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凤凰传媒集团,陈大河最后将视线投向龙江保全公司。

除了饶山之外,龙江公司过来的三个人陈大河都见过,都是最早在深阵成立琼斯公司的时候,被董建磊他们动员过去当工人的老兵,就算是现在,他们也有不少亲人在琼斯公司工作,所以对于陈大河的忠心不容置疑。

只是这个龙江公司的来历有点古怪,他既不属于琼斯公司旗下,也不属于EO集团序列,更不属于第三银行旗下,

最早这家公司成立的时候,是奥利弗动用公款,瞒着陈大河私下成立的一家安保公司,直到发展壮大之后,陈大河才知道有这么一个存在,

后来琼斯公司将内地的大部分企业转让给第三银行,香江这边也转让了凤凰系的三家公司,除了与EO集团息息相关的各个事业部,只有一家龙江保全被搁置下来,幸好这时候的龙江公司已经能实现自给自足,而且还能有不小的盈利能力,不然后续经费由谁来出都是个问题。

所以现在对于龙江公司的安排,陈大河也不禁有些头疼,他不明白奥利弗最初设立这家公司的初衷是什么,后来也一直没问过,如今跟奥利弗断了七八年的联系,她对这家公司也始终不闻不问,自然不会知道她对龙江保全的态度。

陈大河沉思几秒,随后抬起头说道,“龙江保全还是专注于原来的业务不变,继续保持。”

既然不了解奥利弗的目的,那就保持不变,或者说顺其发展,等以后再说。

另外,龙江公司在情报收集和安全防卫方面,不仅在香江处于领先位置,就算放到全亚洲,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在非洲佣兵团不能曝光的情况下,适当保持一点威慑力也是很有必要的,就这么留着吧。

等把各个公司的事情安排完,陈大河双手按着桌面,看了一圈在座的所有人,沉声说道,“说完公司的事,再说你们的事,”

听到这话,在座的大部分人都是心头一震,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虽然这位是老板不是新官,但也是第一次站到台前,而且一出手就是大动作,现在该不会要动大家的职务吧?

陈大河继续说道,“之前公司一直没有做员工持股计划,我现在明确告诉你们,在第三银行,以后也不会有!”

杰罗姆顿时眼角微抽,隐晦地瞟了右手边银行的众多高层一眼,心想老板也真够坏的,讲话就讲话,干嘛要先抑后扬啊。

以他对陈大河多年的了解,这位老板可不是什么小气的人,可现在偏偏这么说了,那就代表后面有肥肉等着大家。

果然,陈大河顿了两秒,扫了脸色沉重的众人一眼,突然呵呵一笑,“虽然第三银行不会释放员工股权,但是,可以将诸位的贡献,折算成下属公司股权,回头你们自己看上哪一家公司,就按相应的价值,自己去选。”

下一刻,从连穆开始往后数,所有人的脸色顿时红润起来,有两个人忍不住拍手鼓掌,拍了两下见没人动又停下,隔了两秒,顿时所有人的鼓起掌来,会议室里响声一片。

这可是飞来横财啊!

虽然不能拿到银行的股份,但银行的股份也没用啊,又不可能变现,反倒是那些下属公司的股份更能变现,在座的说不得都能大赚一笔。

陈大河扭头看向杰罗姆,“杰罗姆,不止是亚洲区,总部、欧洲区、美洲区和非洲区都一视同仁,各分区总监级以上人士都可以给予下属公司的股权奖励,只要是银行旗下的公司都可以选,你们自己就是金融专家,具体的条款你来定,回头给我确认就行。”

杰罗姆笑着耸耸肩,“乐意之至。”

陈大河又指了指左边,笑道,“他们也一样,所有推向市场的公司,都要做员工持股计划。”

听到这句话,心里忐忑半天了的徐晓明三人顿时和对面的人一样,红光满面意气风发,

这年头香江的公司可没有员工持股的传统,除了少数公司的老板,在绝大部分公司,哪怕干得再好,最多也就是多发点奖金罢了,没想到这位老板竟然会这么大方,直接给股份,这是要绑着大家给他打一辈子工啊,

不过这样的绑架他们恨不得能更多一点。

会议室里脸色正常的,也就只有马安国、饶山和龙江公司的三人,他们这些人本来就不是为了钱才跟着陈大河干,有钱拿就接着,少给也无所谓,这种心态下,自然不像第三银行的高层那么兴奋。

这时陈大河突然转头看向饶山,轻声说道,“老饶,如果说香江不兴员工持股,那咱们内地的民企就更加没这个概念,回头你多引导一下,让那些个老板多重视人才,注意企业的长远发展,如果有兴趣的,万众公司可以提供相应的咨询服务,人手不够的话,找第三银行借。”

饶山立刻点头,“明白。”

陈大河点了点头,又看了一圈众人,随后敲敲桌子,“散会。”

说完不等其他人有什么反应,他自己就起身走了出去。

……

这一整层的面积足足有两千五百多平方米,除开占地四百多平方米的会议室,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公共空间,剩下的近两千平米,被隔成四间,一间办公室、一间会客室、一间娱乐室,还有一间健身房。

而这一整层,都是属于陈大河在第三银行大厦的私人空间,

饶山坐在他办公室的吧台边上,手里拿着一瓶二锅头正在倒酒,酒柜的吧台上摆着几个果盘和小菜,

马安国窝在沙发上,看着对面坐在老板椅上打转的陈大河,笑着问道,“哎,你今天闹了这么一出,不打算瞒下去啦?”

“瞒个屁,”陈大河靠在椅背上,脚点着地面来回地打转,闭着眼睛说道,“你信不信,凡是经过我手的公司,上头都会认为跟我有直接利益关系,虽然说他们没有证据,但也不需要证据,反正现在也放开了,我也就顺水推舟,露个脸吧。”

饶山将一满杯白酒搁到他桌上,呵呵两声笑道,“直接利益关系?那就是说,他们还是不能确定你是大老板呗。”

“那是他们不敢想啊,”马安国伸手接过饶山递来的酒杯,抿了一口说道,“这谁特么敢想?一个穷小子,十几年打下这么大的家业,还特么是幕后操作!要不是你亲眼看见,你能信?”

说着嘴角直抽抽,“我特么亲眼看着的都不敢信!真搞不懂,他的钱是从哪里抠来的,莫非是抢了老毛子不成。”

陈大河瞟了他一眼,这家伙为什么每次都能蒙中?

“管他哪里来的,”饶山靠在吧台上,端着酒杯耸耸肩,然后抿嘴笑着举起手里的杯子,“反正人回来了就行,干杯!”

结果收到两颗白眼,

“拿二锅头干杯,你也敢想!”陈大河鄙视地瞟了他一眼,随即将手里的酒一口闷掉。

刚抿了一口的马安国老脸一黑,看了看嘿嘿直笑的饶山,嘴角一撇,直接干掉。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