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后北方某特种部队驻地……

一切设备都是新的,楼宇,建筑,包括受训的士兵,路上还有一辆辆军车把东西不停的送进来,上训练场上杀声震天,士兵们正分成两队大混战,所有人都赤着上身,只靠头上的布条区分不同的队伍,彼此拳脚相加恶斗不止……

几个高级教官站在四周冷眼的注视着这一切,训练场边副中队长大汗淋漓的看丢在一边的上百根手臂粗的木棍对旁边正在看书的新任中队长说着什么。

“全都丢下去,赢了的留下继续下一项考核,输了的滚蛋,如果连初级的考核都通不过要他们干什么?”司远航眼睛没有离开手里的书。

“这是不是太武断了?”副总队长擦了擦脸上的汗,“像你这种考核方式,估计没几个能留下的。”

“没关系,不信几十万军队的挑不出几个能经得住我折腾的?那还要他们干什么?”司远航合上手里的书抬起头看着他,“你信不信我给他们发匕首?”

“信,我不敢不信。”副队长赶紧摆手,他真怕了眼前这个疯子。

“好了,你去吧!这边用不上你,去等着接收你的新队员吧。”司远航又低下头继续看书。

“好吧!”副队长他了口气,“最后一个问题,你的代号儿,想好了告诉我。”

“再给我点儿时间。”司远航摆了摆手,意思是叫他赶紧走。

“头儿,这个副队长,怎么总找麻烦?”旁边一个教官问,这是司远航带来的一批人中的一个。

“这不叫找麻烦,这叫尽职尽责!有点小怨气,也算不得什么,毕竟我把他的中队长位置给顶了,再说了我这没命没气的怎么也得拿出点本事才能让他服气吧?”司远航放下手里的书,“去再公布一次,这一轮筛选没有规则,我只需要能站着的人。”

“是。”教官拿着扩音器跑了。

“队长,电话。”有人跑过来报告。

“盯紧了,把医疗组先叫过来准备。”司远航站起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电话放在桌上,他拿起来,“我是司远航。”

电话里没有声音,只有丝丝啦啦的静电声,似乎是受到了干扰,他皱了皱眉继续听了一阵脸色就是一变,听了许久之后,他挂掉了电话,整个人僵在那,足有十几分钟没动,许久之后他转头看着窗外,训练场上依然杀声震天,不断的有人被抬出来送到医务室,但是他现在没心情看这些,良久之后他换了一身衣服出门,正碰到了副队长来找到,见到的打扮之后副队长破感意外。

“我出去一下……如果不回来,我这个位置就是你的。”司远航拍了拍他的肩膀,“代号的问题我已经想好了,以后叫我重拳……”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副队长呆若木鸡,他似乎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异样,仿佛这个队长又要发疯了……

两个小时后重拳出现在三百九十公里之外的一片森林覆盖的山区,只有他一个人一辆车,在车辆上不去的地方他停下来,他观察了一下地形,又徒步向前走将近一个小时,完全进入了原生林深处,他在一片林子里站定身躯,看看手里的GPS,就是这里……

“我来了,都出来吧,我知道你们在这儿……”重拳对着林子大喊,他倒不是在吓唬人,他能感觉到有人在四周,而且还不少。

突然间树后闪出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壮汉把他围在了中间,手里的枪全都对准了他。

重拳一动不动地站在那,表情阴冷:“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不管你们是谁?限你们24小时离境,不要搞事情,否则我全世界追杀你们,直到你们死光。”

“好大的口气。”一个声音重拳从树后传来。

重拳浑身一震,表情复杂,脸上的肉不停的抽搐……

“居然敢孤身前来,胆子不小。”另一边的树后转出一个人是个女人。

“是你……”重拳双眼中一丝喜色一闪即逝。

“没错。”娜塔莎冷着脸向这边走了两步。

“你怎么可以还活着?”幽灵从树后转了出来。

“很好,很好……”重拳向前近走了几步,但有停下了,他长出了一口气,“你还活着。”

“幽灵会死吗?我会死吗?”幽灵表情阴霾。

重拳舒了一口气,仿佛放下了心底的石头,陡然脸色一变:“你们来这儿干什么?这可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可我来了,怎么样?”幽灵仰起头,眼中带着不可一世。

“你……”重拳刚想骂人,突然觉得肩头一痛,一枚麻醉弹只中了他的肩膀,“该死的。”跟着眼前一黑脚下一软就跪在了地上,他看到身边的草丛一晃一个端着枪的人从他身边不远处站了起来,就身这个人偷袭了他,那人扬了扬手里的麻醉枪:“警觉性这么低?”

