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一双双冒金光的眼睛,陈大河嘿嘿一笑,打算喝口酒继续说,

可手一碰杯子,差点没把那满满当当的红酒撒出来,

不禁又扫了那姑娘一眼,结果只看见一脸的傻笑,

得,还是干说吧。

咽了咽口水,陈大河说道,“诸位都是四九城有头有脸的,想必应该清楚,这满城内外,有多少还没个正经工作的无业游民,再加上这几年,也不禁止农民兄弟进城,不少临时工岗位,也没了这些人的机会,对不对?”

“嗯,是这样,”

不远处一个留着披肩中分的男青年,翘着二郎腿躺在沙发上,点着头说道,

“我下面就有个人,跟他混一起的有一帮小子,我就听他说过,最早的那个,十年前就回城了,当时才十五六岁,如今已经是二十好几的大个子,却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以前他是想当正式工,有临时工的机会却不愿意去,现在呢,连临时工都没得干,要不是家里吃饭不用钱,外面还有一帮兄弟接济,能把他饿死!

而且这种人还不少,一天到晚在外面瞎混,惹出不少麻烦。从家里到单位,再到街道、派出所,上上下下不知多少人为他们头疼。”

“那你养这帮人干嘛?”

那位也不知道是不是姓李的姑娘回头鄙视地瞪了他一眼,“早就让你别跟那帮人混一块儿,你非不听,这些年除了丢出去不少钱,他们能帮你什么啊?”

“不是我养,那人又不跟我的,差远了,你跟我咋咋啥,”那人满脸不爽,不过似乎也不愿意跟这姑娘争吵,随即摆摆手,“得得得,别提我,听老陈说。”

众人立刻又将视线集中在陈大河身上。

陈大河却看着他,笑道,“刚才你说,那位兄弟没有工作,也没收入,那,让他当个体户,他愿不愿意干?”

“干的话他肯定是愿意干,又不是小青年还讲个面子,再不找个事做,估计他连媳妇儿都讨不上,再说现在干个体户也不丢人,”

那人说着两手一摊,“可没本钱啊,他是我下面人的兄弟,总不能我借钱给他吧,再说这种人太多了,连铁子都顾不过来,我哪能顾得上,自己都还不够花的呢。”

张铁军在今天来的这帮人里面,算是最有钱的,其他有钱的也不少,但更多是有门路却不敢干,或者家里不让干的,顶多被家里塞进一个好单位,兜里也就比普通人强些,要不然听见陈大河讲发财经,一个比一个感兴趣。

陈大河摆摆手,说道,“我的意思是,等你们公司成立了,卡拉OK系统也弄出来,回头可以找一批这样的人,跟他们签个融资租赁协议,哦,融资租赁的意思,就跟刚才我说的,把设备租给那些饭馆差不多,

先把设备给他们,再让他们去找那些不愿意买,也不愿意租的小饭馆合作,借用他们的地方装上,完了交点场地费意思一下,也没几个子儿,这点钱他们总掏得出来吧,

要是连这点钱都没有,那就让他们在街边找个空地,牵根绳子围起来就算场子,随便找个铺子借个电,然后就是坐地生意了,等挣了钱,再把连本带利把设备钱补上。”

等他说完,这些人又开始议论纷纷,

“嗯,这也是个法子,”

“分两块,高中低三个层次,嘿,没想到做个卡拉OK生意还这么多门道,”

“刚才强子说的那人,我身边其实也不少,以前还有人找我托关系想办法,但人太多了,我哪帮得过来啊,现在这法子挺好,也算给他们找条活路,”

“何止是活路,咱们看这东西都挺好玩儿的,外边儿内些人还不抢疯啊,弄不好能挣套房子钱出来,”

“嗯,有道理,只不过,这关家里表扬什么事儿啊?”

……

“笨,”

一个巴掌拍到那人脑门上,“那些都是什么人?好听点叫无业青年,难听就叫混子无赖,前几年的YD怎么来的?还不是没工作的人太多,都上街去厮混,能不整出动静来?!”

“没错儿,”另一个人接过话,“要是咱们能用这个法子,把这些无业游民都整合起来,挣钱是一方面,关键是他们有事儿干了,就不会出去闹事,咱得给社会安定做多大贡献啊!”

“是这个道理,”边上一人抓抓脑袋,苦着脸说道,“就是有一点不太好处理,那些人平时见了面都能茬个架,这碰上挣钱的路子,要是抢起生意来,弄不好要出个百团大战啊。”

这时那位长发披肩的老兄摇头晃脑地说话了,“所以啊,这事儿别人干不了,就得咱们这些人出面,一层层地往下捋,哪个区哪个片儿哪条胡同都给他们一点点掰扯明白,人多热闹的地方多分人,人少的地方少去人,尽量做到公平合理,只要是真真正正安心挣钱的,你看看他们能不能打起来!

那些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就甭提了,但凡敢冒头炸刺的,恁不死他!”

“那倒不用,让人扭到派出所就行,弄不好还能得个锦旗,”

“呸,外国片儿看多了吧,赏你两颗糖就是好的。”

……

陈大河趁着他们激烈讨论的时候,先把嘴巴凑过去喝了口酒,终于能把酒杯端起来,然后笑呵呵地看热闹。

要说这些人确实没几个平庸的,家里出身好,从小接受教育,思想上到底是比普通人要强一些,

之前只是受限于见识,除了那些灰路子,还真不知道怎样才能挣钱,毕竟这些内容在他们家里都是禁忌,没人会谈到的。

这时陈大河给了个生意门道,立马就能迸发出热情来,用后世的话说,也就创意差了点,但执行力一流。

下午半天时间,这些人就关在包房里讨论,连卡拉OK都没人唱了,

他们也没叫别人,北金城的大院圈子就这么大,同一层次该来的今天差不多都来了,其他人也都是有自己小圈子的,包括张铁军,他只是因为陈大河才留在这里,

所以只有这个房间里的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还没有融到某个圈子去,

现在倒好,因为陈大河一个主意,直接抱团组了个圈子,

他们也挺有意思,从头到尾都没人提议谁来当领头人,公司股份也先不划分,等一年之后,根据每个人的贡献来定,现在其他先不管,找个人出面,把这个卡拉OK公司整起来再说。

就这事儿,清清白白干干净净,就算上面有人盯着也不怕。

而张铁军也很自觉地没参与进去,直到等他们商量完,才笑呵呵地表示,自己手里头有个音响公司,可以给他们供应录影带神马的,以后大家合作愉快,哈哈,合作愉快!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