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燕京一座戒备森严的四合院中,一位看上去仪态威严的老人,坐在书桌后翻阅着几封电文。

老人越看,眉宇越是紧蹙的厉害。

“首长,这是不是这几个国家串通起来一起做戏,企图诬陷我华夏想要诈取赔偿啊?”

这时站立在书桌前的一名穿着笔挺军装,肩挂少将衔,中年人说道。

“派人去查了么?卫星检测图和其他方面的数据都出来了么?”老人语气虽然平淡,但是却给人一种严肃感。

“查过了,一切数据和情报显示,昨晚越、缅、挝三国边境确实遭到严重的人为袭击,三国驻防军官全部死于非命,军事器材以及弹药库,全部受到袭击,炸毁。

不过当地驻防部队似乎都是在弹药库发生爆炸以后,才做出了反应,就是我们的眼线,也没有发现具体是什么人袭击了他们。

从手法以及现场来看倒是不像做样子的,倒像是有目的的刺杀捣毁行动,只不过太过诡异,因为根本就没有在周边发现任何军事行动迹象。”

少将回道。

老人点了点头说道:“这几处都是地处与银龙交界范围,这银龙镇,最近有什么大事发生吧?”

“我查过了,那边有人在建设一家药厂,是在国内注册的,叫做银龙生物制药,法人是最近风头正盛的方家弃子,名叫方墨。”

少将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道:“首长是怀疑......”

“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你去吧,这里没事了。”老人打断少将的猜测,果断的说道。

“那,那我们是否要对那几个国家的谴责做出回应?”少将不敢再说其他,有些事自己知道就行了,不过他也在暗暗猜测,这个方墨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居然能做出这等事情来。

要知道,那可是一夜之间,连毁三个国家的军事基地,不但悄无声息的杀死各方中高层军官,还神不知鬼不觉的炸毁对方重要军事器械。

关键是,这三个国家居然连对方的影子都没看到,这种手段,哪怕是世界上最顶尖的特种部队也是完全做不到的。

这可是让他这个少将想想都觉得振奋的事情。

因为无论这些事是不是那个叫做方墨的人做的,至少说明了一点,那就是,银龙镇,再也不是地方无法插手的混乱不堪的三不管地带了。

所谓英雄相昔,此时的他倒是有种想要见见方墨的冲动。

而书桌后的老人听到他的话,不由淡淡的笑了笑说道:“这事跟我们没有关系,不用理会就是,有本事就让他们拿出证据来。”

“是,我明白了。”少将说完对老人郑重的敬了个军礼,随后便出门而去。

老人则是脸上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欣慰之色,深深的吸了口气。

......

“爷爷,真的是哥哥做的么?”

就在这时,一名长相秀丽,身材更是无可挑剔的女孩儿自书桌后的一个屏风内侧走了出来,一脸诧异的说道,在女孩儿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容貌靓丽的女子。

“呵呵,雪儿啊,你这个哥哥可不是一个普通人啊,很多我们觉得不可能的事,却是真实的发生在他们的世界。”

老人看向女孩儿的目光很是慈爱,原本浑身凌厉的气势也在不知不觉中收敛,变得如普通老人无异。

老人口中的雪儿,正是梦雪,而她身边的,则是李玉宁。

当老人说完,李玉宁则是微笑着说道:“首长多虑了,无论是在哪个世界,我想,方墨都还是梦雪的哥哥......

“报告!”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进来!”

老人开口道。

一名身着西装,仪表整洁严肃的中年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什么事啊?”老人率先开口询问。

中年男子则目光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梦雪和李玉宁两人,欲言又止。

“说吧,没关系。”老人缓缓说道。

“是,首长,国际方面的消息......”中年人依旧没有说完。

“叫你说你就说,吞吞吐吐的......”老人蹙眉道。

“是!”中年人恭敬的说道:“昨天夜里,华裔毒枭金大钟在金三角被杀,根据可靠消息,在金大钟死前半小时内,数十亿美金从不同国家的银行全部汇入华夏三大银行,而转账的账户,全部属于金大钟名下,引起了各方关注,米国,D国,等国家,怀疑华夏与金大钟暗中勾结,发来电函询问此事,同时也表示了严重的谴责。”

中年人说道。

“哦?”老人眼睛微微一眯。

数十亿美金流入华夏?

这哪里是怀疑华夏?根本就是想分一杯羹。

不过他们却打错了主意。

老人苦笑道:“这不是我们政府所为,敷衍他们一下就好。”

又交谈了几句后,中年人离开。

而老人则又叫来一名警卫员。

“去一趟王家,将王墨儒老将军请来。”老人对警卫员说道。

“首长,王将军他......”警卫员心中暗暗叫苦,因为他知道,依照王将军的秉性,肯定不会跟他来。

“就说,我这里有龙涎醉给他喝。我就不信这个痞子将军不来。”老人微微笑道。

......

然而此时,方墨和王静柔已经站在了王家大院的门口。

“是小姐和姑爷回来了啊,呵呵,好好好!”

