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陈大河意志坚定,张铁军也就讪讪一笑不吱声了。

说回正事,陈大河说道,“从长远发展看,包括出版、音乐和影视在内的文娱事业大有可为,但是饭得一口一口吃,路得一步一步来,你先用杂志社和音响公司挣到的钱,去投资电视电影,反正以现在的规则,你是赚不了大钱,但也赔不了本,既然这样,不妨提前开始布局,先把这一行当摸透,省得以后贸贸然进去被人糊弄。”

张铁军兀地眼睛一瞪,“谁特么敢糊弄我,恁不死他!”

可对面眼神一瞪过来,他立马偃旗息鼓,“你说,你说!”

见他那副混不吝的样子,陈大河都不想跟他说话,抄起茶杯喝了两口,缓了口气,才继续说道,“这几项里面,杂志社最简单,无非就是收稿发行,所以你可以交给别人去管,然后音乐更复杂一些,你可以让人管,但自己得盯着,最后的影视最麻烦,要是不懂里面的窍门,稍有不注意,让你黑了你的钱,你还得替人捋毛,就是常说的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的那种,所以这一块,你一定要亲自参与进去。”

“那没问题,”张铁军当即保证,笑道,“正好我也想看看那些个电影电视剧是怎么拍的,过去学学也挺好。”

“有这个心理准备就行,”陈大河点点头,继续说道,“对于影视方面的发展,我说两个,第一,跟杂志社联系起来,凡是杂志上引起社会广泛反响的文章,都可以请人看看有没有改编价值,凡是有的,直接买下改编版权,

第二,把影视跟音响公司结合起来,电影里面有不少音乐的,可以直接通过音响公司出磁带,

第三,”

张铁军一愣,“老陈,不是两个么?怎么有第三?”

陈大河一个眼神瞟过去,“我数学不好行不?”

没见识就是没见识,人家领导开会说两句,难道就真的只说两句?!

“行,行,”张铁军立即投降,“您老继续。”

陈大河缓了口气,说道,“第三,眼下拍摄红高粱就是个机会,你找个人,算了,你自己去一趟西影厂,跟他们谈联合拍摄,然后拉着莫炎从剧组组建开始就参与进去,务必把电影拍摄的门道摸清楚,摸不清楚也要明白个大概,这是其一,

其二,你要拍电影,就必须有自己的班底,我看那个张一某就很不错,”

这时张铁军又插话了,“很不错?你认识他?”

陈大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掐指一算的行不!”

特么要不是时间不够,我能随便泄露天机?而且烧冷灶的效果绝对要比锦上添花好上百倍,要是等红高粱火了,你再去拉拢人,就算能得到人也不一定能得到心呢。

张铁军嘴角狂抽,今儿个看这妹夫怎么有点不太对劲,好像受刺激的是我才对吧?!

陈大河继续说道,“你多想办法,把张一某拉拢过来,然后跟他一起的那些人,你让张一某自己挑,不管是工资还是户口都可以给,总之一句话,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伙人都给挖过来。”

张铁军咂咂嘴,“那西影厂能恨死我。”

要是真把那个剧组一锅端,西影厂不跳脚才怪,而开了这个头,以后要投资别的电影厂的电影,恐怕不好下手了啊。

陈大河却嘴角一撇,“我看未必,这年头工作调动再正常不过,西影厂家大业大,挖几个人虽然有影响,但要说伤筋动骨肯定不至于,不过你也不能死逮着年轻人薅,北影、青影都有不少退休的老师傅,这些人里面很多不是年纪大了,而是为了给子女让路才退下的,你去找人想想办法,挑一些有本事的,返聘肯定没问题。”

说到这个,陈大河忍不住有些感慨,想想当年他还在上剅村的时候,给老爹支招搞建筑队,也是请了镇上建筑队的退休老师傅,麻麻的其中有一个竟然刚刚满四十,四十就退休,你敢信?!

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大批老师傅给后辈让路,他们耗费了半辈子练出来的手艺,最后却只能留存在回忆中,可惜了,可惜了。

张铁军轻轻点头,挖在职的会有影响,可要是返聘退休了的,那就是人情了,不仅不会出问题,反而能拉近关系,这倒是可以多做。

这时陈大河又说道,“你返聘老师傅的时候,最好只挖技术工,导演编剧之类的创作岗位,就别动了。”

张铁军一愣,“为什么?”

陈大河看了他一眼,“你说呢?”

张铁军眨眨眼,想了片刻终于回过神来,一拍脑门,导演编剧那都是编故事的,这老一辈编的故事,如今还有人看么?!

“明白了,明白了,”他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哎,老陈,我要搞电影公司,不能只请一个导演吧?你再给我算算,还有哪个导演比较牛的,我顺道一块儿挖来得了。”

陈大河两眼一翻,“没有。”

还真拿我当神棍了是吧。

不过顿了顿又说道,“回头你去各个电影厂转转,看看有哪些年轻导演是78年入学,82年毕业的,这些人多半还在电影厂里面熬资历呢,回头你搜集一些他们的资料,最好有他们拍摄的作品,请人看看里面有没有好苗子,有的话挖过来就是。”

“嗯,”

见老陈没有再推荐人,张铁军本来有的小失望,这时听了这个建议,又是连连点头,“这个主意好,复考后第一批入学毕业的,本事应该不会太差,行,回头我多找找。”

“嗯,”陈大河掰着手指头跟他说道,“这是电影方面的,电视剧你也别小瞧了,北金有优势,全国的优秀创作者都愿意也喜欢来这里,你就拿这个当鱼饵,见哪部电视剧火了,别的不用管,就看导演是谁,编剧是谁,逮着这些人挖,

挖来之后,让编剧出本子,然后去找央视或北金台,借他们的壳子拍戏,独资合资都行,他们也是有拍摄任务的,而且资金有限,肯定会有合作机会,只是一般人搭不上他们,你去找肯定没问题。反正原则就一条,练兵为主,不怕失败,算是趟路子,既然规则在那里,就要多利用,反正不怕赔钱,能练出一支精兵强将就算成了。”

最后,陈大河对着他说道,“我们两个的关系,知道的人都清楚,不知道的没资格跟你对话,所以电视台方面我不担心,至于电影方面,我原来在外联局香奥台办公室的部下李小青,她后来去了广电部,今年又把电影给兼了过去,她在里头正好管这一摊子事儿,回头我会让她给你多出力,行方便,你也照看着她点儿,别让人给欺负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