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事情都得到圆满解决,连穆一刻都不想多等,向陈大河匆匆告辞,便坐着专机直飞香江,安排第三银行香江分行未来十年最重要的战略规划。

到了傍晚时分,百花会所继续招待了一顿晚宴,所有留下的宾客才带着会所赠送的小礼物,各自兴尽而归。

等到人去屋空,陈大河也伸了个懒腰,冲张铁军挥挥手,“走了。”

“等等等等,”张铁军赶紧一把将他拉住,瞪着眼睛说道,“下周日,红星俱乐部开业庆典,你去不去?”

“啥玩意儿?”陈大河回头瞪着他,“红星?谁起的名字?这么难听!”

张铁军老脸一垮,先挥挥手让人退下,才苦着脸说道,“老首长给起的,要不你找他说去!”

陈大河张张嘴,说不出话来,

这事怎么跟他老人家扯上关系了?不可能啊!虽说百花会所弄得风风火火,但那边可是静悄悄,怎么会让上面知道?

张铁军嘴巴翘得老高,能挂两斤猪油,说道,“咱们这些事儿都是在老爷子眼睛皮子底下办的,上回我回去的时候,老爷子还问起来,两个会所叫什么名儿,我就说了啊,一个叫百花文艺会所,另一个不是在复兴门内边么,就叫复兴俱乐部,

当时老爷子是没吭声,完了就刚才,就刚才!他给我来个电话,说了,老首长定的,就叫红星,说是里边儿都是一帮子大院里面出来的小字辈,不能忘了老一辈的艰辛,就给起了个红星的名儿。”

陈大河先是咽了咽口水,然后咂咂嘴,二话不说就往外跑。

幸好张铁军一直把他拽住,没让他跑掉,此时又加了一只手,拖着他说道,“你可不能撒手不管,会所是你提的,分开弄也是你的主意,”

陈大河立马回头喷了他一口,“是你妹的主意!”

张铁军面不改色,“我妹是你老婆,反正是一家人,算你头上没错!我跟你说啊,那边那个俱乐部本来就是塞王……”

“呸,”说着突然呸了一口,“特么差点把自己给骂进去,”

然后又说道,“反正是个凑活玩意儿,但现在已经捅破天了,你要敢不管,我就,我就,我就上老首长跟前告你去!就说那玩意儿是你弄的,跟我没关系!”

这句话一点威胁力都没有,好像他不说,老首长就不知道似的。

但陈大河被拖着走不了啊,左右张望一下,也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那些人早就躲到九霄云外,别说听,连看都不敢看,包括自己那两个不靠谱的保镖,估计早溜车上去了。

得,陈大河也没办法,无奈地抖抖手,呃,没挣脱,

不禁苦着脸说道,“老张啊,你能不能先松手哇,我又不是飞毛腿,能跑哪儿去。”

“那可不好说,”张铁军铁面无私纹丝不动,两只手拽得紧紧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家里那帮人都是神仙,谁知道你有没有跟他们学两手,回头我这一松,你一个腾云驾雾不见了,我上哪儿找你去。”

“屁,”陈大河翻了个白眼,只得任由他拽着,说道,“我本意是让你折腾这百花会所,你看看,今儿个不是挺好的么,是你后来说,你那边的发小没地儿塞,我和茜茜才给你想了个主意,单独弄一个,鬼知道你会跟老爷子说,他更见鬼,这么点儿破事儿还敢往上捅,

我跟你说,没辙,真没辙!你自己个儿想办法去,甭找我,多谢放过!”

“你作揖也没用,”张铁军冷眼以对,“反正这事儿已经是这么地了,你说咋办吧!”

陈大河吧唧两下嘴,看看他,再看看天,又看看地,最后一声长叹,“那没别的办法,只有一条路了。”

张铁军眼睛一亮,“什么办法?”

陈大河冷冷一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回头开业庆典的时候,你直接把这红星两个字的来历交代清楚,保管那儿比这儿还干净!!!”

“呸,”张铁军当即一口老坛吐过来,“什么馊主意,真要这样干,我能招他们恨死!”

陈大河耸耸肩,“反正一个死贫道,一个死道友,你自己选。”

随即又笑着眨眨眼,“你要不说,他们能更恨你!”

张铁军眯着眼睛满脸的挣扎,足足两秒钟之后,才将牙一咬,“成,就这么干!”

然后又拉着他说道,“不过你得陪我去,我一个人不敢!”

陈大河顿时眼睛一横,“说得好像我敢似的!”

特么几十个顶级二代,要是让他们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原因,结果让老首长给注意上了,非每天在家里画圈圈咒死自己不可!

虽然自己是不怕咒,但瘆得慌啊。

……

喘了两口气,陈大河突然眉头紧皱陷入沉思,

咦?

这事儿,好像,不一定是坏事儿吧???

张铁军正要说话,一见他愣住,顿时赶紧闭嘴,但拽着的双手死活不松。

陈大河左想右想,总感觉,如果将这事捅破,对自己似乎是利大于弊?!

首先啊,这么一弄,多半他们就会知道,这两个会所都是自己整出来的,然后呢,以前那些人看自己是高低不对,说高看一眼吧,也太小瞧其中某些人的自大了,低看呢?把父辈那帮大佬放哪里?自己可是在中枢挂了号的!

而且他们还不知道原因!

所以在那帮人眼里,看自己是要多不自在,就有多不自在,真保不住哪天有个混球喝多了找事儿的,

就算他不直接找自己麻烦,只是给自己周围的人找点乐子,那也难受得紧不是。

要是这事能捅出来,让他们知道有首长在盯着他们,还有哪个混蛋敢乱动?最起码,哪个敢给自己找麻烦?!

最后左右再三衡量,便一脸淡定地说道,“不就是个名儿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回头我陪你走一趟。”

“嗯?”张铁军满脸狐疑,“真的假的?”

陈大河将脸一甩,四十五度望天,“我陈某人还有说话不算数的时候?!”

张铁军眨眨眼,想了足足有两三分钟,就在陈大河老脸发黑的时候,终于将手放开,

还嘿嘿笑道,“暂且信你一回。”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