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仁大将,大隈重信和山县有朋,作为首脑人物,并不会随便表态。所以争论则由寺内正毅和高桥是清两个次一级核心人物为首展开,沉闷的房间内,气氛越来越火爆。

两派本就明争暗斗,互相都看不顺眼,之前还能保持冷静,但争论开始后,逐渐就忘了最初的目的,成了只为压倒对方而争论。

载仁大将三人也十分头疼,更不好轻易发言下结论,毕竟两派争论的事都是现实,各有道理。

赵文龙统一支那,对大日本帝国十分不利,必然要阻止。而日本国内,在日俄战争后,虽然获得了胜利,但也打光了积蓄的家底,还欠下了巨大的外债,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的,要再支撑一次国战,确实很难。

更重要的是物资的生产,国内虽然建起了较为完善的近代工业体系,但总的规模并不大。归根结底,还是受限于日本只是一个岛国,地小,人口少,出产资源有限,又不像英,法等西方列强,有着大量殖民地。

工业厂子建多了,不说没足够的资源材料生产,就是生产出来也卖不出去,如今最大的出口国,还就属邻居的中华。但中华太穷,大部份市场还被西方商品占据着,日本也只有很小的一块。

这种情况在平时倒也没什么,可现在却无法同时支撑军队需求和西方订单。要和支那开战,后勤必然要有足够保障,毕竟赵文龙的根基在内陆西部,他们虽然有自信,大日本帝国的军队绝对要比支那西部军强,但打败军队容易,可要打垮西部军政府却很难。

正所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西部有着庞大的人口,完善的工业,可以源源不断的进行兵源,武器,物资补充,到时用耗就能耗死日本。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军队获胜后,必须要有足够的物资,支撑占领地一段时间,以便消化获得的利益,反哺国内,达到以战养战的效果。

但英国的订单日本同样无法拒绝,不说有机会偿还巨大债务,还能赚取足够利益发展国内。就是和英国的关系也不能拒绝,日本还需要英国的支持,万一因此翻脸,代价太大,得不偿失。

正是这种左右为难,让载仁大将三人都十分犹豫,现在他们无比怀念袁世凯占据大势的时候。虽然袁世凯这家伙也并不老实,但总低来说,大日本帝国还能占据主动,不时索取一些利益。

可赵文龙?仅有一个四川时就对大日本帝国极不友好,得了西部后更是敢和帝国翻脸,要是让他统一支那,再发展一段时间,就是和帝国全面开战也极有可能。

“好了,都停下吧!”山县有朋心中烦躁,终于有些不耐的打断众人的争论。

“大将阁下,首相大人,这样争论下去不是办法,依我看,不如取个折中方案。以国内目前的财政无法支持国战,那就进行局部战争,如此虽然利益减小,但也能达到部份目的。”

载仁大将眼睛一亮,急问道:“山县阁下,可是想到办法?还请快快滴说来!”

大隈重信也望了过来,也好奇他想到什么方案。

山县有朋胸有成竹一笑,颇为自得道:“其实这个办法两位阁下已经想到,大将阁下出兵提议很好,首相大人扶持袁世凯政府也不错。但帝国财政无法支持国战,袁世凯又大败实力大减,不堪大用,那何不把两个方案合并起来?”

“合并?”两人一怔,若有所悟。

“不错,帝国可出少量兵力,发动局部战争,同时给予袁世凯一定支持,并进行结盟,共同对抗赵文龙。如此一来,虽不能打垮西部军政府,但却能阻止支那大一统,而帝国的财政和后勤压力,也能勉强支撑。只要能拖上一段时间,待帝国缓过来,再发起国战,到时就算不能全胜,也能吞下北洋政府,拿到整个东北。”山县有朋说完,还得意的抚了抚小胡子,猥琐的阴笑起来。

“哟西!”

“索嘎!”

载仁大将和大隈重信两人都觉得提意不错,帝国军队的实力他们很有信心,打败两倍,甚至三倍的支那军完全不是问题。袁世凯的北洋军虽然很弱,但有了帝国支持,再帮他们拖住大半兵力,守住河北应该可行。

只等帝国财政缓过来再发起国战,到时就算不能彻底打垮赵文龙,也能把山东,河北两省和整个东三省吞掉。有了这一大片土地和资源,再发展一段时间,帝国必然能成为世界顶级列强,再到时若。。。

不得不说,贪婪和野心给了他们足够的想像力和延伸力,对他们来说,天空永远是那么蓝,世界永远是那么美好。若是失败了,不是他们白日梦做得太好,而是阻碍的人良心都大大滴坏了。

两派在大方向上达到了共识,剩下的就是帝国出兵多少,又该给予袁世凯多少支持?

