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老爷子一时间没有说话,各自低头沉思,陈大河则摆弄茶具,不时给他们续茶。

片刻之后,李中和先抬起头来,看着陈大河问道,“小子,这事不止表面上那么简单,你确定,那些人动摇不了根本?”

陈大河耸耸肩,“有老首长坐镇,谁动摇得了?”

罗东升虽然从没想过离开,但心里多少也有点没底,此时似乎被陈大河一句话点透,呵呵笑道,“正好,那,我这把老骨头再当一回急先锋,且叫人看看我这笔锋利否。”

如果最后事情圆满,笔锋利不利的且不管,单是这份态度,就能为自己平添一大功绩,当然,自己得不得功绩倒是其次,主要是能给自己儿子和陈大河带来不少好处,这才是他最看重的地方。

李中和理都没理他,直接对着陈大河问道,“既然如此,那你又何必回避?而且要一走几年?”

陈大河咂咂嘴,看看他们,笑道,“其实呢,之前我就有出去几年的打算,现在这个时间点,似乎正合适。如果留下来不走,恐怕,难免会被卷进来,要么呢,成为罗老爷子一样的急先锋,要么被某些不死心的人暗中算计,惹上一些麻烦,还是一走了之来得清净。”

“出去干嘛?”李中和问道,脸色似乎还有些犹疑不定,“而且,你这一走,那些赏识你的人物,心里会没什么想法?”

“这倒不用担心,”孙云东在边上摆摆手,“有我们几个老骨头在,都会明白陈小子的态度,而且,”

说着指指陈大河,笑道,“这小子把自家产业改头换面,到国内来投资,你们总不会认为上面一点想法都没有吧?如今他人走了,那些投资可不会走,这不是表明态度是什么。”

“唔,”李中和抿着嘴想了想,老孙说的有道理,自己是关心则乱了,略过这个不提,然后抬起头看着陈大河,“你说要出去几年,打算做什么?”

陈大河咧嘴一笑,“我在苏黎世大学的学籍还保留着,正好趁这个时间,把毕业证给拿了,另外,我想给茜茜做一个节目,这档节目做下来起码也得好几年,去外面转一圈刚刚好。”

几位老爷子一愣,面面相觑,什么节目要出去外面做几年的?

不过他们也没深究,反正从这些话可以听出来,陈大河是做了周全考虑的,既然这样,那就随他去。

反而是罗东升这里,身处风暴中心,而且还打算逆势而上,参与进论战里面去,几人都一起帮他想想思路,

这种时候陈大河也不再保留,将后世在初中课本上学到的那些个理论,还有那二十四字真言,凡是能想起来的,全部一股脑往外倒,

只听得三位老爷子目瞪口呆,尤其是罗东升,连连摇头感叹,“可惜了可惜了,当初就不该让老李把你弄出学外语,跟着我搞哲学多好!”

这回李中和也罕见地没反驳,反而认同地点点头,“思路清晰却又别出机杼,以正合以奇胜,确实是搞理论研究的好料子。”

随即却又摇头晃脑地得意,“还好现在也不差,要不学外语,岂能有现在这份成就!”

说起这个,陈大河就忍不住翻白眼,你们两个老家伙乱给我调档案,还有理了是吧。

……

聊完之后,几人便各自行动。

孙云东和李中和两人好说,他们躲在深阵开放大学,风吹不到雨打不到,而且掌控整个学校,只要保证学校里面不乱就行。

罗东升也还好,他今天听了太多东西,要回去好好梳理,陈大河说的那些个真言咒语,不是简简单单写出来就行的,还需要更多的理论资料作为支撑,来论述这些东西的正确性,估计他这几个月有得忙了,至于论战的事,只能先把自己以前写的几篇东西拿出去顶上再说,等自己准备好,再给他们放大炮。

最后陈大河发现,自己的事情是最多的。

先安排公司,这块倒是容易,第三银行、白玉兰公司、五洲粮食公司,三个序列的具体事务他很少参与管理,只需要跟杰罗姆和艾玛说一声就行。

另外把马佳彤和曾静姝他们都叫回来,先听听他们的公司情况,再一一针对情况给了改进和发展建议,之后继续放养,随便他们自己去折腾。

反倒是离开前的告别最麻烦,方方面面都得交代到,否则弄不好别人真以为他是跑路了呢。

先从同学开始,然后是朋友,再把夏伯平他们请家里吃了顿饭,算是通知过了,最后才开始处理工作上的事。

这个工作当然不是那些公司,他可是有正经单位的,如今还挂着外联局香奥台办公室主任的名头,平时在国内咸鱼也就罢了,现在要出国,肯定只能辞职了断干净。

还好,这回廖雪萍没拦着,老师都同意的事,她可不敢过问,乖乖地给陈大河办了离职手续,完了还告诉他,这位置先给他留着,等以后他回国了,还可以继续干。

陈大河也懒得跟她回,真当单位是自己家呢,只是简单交代一句,帮忙照看一下当年的那位下属李小青便了事。

茜茜那边的先放一放,她还在准备兔年春晚,这时候提不合适。

然后陈大河便开始安排家事,

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想了一下,好像家里也没什么可安排的,叶正根、图安、安英和叶子四个人肯定是要跟着自己和茜茜出去,剩下的关三看家,佟济兰也可以先回自己家,隔三差五过来打扫一下就行。

然后郎蓉已经大学毕业,本来分配到一个中学当老师,结果这丫头直接没去,而是偷偷买了张火车票跑去深阵,跟着马佳彤学做生意,说是以后要帮东家打理公司。

陈大河当时差点就叫马佳彤把她压送回来,老子手底下兵多将广,还差你一个小丫头?

后来还是关三和安英说情,什么这姑娘是个野性子,在学校里工作不合适,就放她出去碰碰钉子之类的话,陈大河才暂且放过她。

算了,强扭的瓜不甜,让她去吧。

最后,似乎就只有一个金贝儿,这丫头现在也长成大姑娘,已经足足二十岁,她当年上学晚,明年才会考大学,只是眼下这学校的氛围,嗯,还是要好好安排一下。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