻,齐晖皱眉看去。

就见人群潮水一般的分开,一名身穿和服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他径自走到齐晖三步远的地方,深鞠一躬,双手递上一个精致的信封。

“申须家族申须一郎特来拜见齐晖阁下,这是我父亲申须真熊的亲笔信,请您观看。”

齐晖一伸手,虚空将信封抓在手中,打开一看,冷冷笑道:

“你回去告诉申须真熊,他不接受挑战不要紧,到时候我会杀上门去!”

齐晖说完之后,轻轻一揉,那封信在他的手中化作粉末。

申须一郎脸色涨红,又鞠了一躬,转身匆匆离去。

“什么,申须真熊胆怯了?”

“他竟然拒绝了齐晖的挑战?”

“他是我们大和民族的耻辱!”

消息传开,东京举国哗然。

众人都被这个消息惊呆了,他们的精神支柱竟然不战而败,拒绝了齐晖的挑战。

在东京这个崇拜强者,军国主义盛行的国度中,这是一种不可饶恕的懦夫行为。

并且,齐晖虽然召开新闻发布会,声明他的一切行为,和华国无关。

但是,但凡一个东京人都知道,齐晖是华国人,他所取得一切成绩,都代表着华国,这是铁一般的事实无可更改。

一时之间,申须家族陷入了巨大的风波。

五天之后。

东京农博会闭幕了。

来自华国的鹤伴山集团,以其红颜泪和七彩果两个产品的无懈可击的质量,夺得了本届农博会水果组的冠军。

但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们并没有离开东京,反而把目光投向了富士山,投向了半山腰的申须家族。

第六天的早上,齐晖出现在了富士山脚下。

喜欢小农民的妖孽人生请大家收藏:()小农民的妖孽人生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小农民的妖孽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醉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痛并收藏小农民的妖孽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