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不等滕烨惊讶的言语,白嘉就先抬头摆手:“不可能,我上个月就绝经了,怎么可能怀孕,而且这些年了,努力了半天,都再没怀上,怎么可能嘛!”

“是啊,她怎么可能怀孕呢?”滕烨盯着蒋涵,一脸你扯蛋的表情。

“我确定这是喜脉,还有,那个手术也并非百分之百的,大约,大约你体内的某些残存药效,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把的当初手术烧堵的地方给修补好了吧?”蒋涵说着悻悻的退了一步,因为某人那眼神相当的犀利。

而这个时候白嘉盯上了滕烨:“手术?什么手术?你们在说什么?”

滕烨清了一下嗓子:“老婆,咱们到里面去说,这里可都是宾客。”

白嘉看了他一眼,扭身进了内舱,滕烨白了蒋涵一眼也立刻追了进去。

ELLEN走了过来瞧望着自家老公:“他们怎么进去了,宾客不招呼了啊?”

“他们有点小事要解决。”蒋涵说着搂了ELLEN的肩头:“弄不好今天,你们都会有个惊喜!”

“什么惊喜?”

“等下就知道了呗!”

……

“结扎?”白嘉难以置信的望着滕烨:“你竟然做了这种手术?你竟然都不告诉我,你,你就那么不喜欢孩子吗?”

“我没有不喜欢孩子啊?”滕烨立刻摆手:“相反我可很爱他们的。”

“那你为什么要做结扎?我告诉过你,我想要生一个足球队的!”

“是,我知道,可要按你这计划,我两年里起码有一年要禁止那事!”滕烨不满的摊手:“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么频繁的生育,也会损伤你的身体,所以,两个就够了,我就,就做了手术嘛!”

“那我怎么会怀孕?”

滕烨伸手抠了下眉头:“蒋涵刚才也说了啊,可能,当年蓝色圣光的药效体内还有残存吧,所以,那里输精管烧赌的部分大约,自我修复好了……”

白嘉闻言立时捂住了肚子:“我的天,这宝宝可来得太不容易了。”

滕烨一看她这动作就翻了白眼,继而人很狗腿的凑到跟前:“老婆,你可四十四了,你不会是想做个,高龄产妇吧?”

“这是上天给我的宝宝哦,而且还是,还是这种情况下怀上的孩子,我肯定要要的!”白嘉说着护着肚子瞪着滕烨:“我告诉你,这个孩子我要生,他可是我们的四宝,你要敢反对,我会生气哦!”

滕烨抿了下唇:“我不反对,只不过我又要当一年的和尚了。”

白嘉立时白他一眼:“喂,老都老了,少做一天又不会死。”

“这是一年好不好?”

“那我不管,一年就一年,你就当偷偷做手术的惩罚吧!”白嘉说完摸着肚子一脸笑容:“这是个好消息哦!我要告诉二宝和三宝!”

滕烨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伸手拥抱上了她:“一会儿,就告诉大家吧,我要五十多的人了,有个老来子,也不错!只不过,你猜他会不会也有异能?”

“应该不会吧!你最近又没吃过那药了。”

滕烨点点头:“对,也许他会是最普通的。”

“我可不这么想。”白嘉眨眨眼,嘴角抿着笑:“有厉害的老爸,有厉害的哥哥和姐姐,还有一堆厉害的姨夫叔叔什么的,他算什么普通啊!”

滕烨呵呵一笑:“也是,我的孩子,怎么都不会普通的。”

……

八个月后,产房外董安滕乐还有苏沫和RIN正四个人打着扑克牌。

“我今天都是梅花的顺子,弄不好,又要多个妹妹了。”董安说着瞥了一眼旁边的滕乐:“只希望这个别跟你似的,就逮着我欺负。”

“欺负你是我看的起你好不好?你看我怎么不欺负我嫂子呢!”滕乐说着丢了手里的牌出去。

“RIN,我妹刁蛮任性,你可得多担待啊,和她对上,你要想存活就记住一条,所有的错都是你的!”董安立时冲着RIN言语。

RIN很大方的笑了笑:“没事,她劈我,我还更有精神呢!”

董安翻了白眼,滕乐则是踹了RIN一脚:“得意吧你!赶紧出牌!”

RIN听话的出了牌,苏沫立刻一个炸弹丢了出去:“没人要的起吧?”

大家看看手里的牌都摇了头,苏沫把手里剩下的牌一把放了出去:“大连子,我赢了!”

“嫂子,你要不要这么凶残啊!”滕乐说着丢了手边的筹码过去,而后起身活动了一下腰:“我去上厕所。”

“我也去!”苏沫说着丢了牌和滕乐一同离开,两个男人对视一眼,非常自觉的洗牌。

“我说,你最近是不是和我妹同JU了?”董安此时忽而压低声音问了一句。

RIN一愣,摇头:“没有。”

“骗谁啊,我是学医的,你以为我看不出来?”董安白他一眼:“你们两个不但TONGJU,还做的没点节制!我妹明显都虚了,我说,你身为男人,就不能节制一下?”

RIN一脸委屈:“哥,你可不能怪我,TONGJU的事,是她不叫说的,我哪里敢说啊,回头生我气劈我是小事,不理我怎么办?至于那个,那个我也想节制,可是她,她一缠我吧,我们就……”

“你以后要和她过一辈子的,就当心疼你媳妇呗,青山得留着知道不?”

