噔!噔!噔!

啪!啪!啪!

鼓点与掌声相互交错编织在一起,心跳与脉搏双双交融地拉扯着神经,张大嘴巴却无法呼喊出声,所有澎湃激情全部化作双手击打的动作,一下!再一下地炸裂开来!甚至可以感受到肌肉的喷薄张力!

“航行(Sail)!”

蓝礼双手扶着话筒,慵懒而沧桑的嗓音在全场轰鸣的声浪之中撕裂开来,袅袅尾音在心脏与心脏之间、皮肤与皮肤之间跳跃着,危险却性感地唤醒疲惫的灵魂,重新苏醒站立起来,全场五十万观众汇聚在一起,如同顶天立地的巨人一般,在无垠的沙漠之上酝酿着一股毁天灭地的能量,傲然挺立!

所有视线都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蓝礼,即使在茫茫人海之中,他的身影也依旧能够支撑起整个苍穹。

噔!噔!噔!

啪!啪!啪!

旋律与节奏保持着匀速状态,却正在悄然加重力量,从物理层面渗透到精神层面,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彻底融入旋律其中,心脏的撞击就是鼓点、血液的流动就是吉他、呼吸的进出就是琴键,最后全部融入击打双手的动作之中,化作一阙潺潺流动的旋律,在飓风之中湍急汹涌起来,咆哮声震耳欲聋!

然而,那股傲视宇宙的强大能量却匍匐在蓝礼的脚下,如同坐骑一般,在蓝礼的指挥下越飞越高,猎猎风声在耳边激荡着,浑身上下所有毛孔完全打开,然后……扬帆起航!

“这就是我示爱的方式,只能在脑海之中浮想联翩因为,宝贝这都怪我注意力缺陷障碍(ADD)。”

沙哑而沧桑的嗓音似乎没有花费太多力量,却带着一股隐藏其中的韧劲,缠绕在旋律之中寸寸迸发出来,隐藏在声音里的痛楚与苦涩没有保留地释放出来,一字一顿之间的重量势若千钧地狠狠撞击而来。

“这就是天使正在哭泣,都怪我病态的骄傲,宝贝着都怪我注意力缺陷障碍。”

生命与生活,从来都不简单。

没有人承诺,怀抱着梦想就能够见得轻松简单起来,生活依旧是生活,布满荆棘,选择放弃和妥协并不容易却也没有什么值得洋洋得意,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坚持与信仰,没有必要因为他人的将就显得自己高高在上,同样也没有必要因为自己的坚持就恐惧他人的眼光,生命,那是自己创造出来的世界。

“航行!”

绝对不会因为困难就停下脚步,绝对不会因为坚信就缴械投降。

“航行!”

张开双臂乘风翱翔,在踽踽独行的道路上,他们终究会找到自己的伙伴。

“航行!”

“航行!”

每一个现在都会成为过去,每一个当下都会构建自己的未来,在生命的有限长度之中,没有时间恐惧也没有时间犹豫,每分每秒都可以成为开始!即使是疾风骤雨、即使是山崩地裂、即使是惊涛骇浪,也必须扬帆起航!

一往无前!不可阻挡!永不停歇!飞蛾扑火!粉身碎骨!

生命是如此短暂,即使终点早就已经注定,他们也将站立着迎向属于自己的结局,张开双臂拥抱死亡!

从“又一道光”开始,到安可曲的登场;从“堂吉诃德”到“伊卡洛斯”,从蓝礼-霍尔这名演员到堂吉诃德频道和先驱村庄音乐节,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在挑战,时时刻刻挑战着生命的极限,绽放出万丈光芒!

航行!

如此简单却如此深刻的歌声,点燃星星之火,在这片无边无际的黑暗和广袤无垠的荒漠之中点燃一个火把,然后从一到五十万,星星点点地点亮整个世界,吹响扬帆起航的号角!从现在这一刻开始!

简单到极致,也纯粹到极致,在蓝礼真挚而深刻的演唱之中,迸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力量,每个人都能够在那恢弘激昂的旋律之中寻找到自己的身影和灵魂,朦胧的视线迸发出一个个光斑,全速前行。

啪!啪!啪!啪!

击打着!跳跃着!

哭泣着!狂笑着!

幸福着!悲伤着!

没有人能够例外。

“或许我应该大声呼救,或许我应该自我了断,宝贝都怪我注意力缺陷障碍。”

生活,如同陆地行舟,每一步都充满无数挑战与艰险,他们必须背负着难以想象的重量举步维艰地前行着,攀登高峰、穿越丛林、深陷沙漠,数不胜数的障碍与门槛横亘在前进道路上,每一次迈步都消耗着所有精力,在某一个瞬间就可能松开双手,然后……粉身碎骨。

梦想,仅仅只是让生活变得可以忍受。

没有人能够保证事情会好转,没有人能够保证梦想会实现,也没有人能够保证终点会是一个世外桃源——蓝鸟歌唱、美酒流淌,但至少,内心深处依旧在坚持着自己。

亦或者是,自我了断反而会更加简单?

