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放下手里的汽水,抹了把额头,愣愣地问道,“你搞什么鬼?”

“放心,”奥利弗在电话呵呵笑道,“我是用专用保密电话打的,没人能听见。”

“哦,”陈大河眨眨眼,愣了愣说道,“你什么情况啊?七八年不联系,今天突然打电话,那边都搞定了吗?”

“呼,”奥利弗吐出一口气,鼓着嘴说道,“差不多了吧,我原来以为只需要跟他们合作,一起推动老布上台,然后再跟老布配合,反过来把他们老牌财团的气焰打打下去,就能获得跟他们平起平坐的权力,结果呢,是我想得太简单了,

虽然前两年老布接连发起几次反垄断调查,也取得不小的成绩,但巨头就是巨头,就算他们伤筋动骨,势力范围大幅缩水,也不是我能轻易撼动的,尤其是前几年,他们在东欧捞了不少好处,单纯以财富来论的话,反而还有所增长,不过,在老布的打压下,他们也就这样了,

直到去年你让人传来消息,我又改为支持老克,今年老克登台之后,也延续了老布的打压垄断财团的政策,虽然还没正式开始,但他已经做了公开表态,这也是一种信号,

接连推动两任总统上任,现在我才有跟他们正面对上也不怕的实力,只是目前我和他们的合作项目太多,不好跟他们翻脸而已,为了不让他们认为我之前都是在演戏,才不好跟你联系。”

奥利弗噼里啪啦一大通话,听得陈大河有点懵,晃了晃脑袋,眨眨眼睛问道,“所以,现在你跟我打电话,就是说以后可以正常联系了吗?”

“是,也不是,”奥利弗娇笑着说道,“以后是可以正常联系了,而且就算和以前一样也可以,不过我今天打电话,主要不是为了这个。”

陈大河摸摸鼻子,“那是为什么?”

“因为,有人着急了啊。”奥利弗笑道,“他们在国内的生意被打压,只能想办法出走海外,但海外投资哪有那么好做,用你们的话说啊,就叫强龙不压地头蛇,所以他们现在已经转变了思路,以后就专注于投资了。”

陈大河无奈地撇撇嘴,这姑娘还是跟以前一样,扯七扯八就是没扯到点子上,

他们投资海外跟你打电话有什么关系?

陈大河吐出一口长气,刚准备说话,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问道,“他们盯上了第三银行下面的公司?”

“宾果,”奥利弗笑道,“就在昨天,杰罗姆在苏黎世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第三银行准备将旗下所有的直营公司全部推动上市,而且以后这些公司他们也不再直接管理,你知道吗,新闻发布会之后,全世界整个资本市场全部疯了,这已经不是一场狂欢,而是仅次于卢布贬值的狂欢节!面对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当然要积极参与。”

陈大河摸摸鼻子,笑道,“所以,他们就让你来找我?”

“对啊,”奥利弗笑道,“再大的仇怨在利益面前都不值一提,更何况你对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仇怨,反而是他们欠你的,昨天摩根先生就找到我,希望能邀请你来美国,和你相逢一笑泯恩仇。”

陈大河撇撇嘴,还相逢一笑泯恩仇,老子仇都没报完呢,泯个屁啊,当即说道,“他们就认为我一定会接受?”

“嗯哼,”奥利弗的语气也显得颇为可笑,“可能他们认为,你九年前接受了和大通银行的合作,成立了一支投资基金,双方之间就已经放下仇怨了吧,而这次反过来让我主动跟你接触,是对你的一种示好,他们都放下身段了,你为什么不能接受?”

陈大河哑然失笑,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啊,思维方式还真是与众不同呢。

躺在沙滩椅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看了看不远处被人群围住的摄制组,陈大河笑道,“那你是什么想法?”

“我?”奥利弗咯咯笑道,缓声说道,“我的想法当然是,跟他们合作!”

陈大河面色不改,也没吭声。

奥利弗也没等他回应,就继续说道,“说真的,西方社会和你们那里的习惯真的不一样,你们那里呢,讲究的是分清敌我,自己人,什么都好说,如果成了敌人,那就一切休提,而这里不一样,这里讲的是利益,哪怕是合作非常紧密频繁的公司,可能一年也会打上几十场官司,但是纠纷归纠纷,却又不影响他们在其他方面的合作,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陈大河从嗓子里挤出两个音节,“嗯哼。”

奥利弗继续说道,“说回这次的项目,第三银行如今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私人银行,旗下拥有的直营公司中,至少有五家具备世界五百强的实力,以前体量小的时候,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性子去运作,但体量大了之后,尤其还要把下属公司推向资本市场,你就不能不考虑外部环境的因素,而且是必须遵守这里的规则,否则,就会成为异类,而异类,不会有好下场的。”

陈大河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其实上个月在香江开会的时候,杰罗姆就提出过这个问题,利益均沾在资本市场同样适用,他也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当即就同意了。

见陈大河没有回应,继续说道,“说真的,你要是继续延续原来的经营方式,别人最多是不满,却不会做什么,但既然你决定了这么做,就不能不考虑其他方面,不说利用这次机会多交朋友,至少也不能树敌吧。”

如果不是电话里传来海浪和喧杂的声音,奥利弗还以为信号断了呢,再准备说话,听筒里终于传来陈大河的声音,

“第三银行的大本营在欧洲,我们必须优先考虑欧洲本土势力,至于他们,想参与进来,当然没问题,不过,能付出什么代价,才能堵上这些人的嘴?要知道,瑞银、法兴、巴林、汇丰等等等等,这些银行都不是吃素的,第三系旗下的公司虽然多,却也未必能满足得了这些大型银行,而他们更不会怕了大摩和花旗,我需要一个好的理由,让他们都闭上嘴。”

这回反而是奥利弗沉默下来了,

陈大河也不着急,拿起汽水喝了两口,躺在沙滩椅上吹着海风,惬意得很。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