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弗呆呆地看着他,几秒过后,突然呵呵呵地笑个不停,

这一笑就停不下来,捂着肚子躺在躺椅上,身子一颤一颤的,笑声传出好远好远。

陈大河撇撇嘴,转手操起茶几上的紫砂壶喝了一口,放下后哈出一口气,继续看风景。

奥利弗好不容易停下来,扭头看着他,笑道,“你怎么不问,我在笑什么?”

陈大河耸耸肩,头也不回地说道,“你在笑,这个说客当得也太容易了。”

奥利弗顿时一愣,张大眼睛惊讶看着他,“你猜到了?”

陈大河淡然一笑,轻声说道,“第三银行美洲区公司虽然只成立了四年,但一直都是杰罗姆在亲自负责,从去年开始,他就跟我提过几次,大通、花旗、美银、富国、高盛、梅隆都找过他,想用现金收购,或者以股换股的方式,取得第三银行手上一部分互联网公司股权,虽然之前我一直没同意,他们也没放弃过,

但是从今年年初开始,就再没人找过他,据我的猜测,一方面他们是想看一看,后期互联网公司股价的走势,另一方面,”

说着转头看向奥利弗,笑道,“如果股价走高,他们应该会故技重施,请你来当这个说客,成功率应该会高一点。”

奥利弗转头看向天空,轻声笑着说道,“也对,他们的目的太明显了,”

顿了两秒,又笑道,“在来之前,我还在想,能从你手里拿到多少份额,现在么,”

说着又转头看向他,“或许我该为他们祷告,但愿他们手里的筹码,能吞下你丢的诱饵!”

陈大河耸耸肩,“虽然是诱饵,但也不能太容易让他们得到,你回去告诉他们,现金交易也好,以股换股也好,都可以谈,不过,有一个前提条件。”

奥利弗一愣,好奇地看着他,“什么条件?”

陈大河抿嘴一笑,“他们的行动,是明天开始吧?”

“行动?明天?”奥利弗更加不解,看着他问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陈大河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以量子为首的对冲基金,准备做空泰铢,这事你不知道?”

奥利弗脸色顿时一变,腰肢用力坐起身来,转身正对着他,正色说道,“我知道泰国会在明天宣布放弃固定汇率,但你说的行动,我一无所知!”

虽然EO集团是一家综合性集团公司,但旗下的EO证券和EO银行在华尔街也有较高的影响力,尤其是借助搭建信息高速公路的东风,更是一举成为全美一流的金融机构,却没想到连这个消息都没得到,

看来,要么是有人在故意封锁消息,要么是下面那帮人玩忽职守,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忽略掉,

在奥利弗看来,前一种的可能性应该更高些,

想到这里,奥利弗咬着银牙暗骂了一声,气呼呼地虎着脸。

陈大河抿起嘴,看着她微微点头,笑了笑说道,“不知道没关系,反正这笔钱也是好挣不好花。”

嗯?

奥利弗愣愣地抬起头看着他,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

陈大河耸耸肩,说道,“如果没成功也就罢了,但只要他们能顺利得手,那么泰铢就只是一个起点,菲律宾比索、印尼盾、马来吉特,这一个个都会是他们的攻击对象,毕竟这些国家的金融护盾甚至还比不上泰国,

再然后,当他们被胜利冲昏头脑,那么一个个金融开放的亚洲新兴经济体都会成为他们的目标,比如韩国、日本,甚至是一向坚挺的新加坡。”

最后,陈大河转头看着她,笑道,“搞垮这么多地方的经济,就算他们能大赚一笔,你认为,他们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事实上,今年的这场行动,正是量子基金最后的绝唱,谁都不会想到,前一年还在发疯的量子基金,第二年就被逼到不得不关闭的地步。

如果说这里面没什么猫腻,打死他都不信。

而奥利弗此时还沉浸在他刚才说的话中,想了片刻,抬起头看着陈大河,“你的意思是,这会是一场国际金融危机?”

陈大河微微一笑,“准确的说,是欧美资本的狂欢,亚洲的金融危机。”

奥利弗深吸一口气,看着他说道,“那么,你让我带给他们的话是?”

陈大河嘴角上翘,似乎在说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想来香江,香江金管局的八百多亿美元会非常欢迎他们,如果他们嫌少,没关系,还有第三银行准备好的两千亿美元现金,可以陪他们玩儿个痛快。”

嗯?

奥利弗的大眼睛顿时瞪得圆圆的,直愣愣地看着他,“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现金储备?”

以EO集团的实力,也只能凑出不到两百亿美元的现金,再多就会影响到公司运作,而第三银行的体量更大,虽然前几年因为启动旗下公司上市计划,回笼了很多资金,但投出去的也不少,其中绝大部分都押在了美国互联网公司上面,如今那些股份虽然价值翻了几倍,但都是账面价值,不是可以随时使用的现金,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的钱?

陈大河抿嘴一笑没吭声,他能说在瑞士还有好几个两千亿躺在几十家银行的几万个分散账户上吗!

见陈大河不说话,奥利弗也没在意,突然弯下腰,贼兮兮地小声问道,“嘿,我问一下哈,你到底有多少钱了?”

陈大河抿抿嘴,皱起眉头想了想,

片刻后,他终于丧气地吐了口气,“唉,我不知道。”

奥利弗顿时两眼一翻,“哼,没劲。”

说完又躺回到椅子上。

陈大河撇撇嘴,委屈地说道,“我真不知道啊。”

如果说八十年代的时候,他还在靠实力赚钱,那到了九十年代之后,那就真是靠实力捡钱了,

不提第三银行、皇后银行、五洲粮食集团、瑞士白玉兰集团和搬空了半个乌克兰的非洲佣兵团,

单说东欧那次行动,第三银行、皇后银行这两个在明,QC基金和董建磊在暗,除了好多贵金属和搬不走的实物资产,只是现金就卷走七千多亿美元,

虽然后来陈大河一直在安排把那些资产转让变现,可当时董建磊实在抢得太疯了,到今天都还还有少量油田矿山没有处理完,

而这只是一次行动的收益,随随便便毛估估也能有个万多亿美元吧,如果再把那些公司都算上,翻个一倍应该问题不大,

只是这玩意儿都是只能算个大概,所以要问他有多少钱,他是真不知道。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