“小心……”突然有人大喊。

“嘭……”一声闷响,那个人被重拳打飞了出去,然后他整个人才趴到了地上,彻底晕了过去。

“奶奶的……”那个人一下从地上跳起来,刚要发怒,但随即就是脸色一变,抱着肚子慢慢的蹲在了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豆大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滚落。

“活该……”芙蓉从旁边走过来,绕过那个士兵,走到重拳身边蹲下检查了一下,“这东西对他起不了太大作用,最多十分钟,其实现在他只是半昏迷。”

幽灵走过去踩着重拳的脸:“你背叛了我们。”

“队长,我来吧!”一个士兵走过来发出自己的军刀,“既然他背叛了你,就没必要污了你的手。”

“嘭……”谁也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儿,那个士兵就被幽灵一拳打飞了出去,他头也不回,“你没那个资格。”

“你打算怎么办?”芙蓉站起身看着幽灵,“真的杀了他吗?”

幽灵看着地上的重拳不说话,他表情复杂地看着脚下的这个人足有几分钟,表情不停的变化,最后他收回自己的脚,“我们走。”

“等等……”重拳抓住他的脚腕,他居然已经醒了过来,“你怎么脱身的,我花了半年时间都找不到你……”

“哼。”幽灵甩开他的手大踏步的向丛林走去。

“撤……”芙蓉挥挥手带着剩下的人离开。

娜塔莎走过来蹲下身:“原本他想杀了你,但最终他下不去手,其实我觉得他这次来的目的是告诉你‘黑血’还在,他重建了这支队伍。”

“其他人……”重拳急切的问道,自从他被带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其他人的消息。

“狮鹫和绅士已经退休,目前在日本接受治疗,他们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使用最新技术修复身体损伤的人了,幽灵在日本买下了一所医院,专为我们这种人服务……另外治疗这段时间绅士和虎鱼沟通过,之前的事情一笔勾销,不再斗下去了。”

“队长队长怎么样了?”重拳急切的问道。

娜塔莎沉默了良久:“他用自己把幽灵换了出来,原本他想换你们两个,但是他就查不到你的去向,美国人说你死了,现在他可能被关在美国的某个地方,他不像你们有总统特~赦~令,美国人对他没有顾忌。”

重拳闭上了眼睛,眼泪从眼角滑落:“我对不起你们。”

“这点我无法评价。”娜塔莎说,“你们之间恩怨我不了解,也不想参与。”

“军医呢。”重拳又问。

“你们队长用自己换出幽灵这件事就是军医做的中间人。”娜塔莎说,“他是中情局安插在你们中间的卧底,原本直属马丁管辖,但是马丁叛逃之后他背叛了马丁,继续为中情局服务,如果最后一次任务的时候他在,我们可能杀不了马丁,不过从后期的他的举动来看似乎他更倾向于你们这边,当然,这是我的猜测,无从证实,如果不是他你们可能早就被中情局剿灭了,可以说从阿富汗事件之后的一切都是他和你们队长在香港的合谋,其实他和你们队长一直有联系,也是他一直在帮助你们队长躲避中情局的追捕。”

重拳沉默了,他一下明白了很多事情,如果不是军医他们可能早就完蛋了,看来军医对于这支队伍还是很有感情的,否则他不会冒着巨大的风险不会做这么多事情,想要在他们和中情局之间寻找平衡是非常困难,甚至可以说不可能,但是他做到了,他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在最大限度上挽救了这支队伍,但也是他亲手把队长送进了牢笼换回了幽灵的自由,而作为有着类似身份的自己却没做出任何对这支队伍有益的事情……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心中的郁结都该解开了吧?其实幽灵很牵挂你,但他又无法原谅你,他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我,我想这可能就是他,但我来的目的……”娜塔莎站起身,“我现在以‘黑血’‘守护天使’雇佣军女子中队队长的身份通知你这支队伍还在,并且在继续壮大,作为元老级别的人物,祝福我们吧!”

重拳嚎啕大哭,他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哭,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怎么样的心情,他有种被兄弟抛弃的感觉,他现在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他有自己的特殊使命,他明白一切已成过去再也无法挽回。

“好啦!我该走了。”娜塔莎说,“你放心,我们这次来只是为了看你,让你看看这支队伍还在,没有任何任务,我们会在24小时之内离境,不会惹任何麻烦。”

“你们去哪儿?”重拳费力地从地上坐起来。

“这个好像不该你来问吧?”娜塔莎笑了笑。

重拳不说话,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属于那支队伍,他的任务早已结束,现在他和那些人已经再无瓜葛。

“去美国,有些事情必须处理,有些人必须得到报应。”娜塔莎一边走着一边说,“再见了,哦,不,或许……不会再见。”

丛林又恢复了寂静,只剩下重拳呆坐在地上,这一切恍如梦幻,似乎并没发生或……

“你这么冒险,值得吗?”树后一个人转出了来,这人全副武装,手里端着一支改装的AKS。

“哥……”重拳长叹一声。

铁拳皱了皱眉:“这不是在家。”

“是,铁拳。”重拳正色,“值得,知道他们活着我总算是……放心了些;你们来多久了?”

