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眼泪,我们必须承认,赵天波是一个相当感性的人。没钱交学费,他哭;没考上高中,他又哭;被华敏逼迫着剪掉了一撮头发,他也哭;在得知张淑芳的死因后,他还哭;自己的学生时代提前结束的那天,他再哭;而在自己即将离开家乡时,他在这块红薯地里更是痛哭了起来……然而,我们从这之中可以发现他的每次流泪都是在流给自己看的。即便是那次“剪发事件”,他的眼泪也是在走出教室后才落下来的。在公众场合里,他从不展现他感性的一面。在和同学们一起看电影或是同家人一起看电视时,一些感人至深的镜头总是难免会遇到的,但他却故作平静和淡然,即使他的内心已经是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了。正因如此,班里有女生说他是铁石心肠,就连他的母亲也这样说过。但是,他就是这样的一种人,眼泪仿佛是他身上最为隐秘的东西,他绝不会拿给别人看。

从他的这几次流泪事件中,我们能否找出他的一个现在并不为人所知的性情呢?或许这有点难度,那我们不妨再来多聊一些他的故事。

在这十八年的时间里,有两次哭泣是令他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次是在他七岁那年:他至今也不清楚父亲当时是因为什么病症而被紧急送往医院做手术,反正他当时跟着一起去了。在父亲被推进手术室时,他看见母亲在痛哭,他也看见了父亲的那个复杂的表情和伸在半空中的两只手臂。当手术室的大门被关上时,此前一直很安静的他突然嚎啕大哭了起来,他的眼泪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将贴在脖子上的一段衣领给浸湿了。他这时年龄虽小,但哭声却是够大,整个医院里的人都能听到他的哭声,到后来母亲只得把他抱出了医院。第二天,他的嗓子变哑了,咽喉也发炎了。另外一次是在他十三岁那年:这一年正值他的学业开始走下坡路、他在思想上开始接受自闭症考验的时候。在一个周末的下午,他们一家人接到了他的外祖母病危的通知。这个诊断结果是当地的一个赤脚医生给出的,由于他在当地的名气很大,大家就都相信了他。等一家人都到齐后,外祖母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逐个向家里人交代遗言。看上去她根本不像是一个病危的人,但那个赤脚医生说她这是回光返照,于是他们又信了。外祖母在给儿女们交代完毕后便轮到孙辈了,赵天波第一个被叫到了床前。当外祖母的那双满是青筋的大手握住他的小手时,他猛然感受到这份挚爱的存在对他而言是那么的重要,可他很快就将永远地失去这双大手的关爱和呵护,想到这儿,先前在人群中一直没有什么反应的他立马就情难自控地大哭了起来。可是,他这一次没有发出丁点的声音,在他身后的那些亲人们甚至都不知道他在哭泣,他仅仅只是在流泪而已。当外祖母用她的手去给他擦拭眼泪时,他的泪水竟变得如是涌出的泉水一般停不下来——那是真正意义上的泪如泉涌。

这两次堪称伤心欲绝的哭泣在赵天波的心里烙上了很深的印记,尽管父亲和外祖母都曾将他打得直求饶,但那并不影响他对亲情的挚爱。挨打并不会让他失去什么,但死亡则能带走他的至爱之人,从而让他的一份亲情永恒泯灭,这两者显然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一个亲人的死亡,一份亲情的泯灭,对他而言,这无异于是一场山崩地裂式的惨剧。对那个不怎么经常照面的张淑芳他尚且那样,我们就更不用提那些他在今后早晚都会面对的事了。

自从在刚满一岁时失去了自己的祖父后,赵天波就再也没有经历过亲人离世的事件了,我们真的说不好这对他究竟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当爱情的种子在他心里开始萌发后,他的感情世界也随之而变得更加绚烂了。我们接下来要提到的是他第一次被兰玉拒绝的那个晚上他内心里最真实、最深邃的那份知觉和感受。那天晚上他没去上晚自习,在那间黑屋子里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痛苦,那种痛苦使他对自己以后的人生首次产生了深度的绝望。他弄不清楚那是一种怎样的情感纠结,他只知道爱情原来并不是像他想象中的那般美妙绝伦。当时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因为他那时还小,对很多事情都不太懂,但我们在这里可以替他代为描述一下他当时的那种心境究竟是怎样的——他那时其实是想为爱殉情!他所感受到的那份绝望足以说明一切的问题,只是他当时并不知道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可以这样说,那天晚上,死神来找过他,但他并不认识它,所以他也没想过要跟它走。

中考的失利让他对读书没了兴趣和信心,他之所以到达海中学去念书,原因其实有两个:他不想让父母对他感到失望以及兰玉对他的那一番劝说。在他本人的意愿里,他没有丝毫的想去读书的打算,这也就说明了一个事实——他这两年完全就是在为自己所爱的人而活。因为他有爱,因为他视自己所爱的人为他生命的依托,所以他那样去活了。因而,我们完全可以把他的这次退学看成是他此生所做出的第一个为自己而活的决定,他似乎是在有意识地对从前的生活方式加以反抗……