“或许我是个怪胎,或许我没有认真倾听,宝贝都怪我注意力缺陷障碍。”

在场每个人都是如此。

怪胎。

在主流社会没有能够找到自己一席之地的怪胎,被排挤、被遗忘、被放弃的怪胎,于是,他们站在了印第奥沙漠里;于是,他们来到了世界尽头;于是,他们如同孩子一般泪流满面,却依旧坚持击打双手。

生活,太难太难。

“航行!航行!航行!航行!”

当他们以为孑然一身,当他们艰难踽踽独行,当他们逃离现实生活,当他们褪去武装盔甲,当他们重拾前进希望,当他们发现赤子之心……抬起头,他们发现了彼此,也发现了自己,就在这片荒漠之上。

他们,不是孤独的。

即使是陆地行舟,那又如何?

现在就开始航行!吹响号角、滑动双桨,一步一个脚印地持续前行,就算前路漫漫,就算翻山越岭,就算荆棘密布,他们也绝对不会放弃!

拒绝缴械投降!拒绝自我了断!拒绝委曲求全!拒绝碌碌无为!拒绝忍气吞声!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航行!

从“不枉此生”到“航行”,慷慨激昂的情绪完全炸裂开来,直到此刻,他们终于彻底明白先驱村庄音乐节的灵魂,也终于真正明白“伊卡洛斯”的精神,就好像他们现在正在做的一样:

高高举起双手,击打双手,然后……航行!

剥离花哨的编曲,抛弃繁复的歌词,一切的一切都回到最简单也最原始的状态,却迸发出了成倍的力量。

然后,旋律就变得温柔轻盈下来,只有那清澈的钢琴键音在跳动着。

蓝礼跟随着旋律轻轻摇摆着,闭上眼睛轻声哼唱着,就如同摇篮曲一般,“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暖洋洋的歌声宛若一道金色阳光,徐徐洒落下来,驱散四周的黑暗,漫天璀璨星辰也跟着越来越明亮,灵魂深处似乎可以听见蓝礼的呢喃——又或者是自己的低语,“或许我应该大声呼救,或许我应该自我了断……或许我应该大声呼救,或许我应该自我了断……”

那仿佛催眠一般的歌声在内心深处响动着,全场所有人都跟随着旋律轻轻左右摇摆着,如同着魔一般。

难道,他们真的应该这样做吗?

情绪就这样缓缓沉淀了下来,哀伤与苦涩在舌尖泛起涟漪,却还没有来得及细细品味,蓝礼的嘶吼声就再次爆发出来,“航行!”

放弃,不是答案;航行,这才是。

歌曲进入了一种没有任何修饰也没有任何点缀的状态,就连歌词也返璞归真,只有蓝礼在浅吟低唱之中哼着“航行”的音调,那浑厚深邃的嗓音拉扯出了磅礴气势,濒临破音边缘的沙哑在耳膜之上磨蹭出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就好像穿透层层保护直接触碰到了灵魂,然后就开始打颤,一个接着一个。

停不下来。

“航行!”

没有点缀,也不需要点缀,蓝礼的演唱赋予了整首歌曲最饱满最丰富的灵魂,从“太平洋战争”一路走来,从“堂吉诃德”一路走来,从演员一路走来,所有的所有从零开始,经历狂风骤雨却依旧没有迷失方向,那种坚定与热情,迸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引发出灵魂颤栗的狂潮,如同暴雨一般倾斜而下。

根本停不下来!

“航行!”

蓝礼就这样静静地站在聚光灯之下,如同“醉乡民谣”的勒维恩-戴维斯一般,静静地用自己的嗓音讲述着故事,完全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装饰,就能够轻而易举地打动在场每一个人的灵魂,然后激情就这样井喷!

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跟随着蓝礼那历经沧桑的嗓音一起跳跃着,就这样原地跳跃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摇摆着、跳跃着、歌唱着、舞蹈着,笑着笑着就哭了,滚烫滚烫的泪水打湿了冻僵的脸庞,却依旧拒绝停止动作,只是忘乎所以地舞动着,就希望这样舞蹈到世界末日,迎接死亡的来临。

“航行!”

听,那是心脏正在跳动的声音,五十万人的心跳之中,却能够准确无误捕捉到自己的心跳,还有蓝礼的心跳,跳动着、甩动着,然后……再次击掌起来。

啪!啪!啪!啪!

从零零散散到惊天动地的击掌声完全汇聚起来,蓝礼的嗓音更是推向极致,再次爆发出更高的能量,一句“航行”如同龙啸九天一般地持续攀升,点亮一盏灯塔、点亮一颗北极星,指引着每一位孤独者在黑夜之中前行的方向,即使是陆地行舟也甘之若饴。

乐符,那是唯一一件黑暗所无法夺走的东西。

注:航行(Sail——Awolnation)

喜欢大戏骨请大家收藏:()大戏骨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大戏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七七家d猫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七家d猫猫并收藏大戏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