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又是12月,陈子一已经两岁了。

两岁的小盆友已经能自己走路,小家伙穿着帅气的貂皮小皮袄,头戴西瓜帽,在堂屋里跟只小鸭子似的摇来晃去。

李中和趁着小鸭子晃到跟前,一把抓起来搂在怀里,当即开怀大笑,“哈哈,逮着了,小胖子,叫太爷。”

小家伙张张嘴,呀的一声一巴掌薅在他脸上,惹得李老爷子哈哈大笑,“哎哟,我家小胖子力气真大!”

罗东升满脸羡慕,眼里带着几分遗憾,就差一步啊,稍微往左偏一点就好了。

坐他另一边的孙云东则满是不屑,“嘁,也就运气好,”

那话里隔着八条街也能闻着酸味,

随即扭头看着茜茜,“哎哎,要不你们再生一个,一个不够耍啊。”

茜茜俏脸微红,扭头瞟了老公一眼。

陈大河则满头黑线,我生个儿子是给你们耍的啊?

当即冷哼一声,“一个是国策,所有单位干部职工不得违反,要生可以,工作就别干了。”

罗东升撇撇嘴,眼神诡异地瞟过来,“说得好像你们就指着那份工资过活似的。”

茜茜抿抿嘴,两眼上瞟想了想,自己工资好像都塞那个抽屉里,也从来没看过,不知道有多少钱了?

她从来不逛街,衣食住行都是家里的,别的不说,光是衣服每年就能收到一百多套,穿都穿不完,好多都分给别人了,还真没花钱的地方。

“少找借口,”孙云东看看李老头儿怀里的小胖子,越看越眼热,转过头说道,“钱,你不缺,要是茜茜想继续干主持人,难道凤凰电视台还没她的位置?别说我老顽固,开枝散叶那是人之大伦,国策归国策,大不了你们出去外面啊,香江不能生?瑞士不能养?”

陈大河眨眨眼,看看坐在另一边的老爹老妈,二位老神在在的,就是眼神有点犀利,

得,看来是达成共识了。

随即歪着身子凑到茜茜跟前,“老婆,咋样?”

霎时屋子里似乎时间凝固,一个个眼睛都转过来。

茜茜剜了他一眼,俏脸红红的,微不可察点点头。

得嘞,陈大河嘿嘿一笑,看来这些天那虎骨人参酒得多整两杯。

见两人明确表态,屋子里气氛顿时一松,嘻嘻哈哈声音更大。

片刻之后,茜茜看看又被放下来,开始满屋子跑的儿子,轻声说道,“老公,我真要辞职啊?”

陈大河看着她淡淡笑了笑,伸手握住她的手,“你要留,肯定也能留,但影响不好,正好这些天我也想跟你说说,就算没这个事,也是打算带你出去几年的。”

“出去?”茜茜诧异地看着他,“为什么要出去?还要几年?”

“起风了啊,”陈大河轻叹一声,双眼开着门外空空的院子,“虽然吹不着咱们,但身在旋涡里面,难免扯上些是非,回头被人找上门来,出不出手都是错,不如躲开来得清净。”

茜茜眉头轻皱,却没吭声,显然默认下来。

离他最近的李中和也听到他的话,当即也顾不上逗小家伙了,伸手碰了碰身边的罗东升,

罗东升愕然回头,“干嘛?”

李中和歪歪脑袋,凑近轻声说道,“陈小子刚才说,就算没今天的事,也打算带茜茜出去避避,他还只是个清闲人,都知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你可是正儿八经的风眼里边儿的人,就没点觉悟?”

罗东升愣了愣,正好小家伙凑到他跟前,赶紧一把抱起来,搂到怀里捏捏小胖脸,随后突然站起来,走到对面往他亲爷爷怀里一塞,

陈德山赶紧抱住,不容易啊,自己亲孙子却没法上手,只能玩别人剩下的。

然后抬头看看罗东升,只见他将手一挥,“老李老孙,陈小子,走,咱们去书房聊聊。”

……

四人到了书房,陈大河翻出一套功夫茶具,主动当起泡茶人。

叶正根左手一只小小的炭火炉,右手一桶来自雾灵山的泉水,撂下后便走了出去。

炭火炉上,水壶很快烧开,头泡茶倒掉,二泡茶倒了四只小杯,先从年纪最大的李中和开始,然后罗东升,然后孙云东,最后是陈大河自己。

三位老爷子脸色都有几分沉重,没人说话,先喝了两杯茶,罗东升才哈出一口气,叹道,“我呢,是不打算离开了,”

李中和一听,当即眼睛一瞪就要说话,

罗东升赶紧摆摆手,冲着他笑道,“这场风再大,也大不过十几年前,对不对?那时候我都没死,这时候还怕个屁!”

这话一出,李中和先是一愣,随即气哼哼地说道,“那时候要没陈小子,你骨头都化成灰了,我看你就作死吧。”

“怎么是作死呢,”罗东升嘿嘿笑道,“我一个臭老九,写几个酸文字,能作什么死,未必他们还敢砸我的门,打我的人不成。”

一直在边上没说话的孙云东突然叹了口气,“人心不古哦,看看那些年轻人,哪还有读书人的样子。”

陈大河抿着嘴,罕见地没吭声,

前两天有不少人上街闹事,影响挺大,就是后世大家都知道的那个嗯嗯嗯嗯。

虽然几年前就有苗头,但失控,应该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前年自己还特意不许小妹来这边上学,将她送进了开放大学,为的就是防备这个,要是小妹在这里,多半会被卷进去,就算她没这个意思,也挡不住某些有心人的暗算,还是那边清净。

“哎,小子,”李中和突然看向他,“你怎么不说话啊?”

“哦,”陈大河抬起头来,看着他们笑了笑,说道,“我说我要走,是因为我的身份不一样,牵扯又广,背后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大堆,扯进去没好处,就算我不想扯,也会有人拉着我扯,所以最好是离开,不过,”

说着指了指罗东升,“罗老爷子不一样,他是顾问,耍笔杆子是本职工作,只要立场不错,就算短时间内会引起一些非议,但长久看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怎么说呢,”

陈大河敲敲脑门,抬起头笑道,“说句不恰当的比喻,火中取粟!”

嗯?

嗯?

嗯?

三个问号脸面面相觑。

你小子摆出一副跑路的姿态,却说对老罗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还火中取粟?

区别有辣么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