等一等!请大家注意!我们刚刚提到了他想要为自己而活,这该怎么去理解呢?其实,这不难理解!他的那种为自己而活的意愿同他的那种为所爱的人而活生活方式是对矛盾体,前者指的是他的梦想,而后者则无需暗指什么,正是指的他内心所爱着的那些人。那么,他对梦想的感情可以同他对所爱之人的感情合为一体吗?很遗憾,不可能!别人也许能行,但赵天波不行!就拿这次退学来说,他的父母和兰玉肯定对此很是失望,他在做这件事时已经伤害到了他所爱的人,但他若是继续留在学校里,受伤害的人则又换成了他。如此看来,这二者确实不可兼容。

如果说他的这次退学是他反抗从前的那种生活方式的一个开始,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会继续反抗下去,但在退学后,我们看到他又迅速地回归到了他的本色之中。他不是说他要出人头地吗?而他出人头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他说是为了能够在以后配得上兰玉!这说明了什么?他这不还是在为别人而活吗?我们想要提出的问题是——这一刻,他的那些梦想都到哪里去了呢?他不是信誓旦旦地说过,他在学校里的一切所为都是为了给将来实现梦想做好铺垫吗?这一切又该如何解释呢?

够了!我们已经说得够多的了!我们在这一节里费尽周折终于为他找到了那个他与生俱来的本性——多情!这个“多情”是个纯褒义的词语,这也不是在单指他对某一种感情的态度,而是指他对自身全部感情的态度。他是一个为感情而活的人,他首先是一个情种,其次他才是一个冒险家和梦想家。不过,他现在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本性,但他终有一天会结识到这个来自于他灵魂深处的本性。可以预料的是,那时的他必将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二00三年十月十五日,对赵天波而言,这是一个对其意义深远的的日子。他按照原计划,在退学一个星期后踏上了外出谋生的道路。

母亲照着父亲的意思给了他六百元钱,他并未嫌少。另外,母亲把话也说得很清楚,叫他缺钱时就给她打电话。由于她看过他的那些日记,因而她知道他有一个小金库,但她所不知道的是——那些钱已经全被自己的儿子拿去预订高中毕业证了。

当母子俩走出小区的大门时,太阳正好把脸给露了出来,但天空并非是一片蔚蓝,而是灰蒙蒙的一片。赵天波背上的这个黑色旅行包里装有他这次出行的全部行礼——洗漱用具、一套内衣、一支笔、一本《四书五经》。为了防止赵鑫“添乱”,他的这次外出一直都是瞒着那个小家伙的。赵小兰一大早就去上学了,但她说她会请假到车站去送他。

十点钟的时候,他和母亲到了车站。他俩坐在了候车室里,不是在等车,而是在等赵小兰。昨晚还对他叮嘱个不停的母亲现在却很安静,而他也不知道该对母亲说些什么才好,在彼此的沉默不语间,他感受到了一种极其强烈的压抑气息。随着时间的流动,他心头的这份压抑变得越来越强烈,受不惯这种压抑的他甚至都有点不想走了。但是,理智告诉他——“你不能那样做!”

在等了一个小时后,赵小兰仍然没来。开往省城的班车一小时才发一趟,现在已经十一点了,赵天波不打算再等下去了。对此,母亲并没有表示反对。然而,在往车上走的路上,他仍旧向候车室的大门回了好几次的头。

“快上来!后面那辆车都在按喇叭了!”车上的这个胖司机大声地催促着他。

在即将踏上车时,赵天波回头看了母亲一眼。

“妈,我走了!”他说。

他上了车,坐在了最后排的窗口位置。他故意不往车外看,因为他害怕自己会看到母亲的那双眼睛。

大巴车缓缓地向后倒着车,准备出站了。也许是因为车内空调的温度开得有些过高,赵天波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冒汗,他把衣服的拉链拽到了胸口位置,而他的双眼则始终盯着车头的车载电视,尽管电视是关着的。

不一会儿,大巴车轻轻地抖动了一下。它这是在过减速带,也就是说,车头已经出站了。这个时候,赵天波不自觉地把头扭向了车窗外——他很“不走运”地看到了母亲和妹妹!她俩就站在车辆的出站口,而且与他离得很近,几乎是触手可及,但车窗是关上的。他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他双手合力将车窗打开了,可这时大巴车已经上了公路,它开始加速前行。赵小兰追着车跑了十余米后停了下来,她怎么可能追得上呢!

“哥哥!”她站在马路边上大喊了一声。

喊完之后,她马上就用右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和嘴——她蹲在路边伤心地哭了起来……

在她身后几步远的地方,目睹她落泪的母亲也赶紧把脸扭到了一侧……

看到这一幕,赵天波的心脏随即便连着抽搐了好几下。他把视线重新定格在了电视机上,但这没能挽救到他。很快,他的鼻头就酸了,而且还不停地颤抖了起来。他怒目圆睁,似乎是想恐吓住眼眶里的泪水。可是,心脏的再一次抽搐把他的这些努力全都化为了乌有,两条泪线随即就挂在了他的脸颊上。他赶紧用手擦掉了它们。

“哎,亲情啊!”这一刻,他百感交集……

眼泪止住后,他再次将目光投向了窗外,他开始默默地向这座县城告别。望着不断向后倒退的街道和楼房,他握紧右拳,在心里对自己说道:“赵天波,荣归故里!”

喜欢校园里的修行者请大家收藏:()校园里的修行者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校园里的修行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铁锅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铁锅儿并收藏校园里的修行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