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陈大河说完,张铁军立刻打包票,“你放心,包在我身上,保证没人敢动她。”

自打陈大河办理了停薪留职之后,李小青就调职去了广电部,由于是廖雪萍亲自办的,加上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小女孩是陈大河的老部下,一般都会对她客气几分,陈大河现在跟张铁军这么说,无非是加一道保险而已。

而且李小青在的这个单位,以后会是非常重要的部门,有她在里面,张铁军的事业也会顺利很多。

陈大河点点头,便将话题一转,说道,“改开是从深阵开始的,我估计,未来十年的文娱重心会在南方,但你没必要参和进去,北金毕竟是首都,往长远看,这里才更有发展空间,

只不过,南方那一块也不能完全不管,这样,马佳彤在深阵办出版社,跟那边的媒体渠道联系比较紧,回头你找一下她,我也会跟她说一声,让她给你在南方打头阵,争取在第一波浪潮的时候,你就能插一脚。”

张铁军摸摸下巴,咬着腮帮子说道,“老陈,你一下子说这么多,我有点消化不了啊,反正你也就出去几年,五年?五年应该差不多了吧?以后的事情等你回来再说呗。”

陈大河这时也不端坐了,身体往后一靠,撇着嘴说道,“你别什么都指望我,好歹也自己动点脑子,还有,别什么都想自己掌控,有时候也要多给别人机会。”

张铁军眨眨眼,“我什么时候都想自己掌控了啊?不是,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说现在,我是说以后,”陈大河说道,“比如,以后要是小崔想自己出去单干,你放不放人?”

张铁军眼睛一瞪,“他在我这儿干得好好的,我怎么对不起他了?就想出去单干?”

陈大河嘴角一撇,无语地看着他,“你还说你没有什么都想自己掌控,这不就是?谁还没有一点野心了?正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要是他真想出去,你却强留他,对,他是不敢怎么样,但你怎么知道他心里边就没想法?

可你要是能大方一点,主动放人,完了还给他一点资源帮他一把,只要他不是白眼狼,你说他会怎么对你?”

张铁军瘪着嘴,眯着眼睛若有所思,片刻后点点头,“行,我大概明白了,小崔要出去,我就放他走,以后谁要走的,我也一视同仁。”

陈大河耸耸肩,“就得这个样儿,钱是挣不完的,而且就算他们出去了,你往里投一股,他们不也是在帮你挣钱,若是他们在外面能发展壮大,自己想想,你以后在那个圈子里,是个什么地位?”

一听这个,张铁军可就来兴趣了,摇头晃脑地笑道,“那还用说,一呼百应啊,当年常校长也就这样儿了吧?!”

看他那样子,陈大河呵呵一笑,眯着眼睛想了想,好像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差不多就这样吧。

……

送走张铁军,陈大河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不回老家了,只是给杨老大打了个电话。

一个电话聊了足足三个多小时,

杨老大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一股子牛脾气,十辆车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就因为这股牛劲,当年他请大学教授给上剅村做的五年规划,如今基本上都已经实现,比起预期效果甚至还远远超出。

整个上剅村以自身农田建成的大型农场为核心,整合了附近几十个村子的农产品产出,发展出几十家农产品加工企业,而这些企业里面,上剅村的村办企业只有区区八家,其他的全部都是帮助别的村子慢慢发展起来的。

而这些企业的产出,则由上剅商贸有限公司统一进行对外销售,通过最初与琼斯公司和深阵肉菜市场建立的合作关系,以此为根基向全国进行辐射,建立起一张庞大的销售网络,

而所有的仓储和运输,都是走的顺风公司,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安全性,所以哪怕现在的路上又开始不好走,但上剅公司的货还从没出过事。

也就是杨老大一直记得陈大河反复交代的低调发展策略,除了他自己领了个全国代表的头衔,其他一概不做宣传,甚至就连早些年比较多的考察接待,也在故意抬高接待门槛之后,逐渐变得稀少了,所以上剅村才一直名声不显,只在省内有几分名气。

在最核心的财务监管上,最早是杨老大自己在管,但后来随着企业规模越来越大,他也深感力不从心,便先是从深阵请了一位财务经理,建立起现代化的财务核算管控制度,然后又去了一趟地委,找黄老爷子帮忙,返聘了一位税局的退休审核员,从内到外将整个财务系统管控得清清楚楚。

而且与如今声名鹊起的华东村不同,那边是高度强调集体主义,所有物资都是由村里发放,但所有权还是归集体,上剅村则是按现代企业规则办事,每年村里挣到的钱,一部分上缴利税,一部分留足给村里,用作各种基础设施建设和发展基金,一部分重奖有贡献的员工,剩下的,则全部按最初确定的股份,分红!

肯努力的人能得奖金,想咸鱼的也能躺着等分红,如今村里就没有对这个村办企业不满意的。

而杨老大如今已经不再管理村里的具体事务,他找了几个村里辈分高名望重的乡老,组了一个监察委员会,他自己则亲自担任监察长,专门对村里的歪风邪气狠打狠杀,所以那种明明有工作能力,却躺着等分红的咸鱼,绝对不超过两位数。

对于上剅村的种种,哪怕以陈大河几十年后的眼光来看,几乎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只要杨老大自己不昏头,就算上剅村一直按着这种模式去走,不做任何改变,也能顺顺利利走过三十年。

更别说现在杨老大又起了请专家出谋划策的心思,一心想着把上剅建得再上一个台阶,只是现在的上剅,已经不是靠几位农业专家就能做得了规划的,而之前孙云东介绍的经济学家呢,反而把上剅当做学习研究对象,这还怎么出谋划策?

就为这个,电话里最后杨老大一直在卖惨,什么居安不思危迟早完蛋的话是一筐接一筐,只是对于这么一个搬不走挪不动的村子,陈大河一时间也没什么好主意,只是说了句,他会记住想办法的话,便直接把电话给撂下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