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那惫懒样子,陈大河简直不想跟他回,抖抖被捏得发疼的手臂,转身就要走。

结果张铁军又是一把将他抓住,“等等等等。”

陈大河停下脚步,无奈地回过头来,“又怎么了啊?”

“还有个事儿呢,”张铁军拉着他,先左右看了看,然后凑近低声说道,“是这么回事儿啊,有两个人,一个是嗯嗯嗯,一个叫某某某,身份等级差不多,本来都是在外地工作的,这不年底了么,加上俱乐部开业,就都回来了,”

陈大河一听那两个名字,顿时倒抽两口冷气,不等张铁军把话说完,就一拍他肩膀,“这么重要的事,你还是回家问你老爷子去吧!”

如果说刚才那事他还敢担着,这事儿他是碰都不敢碰,麻麻的,未来两大巨头碰撞,谁挨着谁嗝屁,他可不想跑去瑞士安度晚年!

“小辈的事儿他不管,”张铁军一把将他胳膊搂住,“里面事情复杂得很,老爷子只跟首长,其他一概不问,再一个小辈交往不同,多少受老一辈影响,关系有远有近,有时候碰撞起来还更厉害些,却又不会往死里恁。

反正这两个我都不好得罪,也不能都掺和,毕竟他们两个不对付,你得给我出个主意,怎么把他们应付过去。”

陈大河眨眨眼,拿手捏了捏他的脸。

张铁军老脸一黑,“你干哈?”

陈大河撇撇嘴,“我想看看你脸皮有多厚!”

不等张铁军说话,他便满脸鄙视地说道,“你也知道不好对付,就让我去给你顶锅?想得美!”

“不是,”张铁军摆摆头,“谁叫你顶锅啦,我是让你给出出主意。”

陈大河二话不说摇头,“冒得主意。”

张铁军老脸一垮,“那下周怎么办?他们两个一起出现,等着火星撞地球啊。”

“没那么夸张,”陈大河瘪着嘴说道,“好歹都是头面人物,哪能跟街边混子似的,一点牌面都不讲。”

说着顿了顿,看了看老张的苦瓜脸,陈大河眼色一转,凑到他耳边嘀咕了一句。

张铁军顿时眼睛瞪圆,猛地扭头看着他。

陈大河拍拍他肩膀,转身就跑。

正陷入震惊的张铁军根本就来不及抓人。

不过陈大河已经给他泄露一点点天机,要是老张还不知道怎么跟那两人周旋,简直枉费那副脑子,干脆换副猪脑子得了。

……

1986年11月19日,下元节,红星俱乐部开张。

这个俱乐部就建在复兴门外不远的地方,却又远离闹市,挨着玉渊潭公园圈了块地,用高高的院墙围住,里面是一栋平平无奇的六层白色大楼。

地下有个停车场,上面则是各种主题区,其中有一层,整层都给改造成如今正风靡日本的卡拉OK,嗯,这东西在百花会所也弄了几套,就在影音室那边。

等再过两年,这东西就要开始横扫大江南北,风靡内地了。

今天的聚会设在二楼商务休闲区,反正就一百多号人,一层装下绰绰有余。

之前那些个大张旗鼓呼朋引伴的大顽主们,这几天突然间变得内敛起来,庆典规模自然跟着缩水几倍,

也就圈内人小聚,中规中矩地办了场开业庆典,然后三五成群围坐小酌。

陈大河第一次在这些人面前露面,也不需要张铁军陪同,刚开始便端着杯红酒躲在角落怡然自得,对不时投过来的目光视而不见。

偶尔有人过来打声招呼,他也不拒绝结交,无论是谁,都能聊得风生水起,从风花雪月谈到日月星辰,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不管谈什么话题,他都能接的上话,而且聊得还不错。

到后来,这位早已名传四九城,贸贸然闯入圈的新人,竟然成了圆心之一,身边围了一大帮人,

陈大河一边跟这些对什么新玩意儿都感觉新奇的大顽主们闲扯,一边观察着其他地方的情况。

正如张铁军所说,由于父辈的原因,不少人各自抱团,围了好几个圈子,其中有两个正是他上次提到的两人,毫无意外,正是圆心。

时间稍微长一点之后,陈大河突然回过味来,嘴角上翘,饶有兴致地看了看围在自己身边的十几个人。

估计这些都是和张铁军一样,不愿意拉帮结派的,自己在四九城老老少少眼里,是出了名的独,除了弄些文化事业,帮着引进一些外资,从不参与任何圈子,跟别说拉关系找好处。

这也是老首长对自己满意的原因之一。

而现在,在这里,反倒成了一根标杆,无意争抢的人都往这边凑,算是表明态度?

这些人过来之后,除了一开始跟自己聊了几句,便各自凑对瞎扯,却偏偏又不离开,便是证明。

正常来说,张铁军绝对属于这个特殊小圈子里面的人。

果然,等张铁军一个个打完招呼过来,这些人明显热情许多。

陈大河嘴角微抽,还以为自己魅力真有这么大呢,原来成挡箭牌了,合着是个假圆心。

今天也没个正经的庆典仪式,就几个攒局的说了几句场面话,其他人在边上嘻嘻哈哈,吃完午饭便各玩各的。

相比百花会所的文艺高雅,红星俱乐部就接地气许多,什么电影卡拉OK走起,一个比一个闹腾。

陈大河也被拉着凑热闹,一帮人占了个一百多平的大包厢,抢着一展歌喉。

“哎,老弟,”一个大概二十多岁,顶着满头大波浪,浓妆艳抹的姑娘凑了过来,嬉皮笑脸地说道,“问你个事儿呗。”

陈大河正坐在吧台边晃着酒杯,见她一副自来熟的样子,也见怪不怪,笑道,“什么事儿啊?”

眯着眼睛想了想,这姑娘好像姓李,也不知道是哪家的。

这姑娘嘿嘿一笑,低声说道,“听说,铁子之前那几摊生意,都是你给出的点子,能不能给我也想个生意点子啊。”

可惜,包间里面正鬼哭狼嚎呢,她声音再小又能小到哪里去,直接就让她背后一个紧跟着她的男青年听见了,

当即二话不说,一把揪住她的胳膊就往后面一甩,“胡说什么呢,滚一边儿去。”

完了还满脸歉意地冲陈大河拱拱手,“不好意思,我妹妹不懂事,您别跟她一般见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