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羽见翠翠如此激动,有些怀疑的说道:“灵儿真的在里面吗?不会是又偷偷跑出去玩了吧?”

“没有,她真的在里面洗澡,通过让您进去,灵儿会生气的杀了我的!”

上羽王显然不信,他直接向前大步走进去,翠翠哪敢上前阻拦。

上羽王推门刚刚进入房间,突然一个水舀子就冲着他的方向砸了过来。

上羽王身手敏捷,闪身接过不明飞行物。

“灵儿,你这是干什么!”

上羽王责备的言语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宠爱。

灵儿把脑袋浮出水面,生气的看着上羽王,说道:“你这是干什么?都告诉你了我在洗澡,你还闯进来,是不是想违反我们之间的协议?”

“当然不是了,你别生气,我就站在门口,你别扔东西了好不好?”上羽在灵儿面前,完全没有架子,满脸温柔。

“你来找我干什么?”灵儿没好气儿的问道。

上羽笑着说道:“还不是因为你的生日宴会么,你想怎么办?你也不告诉我,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也没办法差人去办。”

“过什么生日过生日,我现在不想过了。你告诉大家取消了吧!”灵儿说道。

“取消?这怎么能行呢,我已经发出请帖了,君王之言,岂可儿戏啊!”

上羽王为难的说道。

“行了行了,你先出去吧,我洗完去找你,再跟你研究行不行?”灵儿说道。

上羽王又好脾气的笑了笑:“好吧,都听你的!那我先出去,你别洗的太久,会感冒的!”

“知道了知道了,快出去吧你!”灵儿很不客气。

上羽王放下水舀子,笑着转身出去了。好像习惯了灵儿这种态度。

上羽王走后,灵儿转身看着裙下的秦超,拍拍他的脸说道:“喂!你怎么样了?”

秦超嘴唇微动,感觉脸颊旁边有一道灼热的呼吸,让他十分渴望。

秦超半闭着眼睛,有些迷离,慢慢靠近灵儿的脸颊,不顾一切的就含住她滑嫩的小唇瓣。

灵儿眼睛瞬间就瞪得老大,她根本都没想到秦超竟然如此大胆。

刚想反抗,秦超却突然虚弱的说道:“别动,就当是救我的命。你要是不传输给我一点人气,我就要死了。”

灵儿的小嘴唇被秦超衔住,皱着眉头说道:“真的?你没骗我?”

“真的没骗你,我快冷死了,只有这种办法才能让我尽快解冻。”秦超说道。

灵儿呼吸微微颤抖,想了想还真的没有反抗,任由秦超衔住她的嫩唇。

脸色微红,灵儿眨动着睫毛,看着秦超棱角分明的脸颊,嘴角竟然不由自主的扬起一丝笑容。

原来这就是接吻的感觉,上羽王争取了那么久都没实现的初吻,就被这个男人这样夺取了。

不愧是救世主,真是有本事。

灵儿脑海中胡思乱想着,竟然有些享受这种感觉。

秦超的身体由冰冷开始变得灼热,在浴桶中感觉升温,呼吸也渐渐浓重起来。

灵儿感觉自己的腰间被一双大手禁锢着,慢慢被还进秦超怀里,两人身体靠得很近,甚至能听到秦超强有力的心跳。

秦超感觉身体某处正在这种旖旎的氛围下抬头,迷糊中,他突然清醒过来,大力把灵儿退离自己怀抱,抵在浴桶边缘。

“对不起,实在不能再继续下去了。”秦超用力抹了一把脸,感觉整个身体都在迸发着一股难以压制的灼热。

灵儿也呼吸急促,脸色通红的看着秦超,娇羞满面。

“你好了吗?”灵儿问道。

秦超轻轻点点头,松开了灵儿的肩膀:“好多了,虽然没什么力气,但总算能动了!”

“所以,刚刚那真的在救你的命?”灵儿歪着脑袋,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认真的问道。

秦超点点头,笑道:“当然是在救命,不然你以为我是占你便宜啊!”

灵儿从浴桶中跳出来,冷哼一声:“最讨厌你这样的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灵儿,刚刚真的谢谢你!”秦超笑着说道。

灵儿有些纳闷,伸手点点秦超的身体,见他已经恢复了寻常的温度,问道:“刚刚那是怎么回事?那块令牌为什么会消失不见了?进到你身体里了?”

秦超摇摇头:“现在我也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这东西真是差点儿害死我。你确定你不是敌人派过来整我的?”

灵儿顿时就不愿意了,叉腰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感觉我是坏人?”