“知道了哥,那你一般是个什么频率啊?我学习一下。”

董安立时脸上泛红:“我们那个你学不了,你嫂子也是练家子,我们两个体质和体力都受得住,所以一天一回的努力控制着……”

“我们也是啊!”

“那一样吗?”董安捶了他一拳:“我妹又不是练家子,再说了,你,你全身都能金属化,你要不放松,你能做它一夜!”

“哥你咋知道?”RIN一脸惊奇。

董安一愣,随即悻悻一笑:“推断的呗!你那玩意真能金属化啊?”

RIN害羞似的点点头:“嗯。”

“那你可别伤到她啊!”

“放心不会的,我会小心控制金属状态的。”RIN一脸认真的回答让董安有点汗颜,而就在这个时候,产房内终于有了婴儿的啼哭声。

哥俩儿立刻丢了手里的扑克凑到了自家布置的产房前竖着耳朵听,不一会蒋涵抱着一个裹在襁褓里的婴儿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滕烨。

“男孩还是女孩儿啊!”董安立刻询问。

“男的,你多了个弟弟。”蒋涵说着把孩子递给他:“来,抱抱,看,电不电你!”

董安的唇哆嗦了一下,乖乖伸手去抱,他很小心的做好了准备,但是,没有被电不说,怀里的小家伙只是一个劲儿的哇哇哭。

此时滕乐和苏沫也赶了过来,自是询问着兴高采烈的抱了孩子。

很好,没有一点特殊情况发生,这让滕烨舒出了一口气:“这下白嘉不用心里压力过大了,真要再生个异能的,我估计她要怀疑我祖上是外星人了。”说完就赶紧的回了产房里向妻子报告好消息,而蒋涵则把孩子抱了过去,放进了一旁的保温箱里。

白嘉生子后,不过半天的功夫,军部和特情部就来了人,满眼期待的要带小家伙去做测试。

滕烨本想拒绝,可是想到万一有什么还是早点发现的好,便自己抱着孩子跟着他们回去做了测试。

几个小时折腾下来,报告出来了。

当军部司令一脸沉色的立在他面前时,滕烨觉得自己的心都凉了:“不会他也有异能吧?”

“就目前的检测来说,是没有,不过,我们觉得也许过几年他可能会表现出来!”

滕烨闻言一把抱回了孩子:“拉倒吧,我家四宝就一普通人,你们别惦记了!”说完抱着孩子就走,根本不管他们的脸色。

是夜,白嘉抱着四宝一脸幸福的喂着奶:“我们有个正常的孩子,也总算可以像其他父母那样正正经经的教孩子了,老公,你要把他教成一个商业才子吗?”

“可以考虑,不过我更希望他顺着自己的喜好来,生意,钱财这些,只要他有梦想,并坚持不懈,就会有收获,再说了,他不缺这些,我们就悠着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嗯,那就看看他以后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吧?”白嘉说着亲了亲四宝的小脸蛋,四宝睁开了眼,露出黑亮亮的眼珠子看她一眼又闭上眼睡了。

“他的眼睛不像我,像你。”滕烨说着轻揽了白嘉的肩头。

“你不喜欢?”白嘉扭头。

“怎么会呢?”滕烨和她脸贴着脸:“我们相遇的第一眼,我可就是被你的这双眼勾走了魂。”

“那是因为我像我姐。”

“可你不能否认,它是我们的缘,是我们相恋的开始。”

听着滕烨柔柔的声音,白嘉转头给予他亲吻,夜的美好,在这一刻温馨而隽永。

……

“四宝,给,这是哥送你的生日礼物!”一辆遥控坦克摆在了肉乎乎的四宝面前。

“还有我的。”跟在董安身后,滕乐拿出了一个会转动的旋转木马模型放在了桌上:“你看这个吹它,拨它,它就会转啊转的了。”

“谢谢哥哥姐姐。”两岁的四宝眉开眼笑的扒拉着盒子奶声奶气的言语后,就瞧看它们爱不释手。

“快来帮我一下!”厨房内响起了白嘉的声音:“蛋糕做好了!”

滕乐立刻起身去帮忙,此时房子外面也响起了汽车鸣笛声,董安笑着刮了一下四宝的鼻子:“滕宝,咱爸回来了,肯定给你买了更好的玩具,可去帮你拿!”说完就赶紧冲了出去帮忙。

这一瞬间客厅的地毯上就只有四宝和他的玩具,但是玩具盒子装着玩具,上面还贴着胶布,他根本打不开,他急得想动动这个,又想摸摸那个,可哪个他都打不开。

他急的左右瞧看,看着看着嘴巴一扭,手就是一个空扯,坦克的包装盒立刻碎裂,坦克露了出来,他立时笑得咯咯的,又看向旋转木马,一个空抓。

当滕乐帮着白嘉推着蛋糕到了客厅时,董安也和滕烨抱着一辆很大的电动玩具车进了屋,但是他们看到了诡异的画面,木马在自动旋转,坦克在地上自己跑的飞快,而属于它的电池丢在外面没上不说,遥控器也没人在操纵。

这一刻大家都呆滞了,几秒后,滕乐激动的言语:“我的天,这异能竟然真的存在!”

“什么?”滕烨诧异:“异能?”

滕乐使劲点点头:“这叫‘一方通行’,原来,四宝才是咱家最无敌的存在!”

--THEEND--

喜欢豪门老公的小嫩妻请大家收藏:()豪门老公的小嫩妻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豪门老公的小嫩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碧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碧沁并收藏豪门老公的小嫩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