“你接完电话上面就知道了。”铁拳拍了拍手,“都出来吧。”

林子里陆续出来七八个全副武装的士兵。

“上面什么态度?”重拳很紧张。

“你觉得呢?”铁拳揉了揉鼻子。

“能不能……”重拳跌跌撞撞的爬起来。

“不能……”铁拳摇了摇头,“想都别想;你以为这是菜市场?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我要和你们大队长通话。”重拳说。

“你……”铁拳叹了口气,“你以为这是在自己家呢?”

“你要帮忙我就找四叔。”重拳硬着脖子说。

“我真是服了你了……”铁拳叹了口气,“方片K,联络上头……真不知道这辈子真是欠了你什么?”

通话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最终铁拳得到的命令是看管那些人离境,只要那些人守规矩,就不和他们发生任何冲突,但如果他们胆敢乱来直接就地消灭一个不留,这是重拳费了大力气才争取了的和平解决方式。

一个月后重拳看到这么一条消息,美国总统因非法纵容中情局在他国进行屠杀行动而引咎辞职,副总统继任,中情局长也严重泄密而承担了大部分在的责任辞去职务,中情局大调整,重新规定在雇佣战争承包商的问题。

新闻只有寥寥数句,重拳也只是看了大概,在地球另一边发生的事情他不是很甘心,所以也就没放在心上。

几天后重拳又收到一封没有署名的邮件,这是一封长信,看起来像是一片短篇小说,情节倒也算上曲折了,但他却一眼就看出这是一篇给他补充思维空白的叙事长信,看完之后他基本上明白了之前自己一直想不通的一切……

内容很简单的书明了美国总统辞职的原因是中情局雇佣“黑血”在世界各地采取的一系列非法行动被曝光而引发的巨大丑闻,本·艾伦作为污点证人已经出庭作证,其实事情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这次曝光该事件的幕后黑手就是副总统。

当年马丁的叛逃就是因为副总统和中情局长想要从他手里拿到这些证据,马丁是在总统的授意之下进行的“叛逃”,其实总统才算真正的“断手”老大,其实马丁的叛徒是带有一定的“爱国”色彩的,虽然这种行为无法掩盖他干过的刚脏勾当,但他却一个人扛下了这一切,成为众矢之的,这也很好地解释了当年在阿富汗的时候他曾经称呼自己是叛国者,但终究会被历史认可这样的话,也解释了他在临死的时候希望自己掌握的一切永远不被公之于世,他确实算得上个人物。

所以当时总统极力压制这件事的调查,所以中情局才会有了与他们的合作,可以说这一切都是各种原因综合促成的结果,总统的压制,副总统不放弃的暗中调查,本·艾伦的逼迫,中情局的变通,其实一切都已经早有定数,当时如果当时这件事被揭开总统就不可能获得连任,副总统就可以直接以第二多得票数上位,然后这件事迟来了近两年……

至此重拳才明白,他们和马丁的明争暗斗其实只是上层的政治博弈的延续而已,包括马丁在内他们全都是牺牲品,如果当初马丁在阿富汗成功解决掉他们这个秘密可能永远都不会被世人知晓,他也不用叛逃,总统也不会辞职,副总统更没有机会抓到把柄而有机会上位,一切虽然看似机缘巧合,但又好似命中注定一样无法改变……

这种内斗无时不刻在发生,副总统如愿登上正位,但他却不用为这些而承担任何的责任,这又会被宣扬为一次正义战胜邪恶的斗争。

其实他们经历的一切不过是阴谋的一部分,在上面那些人眼里他们只是工具而已,至于生死却从不考虑,在政治角逐和博弈面前一切都可以牺牲,人如蝼蚁命如草芥,不管是失败还是胜利,背后都有累累白骨作为基石,在敌人眼里他们是强者,在上面的人眼里他们又是什么呢?

重拳看着长信结尾附上的那张照片两行热泪再次落下,那是“黑血”早年的合照,是唯一一次人最全的合照,上面所人员都在笑,光华灿烂,重拳却笑不出来,一切都已随风而去,有多少人已经长眠地下,又有多少人活着却心如死灰……

良久他关上电脑,起身走向阳台迎着满头的夜色点上了一支烟,那一瞬他似乎又回到了那硝烟弥漫的战场……

…………………………(完)…………………………

喜欢最强雇佣兵请大家收藏:()最强雇佣兵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最强雇佣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孤狼啸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狼啸月并收藏最强雇佣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