“我开玩笑呢!你还有没有干衣服了,再借给我一套。”秦超嬉皮笑脸。

灵儿也抱着肩膀,把灵儿喊进来,给两人准备了衣服。

虽然拿到了令牌,但令牌不翼而飞,钻进了自己的身体,是好事坏事秦超也不知道。现在只能静观其变了。

自从来到这个地方,秦超感觉整个人都变得怪怪的。

一个人回到自己的房间,秦超还不等进门,就看见寂舞在外面等着他。

看见秦超回来,寂舞便迎了过来,说道:“感觉好久没见到你,有些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你刚刚去哪儿了?衣服也换了?”

秦超笑道:“你居然学会关心我了,真是难得。进去说吧,我有点累。”

寂舞见秦超脸色不好,走过来扶着秦超,寂舞伸手探探秦超的脉搏,脸色有些怪异的问道:“你的脉象怎么这么凌乱?是遇到了什么事儿吗?”

秦超微微摇头:“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我们既然是一起来的,不管有什么事情,我都希望你能跟我说。”寂舞黛眉微蹙。

秦超坐下来,喝了两杯凉茶,感觉舒服了些,说道:“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只是我最近太凌乱,这来龙去脉的事情,我自己还没搞清楚,就更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了!”

寂舞也不追问,只是淡淡的说道:“这一行不知道有多凶险,你要保重身体。”

秦超脸上浮起笑意,说道:“寂舞,你很少关心我的。其实有时候,我觉得你的记忆不恢复也挺好的,起码你会对我很温柔。”

“虚假的温柔有用吗?就像余峰曾经那样。现在不是更让人不舒服?”寂舞又递给秦超一杯茶水。

秦超顺势在寂舞的小手上轻撩一下笑道:“放心吧寂舞,我永远不会那样对你的。”

“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在这里带久了也不是个办法。今天云朵好像得罪了一个挺有权势的人,差点被抓走。”寂舞声音淡淡的说道。

秦超眉头一皱,问道:“怎么回事儿?有人要抓云朵?”

“是啊,今天是比较凶险,如果不是上羽王亲自发话,估计云朵就凶多吉少了。”

寂舞回答道。

“那云朵现在怎么样了?”秦超有些不悦。

寂舞轻叹:“还能怎样?她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在房间里面委屈呢,都哭了好半天了。凝儿哄也没哄好。偏偏在这个时候,你和那个余峰都不知了去向,连一个给她做主的人都没有,能不委屈么!”

“我还是别休息了,现在过去看看吧。这丫头爱钻牛角尖,别再闹腾出什么事儿来。”秦超说道。

寂舞点点头,陪着秦超去找上官云朵。

还没走进门,秦超就听见上官云朵哭的那叫一个委屈啊,只抽噎。

孙凝在旁边安慰着,可根本就不起作用。

秦超走进去,上官云朵看见秦超,直接两抱枕就砸了过来,嘴里还骂道:“你这个臭榆木疙瘩,还说是我最好的闺蜜,要保护我!我今天差点儿让那个死老头给砍了做花肥,你到哪儿去了你!”

秦超本来就虚弱,根本也再经不住折腾,捡起抱枕满脸歉意的走过来:“云朵,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受伤没有?”

看见秦超来了,孙凝如获特赦般的走开了,对付这样的傲娇大小姐,还是秦超比较在行。

上官云朵小脸儿哭得通红,眼睛都肿了,委屈的说道:“我哪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我就在花园里面扔石头。那个老头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我根本就没砸到他,他就说我不懂规矩,要好好教训我一下!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两个士兵给拉走了!如果不是上羽王正巧看到,我恐怕已经被砍了手脚,做成了人彘!”

“靠!谁这么大胆,竟然敢伤害我的云朵,别让我遇见,如果让我遇见,我一定弄死他丫的。今天没有我在场,算他命大!”秦超义愤填膺的骂道。

上官云朵嘟着小嘴儿,好像情绪有了缓和,说道:“如果你真的是我的好闺蜜,你就应该替我报仇,我不想原谅那个大胡子!”

“大胡子?”听到这个形容词秦超有些意外。

上官云朵点点头:“可不是么!一把年纪了,穿的还那样华贵,脸上那种霸气,我看比上羽王还厉害呢。看样子也不是小官儿,我看上羽王对他的态度也很好。”

秦超眉头微皱:“按照时间来计算,你遇到的人,会不会是他呢?”

“谁啊?你说的是谁?”上官云朵一听秦超好像认识那个欺负她的人,马上不依不饶的问道。

喜欢鬼谷邪医请大家收藏:()鬼谷邪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鬼谷邪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陌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醒并收藏鬼谷邪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