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知道那个李绩是怎么想的,好好的城主府不住,非要在城外安营驻扎,”东宫内侍总管李清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李承乾的跟前报怨:“难道他就不知道殿下身有伤患,需要更好的地方静养吗?依小人看,他就是没将殿下给放在眼里。”

“行了!”喝斥了李清一句,李承乾在简单的床榻上轻翻了翻身,凝神盯看了李清一眼,厉声说道:“以后这些话休要再提,现在李绩将军是为一军主帅,军中诸事皆由他一人定夺,且不说他没有成心为难孤王,就是他真个有心挤兑,你以为你的这些话会传不到他的耳朵里?”

说着,李承乾特意朝着营帐四围瞅了一眼,话中的意思不明而喻,这里是李绩的地盘儿,到处都是李绩手下的兵丁,保不齐现在就有一只或是数只耳朵在营外偷偷窥探。

不知自己是疑心生暗鬼还是别的什么,自从到达玉门关后,这段时间李承乾总是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每次他出营或是归营,都会发现总是有那么一个两个的游散兵卒在向他们这里瞄看。

虽然这些人并没有什么过激或是不敬的举动,但是像是这种随时被人监看的感觉,没有谁会喜欢,所以对于李绩,李承乾心中一直都有些许怨念。

“是是是,是小人疏忽了。”听明白他们家殿下话中的意思,李清向前探身,压低声音向李承乾说道:“这些时日,小人每次出营也都觉着背后有人跟随,有一种处处受制之感,您说会不会是李绩那厮在暗中监视我等?”

“李绩当是不会,”虽然对李绩多有怨念,不过对于李绩的为人,李承乾多少还是有些相信,所以在听到李清的猜测之后便直接出言否定,道:“李绩若是心有猜疑,大可不必每日辛苦来向孤王回报军中秘事,直接对孤不闻不问岂不更好?”

“不是李绩,那这军中还有谁有那么大的胆子,竟敢对殿下不敬?”李清还是有些不死心,接着向他们家殿下疑声问道。

“公孙贺兰!”李承乾直声回言,半眯着眼睛沉声说道:“公孙贺兰与柳一条是结义兄弟,且这一路上对孤也是多有敌意,依着他现在军中的官职和地位,他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些。”

“公孙贺兰?就他,也敢对殿下不敬?”李清有些不敢相信,随后感觉自家主人被小人所辱,心中不由恼怒异常,大声向李承乾禀道:“小人这就去向李绩说道,要求他严办公孙贺兰,看他日后还感不感做此逾越之举!”

“行了,”李承乾不以为意地轻摆了摆手,道:“无凭无据的,便是说了,李绩也必不会重罚,还会平白惹得军中诸将胡乱猜忌,不妥。”

说完,李承乾扭头看了李清一眼,道:“反正孤王平素也不出营盘,怎么也落不下什么把柄,日后只要你出去时行事小心些也就是了。”

“是,殿下!”见他们家殿下心意已决,李清也就再不多言,应了一声之后便默然站于一旁。

“殿下,帐外李绩将军求见!”这时负责营帐护卫的东宫侍卫方自兴从外面进来,躬身向李承乾禀报。

长安,柳府。

因为有几个徒弟要去教授,而且长安城的生意也需要他这个老板去照拂坐镇,所以在三原过完元宵节后不久,柳一条就带着家眷又回了长安的新宅里,不过这一次却是把老岳父两口儿也给带了过来,毕竟现在的局势有些微妙,单独把张卟亮老两口放在家里,不管是张楚楚还是柳一条,都是放心不下。

把柳老实还有张卟亮他们安置安毕,柳一条特地着人将一直留守在长安的陈明则叫到跟前问话,向他打听起这些时日长安城所发生的种种事宜。

“少爷,您叫小的?”跛着脚从外间走来,陈明则躬身与他们家少爷一礼,恭声询问。

“坐下说话。”挥手示意陈明则在身侧的椅上坐下,柳一条随手倒了一杯热茶推递至他的身前,温声向其问道:“这些天府里的一切可都还安好?”