右翼自然是希望越多越好,开口就是三个师团。鸽派当然希望出兵少些,减少财政支出,回绝的理由也很简单,没钱。

两派又开始新一轮争论。

实际上,现在日军对德宣战时,就出动了整个十八师团。临时攻城炮司令部,野战重炮兵第二联队,第三联队,野炮兵第二十四联队。骑兵第二十二联队,临时工兵联队,临时铁道联队,以及零零散散的各种独立大队。

总兵力在一个师团又两个旅团,共两万三千人左右。

这些军队在打败德军后就没撤离过,甚至还从国内又派来了不少铁道兵,工程兵等辅助兵种。

若是开战,这些军队自然也要算在内,这也是争论的一个焦点。

最后双方各退一步,由国内再派出一个半师团,连同胶州湾和青岛的军队,凑齐三个师团,总共近五万人。

这个数字,两派都较能接受,鸽派不用说,自然是觉得支持五万人应该不会对国内财政造成太大影响。右翼则是对帝国军队实力有足够信心,赵文龙总共有十六个师,但有三个师在新疆,一个师在西藏。

余下十二个师分为三路,每路只有四个师,而帝国军队要面对的,就是中路和南路的八个师。但由于西部军扩张过快,必须留下一定兵力守备,所以实际要面对的只有六个师,约十万人左右。

五万打十万,根本没太大难度。

。。。。。

在日本商讨对付赵文龙时,段琪瑞的逃亡也终于稳定下来,给袁世凯发回了消息。

实际在段琪瑞发回消息不久前,冯国璋就已经发出了下野通电,两个消息到达袁世凯手里几乎是前后脚时间。

冯国璋部全灭通电下野,段琪瑞部惨败,只余万人逃出,袁世凯本来就身体状况日渐不好,再受到两记沉重闷棍,果断晕死过去。

“完了,全完了!”不知过了多久,在床上醒来,袁大头精神萎靡,目光呆滞,嘴里反反复复就几句话。

从小站练兵他就努力往上爬,几十年奋斗,通过无数算计和谋划,最后更是背负‘不忠’的骂名,*迫满清退位,才终于登上顶端,坐上大总统之位。之后为了稳固统治,不惜对内发动战争,向洋人大借款,抓捕先进学生,杀戮革命激进份子,引来无数口诛笔伐。

但他都不在意,只要有兵有枪有地盘,一切都是虚的。就算名声再臭又如何?只要还在大总统位上,谁也不能拿他怎样。

而且这一切仅仅是他努力的一部份,他还有更大野心,大总统虽高,却是有时间性,一但任期到达就得退位,好不容易上来,他又哪肯再下来?再说子孙怎么办?不能传给后辈,他努力得到整个江山又有何用?还不是为他人做嫁衣?

所以,他真正想坐的,是皇帝的龙椅,哪怕是立宪制,他也能坐到老死,还能让子孙万代永享江山富贵。为了这个目标,他也在暗中筹备,只是一切都很隐密,只有少量绝对心腹才知道,其它哪怕是依重的北洋三杰都并未知晓。

可现在一切才刚刚开始,就是大总统之位也仅仅坐了不到三年,就被赵文龙无情破碎了。

连同三个精锐镇在内,十几万大军一朝尽丧,他再无与赵文龙争霸天下之力。而除河北,东北,察哈尔数地之外,南方富饶土地尽失。

这还怎么当皇帝?虽然京城还在手里,可除河北外,其余都是穷地方,就凭这片又小又穷的地盘,他哪还有脸称帝?就算称帝又能当得了多久?凭手上这点实力,能挡得住赵文龙的攻势么?

至于之前的计划,坐山观虎斗,那也成了笑话。少了这十几万大军,他还怎么坐得安稳,看得舒心?

日军在山东就两万多人,能挡住赵文龙一路大军就顶天了,余下两路大军完全可以扫平河北,乃至整个东北,天下之大再无他容身之地。

至于逃亡国外,做富家翁?他想都没想过,就是死,也要死在国内,死得轰轰烈烈。

喜欢民国军阀请大家收藏:()民国军阀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民国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石中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中火并收藏民国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