寒伯依旧简装素衣,穿着那身如同工作服一样的衣服,满脸堆笑的开门迎道。

不过当他的目光在王静柔的身上扫过的时候,明显露出了惊讶之色,尽管是一闪即逝,依旧被方墨捕捉到了。

“哎呀寒伯,都说过好多次了,不要叫我小姐小姐的了,搞的跟回到古代似的。”王静柔撒娇般的对寒伯说道。

“呵呵,无妨无妨,理应如此。”寒伯呵呵笑道,随后看向了方墨说道:“小姐果然没有看错人,姑爷好手段。”

“寒伯说笑了,机缘巧合而已,天地造化非人力可解,一切皆有定数。”方墨谦逊的说道。

方墨自然知道寒伯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他没想到这个寒伯居然一眼就看出了王静柔体质上的改变。

“呵呵,外面风大,小姐姑爷赶紧进去吧。”寒伯相让道。

“静柔,你先进去吧,我跟寒伯说两句话。”方墨心里一直很是疑惑,寒伯这样的一个与夕瑶实力相仿的超级强者为什么会屈尊王家门房。

他猜测,寒伯很有可能是与夕瑶同一个时代的强者。

王静柔乖巧的点了点头,自行往院子里面走去,方墨则和寒伯一起进了一旁的门房。

屋子里很简单,里外两间,外间一张桌子,旁边有一个书架,两张椅子。

里间更是一目了然,仅有一张单人床。

“姑爷有什么话要说啊?”寒伯笑道。

“前辈这是要折煞晚辈了。”方墨无奈的笑道,这寒伯被夕瑶称为北冥,方墨虽然没有听说过,但是对方的实力肯定深不可测,就算他也看不出来,还总是一口一个姑爷的叫着,让他着实别扭。

“呵呵!”寒伯摆了摆手说:“你与西王姐弟相称,老朽又怎么能同西王同论?况且身为王家门房,叫你一声姑爷不为过。”

方墨莞尔,没有再纠结下去,而是心念一动,便从天衍珠空间中取出一坛龙涎醉,放到桌子上说:“听灵儿说您老喜欢品酒,这坛龙涎醉不知道您能不能品的上口,不过,我也没有其他的酒了。”

寒伯看到方墨凭空变出一坛酒来,眼神中一阵错愕,随后不由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不过当方墨说出龙涎醉的时候,寒伯却眉稍挑了挑,看向桌子上的那坛酒。

“龙涎醉?”寒伯当即露出喜色,一把抠开了酒坛的封泥。

“咝......”寒伯用力嗅了嗅,不由眉头微皱。

“不对啊,这味道,这......好浓郁的真龙之气!”

寒伯顿时两眼放光,惊诧的说道。

“这是原酿,自然不是外面那些勾兑后的龙涎醉可以比拟的。”

方墨笑道。

然而寒伯再次看向方墨的眼神,顿时又不一样了。

“姑爷,莫非这龙涎醉,是出自姑爷之手?”

......

二十分钟之后,方墨才走出门房,深深的吁了一口气。

从交谈中,方墨了解到,当初把华致远和佐川从叶家密室中救出来的人就是寒伯,而且龙豹山一行,原来也是有寒伯参与。

至于为什么要留在王家门房,寒伯却是闭口不谈。

不过方墨倒也无所谓了,毕竟跟他没有什么关系。

“哎?爷爷,您这是要去干嘛啊?”

刚出门房,方墨就看到王墨儒老将军带着两名警卫员要出去。

“哦,方墨啊,你先进去吧,我去去就回......咦?”王墨儒老人话没说完便轻咦了一声,随后目光向门房里面看去,同时还在用力的嗅着什么。

方墨看的眼角一阵抽搐,

鼻子真好,这都能闻见......

“老寒,你糟老头子,自己偷偷摸摸藏什么呢?”王墨儒说着话直接进了门房,一脸不高兴的说道。

“谁藏了?你那只眼睛看我藏东西了?”寒伯同样没好气儿的说道。

这让其他人不由咋舌,显然是没想到两个老头居然用这种口气相互对话。

“哈哈,你个糟老头,还来不及藏吧?龙涎醉?哈哈哈,来来来,我给你尝尝是不是水货。”王墨儒就好像一个地痞一样死皮赖脸的就要真的过去尝尝。

“哎哎哎?这可是你孙女婿孝敬我的,想喝找他去,真是......”寒伯撇了撇嘴,结果一只手就将一大坛子酒给搂了过去。

“什么?你说那小子拿来的?”王墨儒说着话,不由看向了方墨。

“我这么大人,还能骗你不成?”寒伯翻了白眼儿说道。

“爷爷,我和静柔也给您老带了,比寒伯的多,您就别跟他老人家抢了。”方墨笑道。

王墨儒见其两手空空,老人狐疑的打量了方墨一眼,明显有些不信。

寒伯笑了笑,而后在王墨儒老人的耳畔细语了两句。

“真的?”王墨儒老人顿时眼睛一亮,哈哈一笑说道:“走走走,我们去内院。”

“爷爷不是要出去么?”方墨自然听到了寒伯和老人说了什么,不过这老头儿怎么听见有酒喝就不走了?

“嘿嘿,哪儿喝都一样,走吧。”

方墨哪里知道,老人就是要去一号首长哪里尝尝那并不好买到的龙涎醉的?

这自家有,犯不着还去人家那里喝,况且他也知道,首长那的酒可不是那么好喝的。

......

中午的时候,方墨看到王家的人,陆续从外面回来,不由有些奇怪。

平时这王家大院可没有这么热闹,自己和王静柔回来,可是谁都不知道,而现在这些人显然是王墨儒老人可以通知的。

方墨心里不由有种异样的感觉,他隐隐觉得,今天似乎王墨儒老人似乎要有什么大事要说。

不然怎么会把王家的人全部传唤而来?

“呦,妹夫啊。”

就在这时,方墨终于看到了他那个不靠谱的大舅哥,王之军。

不过此时,方墨却是看向了王之军身边的一名女子,同时露出了诧异的目光。

他们两个怎么走到了一起?

这还真是出乎意料。

喜欢狂徒弃少请大家收藏:()狂徒弃少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狂徒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傲剑问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剑问天并收藏狂徒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