“回少爷话,”陈明则双手将茶碗接过,听到他们家少爷问话,遂拱手回道:“来过一些访客,收上一些贺礼,不过多是一些攀附之人,无须计较。其间,任幽公子曾亲自临门送来一份请柬,说是元月初九要与大宏商会的桑玥姑娘成亲,着请少爷过去喝上一杯。”

“小幽要成亲了?”柳一条一愣,随即便开怀大笑起来,道:“想来是桑玥姑娘的伤势已然痊愈,这般喜庆之事自是不能错过,这件事情你多留些心思,备些贺礼,时间到了提醒我一下,随我一同前去。”

“是,少爷,明则记下了。”陈明则面带笑意,点头轻应了一声,知道他们家少爷跟那位任幽少爷关系不俗,所以暗地里也不敢怠慢。

“晋王殿下那里,”小呷了一口茶水,柳一条接声向陈明则询问:“这几日可有什么变动?”

“回少爷,”知道他们家少爷想要知道些什么,陈明则直接弯身回言:“自上次府里送去贺礼之后,晋王府前倒是多了不少的访客,不过晋王殿下对此一直都是闭门不见,两三天的功夫访客渐少,到现在晋王府前也早已恢复了往的平静。”

“还有就是,”陈明则接声道:“自立府以来,晋王殿下大半的时间都是足不出户,除了上元时去了一趟三原,及收到少爷送去的贺礼后又去了一趟皇宫外,就再也没再出过府门。”

“嗯,”柳一条轻点了点头,看来李治这小子还是要随着史书上的那些记载,玩低调,隐藏自己了。只是,随着长孙皇后的存活,魏王李泰的早死,还有候君集的叛逃,李承乾的西征,唐初的历史早已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不知道这小子还会不会如历史上那般走运,能够笑到最后了。

赵恭存是个人才,想来他也知道李治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不是权势,不声名,更不是皇上的宠爱与无尽的钱财珠宝,而是足够得可以让李治平安长大成人的时间。毕竟,跟李承乾还有李恪他们几个比较起来,李治,还是太小了些。

只是现在的形势已变,李承乾也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温善敦厚的窝囊太子了,若是此次西北顺当,李承乾必会强势崛起,李恪还有李贞他们明显不是他的对手,留给李治的时间已经不是太多,作为李治府上的管家兼西席,不知赵恭存是否已经看出当今的局势并依此想出相应的对策?

该争的时候,就得出来争上一争。

柳一条低头再饮一口热茶,前些天那数十万贯银钱的试探,虽然效果不甚明显,但是赵恭存与李治能够想到将贺礼献出,在皇上的面前搏取一份不小的功劳,并在皇上的跟前留下一个不俗的印象,已经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收获了。至少,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赵恭存身有急智,并不是那种默守成规,不知变通之辈。李治身边能人他在旁辅佐和教导,算得上是李治的福运。

“西北贺兰少爷那边,可有什么消息传来?”想起李治的前程,柳一条不由便关心起西北李绩与候君集之间的战事来,李承乾可是随行的督军,若是战事顺利的话,李世民说不得也会改变对这个大儿子的看法。

至于之前李承乾所做出的那些龌龊事情,天晓得李世民会不会认为那是一个帝王身上所应有的果决与狠厉?毕竟,李世民也不喜欢以前那个做事温钝不前,行事优柔寡断的窝囊太子。

“没有,”陈明则开声回道:“不过市坊之间倒是有着不少算得上靠谱的传言,说是候君集率军十数万众围攻玉门关,李绩将军一直都在被动防守,西北战局对我大唐来说,甚为不利。”

“无风不起浪,空穴才来风,”柳一条点头表示认同,轻声说道:“大唐出兵将近一月,前往却迟迟没有捷报传回,这本身就已说明了问题。”

候君集不好对付,有了三万铁骑的候君集更是如虎天翼,在没有想出对付那三万铁骑的良方之前,李绩想要将候君集击退,怕是并不容易。十数万的兵马,其中还有三万精壮骑兵,没有个三五月的功夫,当是难以分出胜负。

至于那三万匹伊丽战马,柳一条心思转动,也是时候让李治那小子学上一些驭马的常识了,不然,把王安这个马师放在晋王府里,岂不是有些浪费?

“柳冰管事从西北回来的时候,不是顺带从晏天牧场带回了几匹千里驹吗?”将手中的茶碗儿放下,柳一条轻声说道:“府里留下两匹,把剩下的全都送到晋王府里去。”

“是,少爷。”

“还有,”柳一条点头接声说道:“明天是定好的授课之日,你去下面吩咐一声,让人将需要的笔墨纸砚准备齐当。”

“是,少爷。”应了一声,见他们家少爷再没别的吩咐,陈明则知趣地站起身形躬身一礼,缓缓退出小厅。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牧唐请大家收藏:()牧唐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牧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柳一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一条并收藏牧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