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不知道后世国内第一次采购丰田车时,到底下了多少订单,但肯定没有五千辆那么多。

别看后世那些汽车公司动辄年销量几十万上百万辆的,最大的丰田和大众甚至突破千万年销量,但那是以后,而且是因为有日渐发达的国内市场作为支撑,现在一年能卖出百万辆的就是一流车企。

想想刚才张老爷子说的,一汽伊法每天的产量仅仅只有区区五十辆,虽然这只是第一条生产线,但也能看出国内汽车工业和世界顶级车企的差距。

所以五千辆的订单,真不小了。

而且这五千辆只不过是个开头而已,部队上能够采购这种车型,并且一出手就是大单,足以证明这款车的性能,有了这个先例在,恐怕以后伊法越野车将是所有单位野外用车的第一选择。

如同地方紧随国院采购一汽伊法轿车一样,这种带动效应才是最有价值的地方。

张老爷子眯着眼睛,笑得像只老狐狸,“小子,一次五千辆,这应该可以算大客户了吧?”

陈大河本能地点点头,“算,当然算,”

随即反应过来,再想想老爷子刚才说的话,需要他出面?什么意思?

顿时心里警惕性提到最高,这老爷子该不会想白要吧?!

不行,绝对不行,虽然第三汽车只有一半的股份,摊到自己头上这些车加起来也不过几个亿,但此风不可长!

于是眼睛微眯,说道,“怎么啦?”

“嘿嘿,”老爷子对陈大河警惕的眼神视而不见,继续笑道,“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请你跟他们外商说说,给个实在点的优惠价。”

哦,原来只是要优惠价啊。

陈大河嘘了口气,随即眨眨眼看着他,“这事儿不用找外方吧,二汽伊法公司董事会里有一半是国内的人,他们能不给优惠?”

“给啦,”张老爷子笑了笑,随后长叹一声,“但他们也只能争取到那么多,外方不同意再降啊。其实还不是因为没钱,只能想想办法再减一点,省下来的钱哪怕能给小家伙们添块肉也是好的。”

哎哟喂,都学会卖惨了!

陈大河不忍直视,端着酒杯喝了一口,自顾自地夹菜往嘴里丢,边吃边说道,“他们什么报价,您想还多少?”

“十九万八,”张老爷子一手比九,一手比八,随后又将九的手势变成了七,“我想着十七万八就差不多得了,你看咋样?”

一辆两万,五千辆就是一个亿!

难怪老爷子肯拉下面子找自己过来当说客。

陈大河抹了把嘴巴,回过头叫了一声,“老叶,电话。”

话音刚落,一部黑色板砖就从外面砸了进来,正好落在他头顶。

陈大河伸手一抓,握着电话就开始拨号。

根据协议,如今琼斯通信公司和北金政府合资的移动电话公司,全部采用加密过的自动设备,也不怕被监听。

嘟嘟几声后接通,陈大河直接用流利的法语说道,

“连穆,二汽伊法公司是谁在负责?

不管是谁,通知他,总后那笔订单再每辆让两万,

什么?要赔钱?

广告费知不知道!赔的钱计入推广费用,这笔单要是拿下来,后面就是五十万、五百万辆的销量等着!到时候多的是钱给你赚!

嗯嗯,知道就好,不过也别给得太爽快,适当扯点皮,优惠政策稍微再要点,但别过了。

好,就这样,尽快落实。”

电话挂断,陈大河长叹一声,眼见着老爷子脸色都变了,赶紧说道,“成了,就是他们想再争取一点优惠政策,问题应该不大,回头您老安排人拉着地方一起好好谈谈就行。”

“哦,”

老爷子脸色顿时多云转晴,拍着桌子笑道,“好小子,就知道你能成,来,咱爷俩走一个。”

陈大河笑嘻嘻地跟老爷子碰了个杯。

酒过三巡,看看老爷子似乎喝得差不多了,陈大河赶紧翻过杯子,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告辞。

张老爷子也没多留,笑呵呵地送他出了门,看着车子远去,才背着双手转回来。

到了石桌旁,顺手往桌子底下摸了一把,掏出个火柴盒大小,黑不隆冬的玩意儿,一把捏得粉碎,反手丢进角落的垃圾堆。

这时从旁边一间小屋里走出一个身穿军服的中年人,面色平静地看着老爷子,恭恭敬敬地说道,“张老,我刚听了他说的话,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张老爷子瞟了他一眼,扶着石桌坐下,看着他说道,“小赵,你们总参外事局能人不少,知道我为什么偏偏叫你过来?”

见赵斌满脸茫然地摇头,赵老爷子嘿嘿一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赵可是土生土长的北金人,小时候家里中道没落,没少受罪,但也懂得感恩,当年李中和出国前,没少救济附近的街坊,其中就有你们家,似乎连你的名字都是李老头给起的,这些事儿,都在心里记着的吧,”

赵斌正要说话,结果老爷子又将手一摆,继续说道,“后来李中和回国任教,你又考入北大在他班上读书,学了一手翻译的本事,本来你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登门入室,拜入他的名下,可天分不够,始终没被选上,后来参加工作就更没机会了。

再后来,李老头儿遭了难,你呢,想报恩,可有心无力,只能偷偷给他送点东西,你敢说没这事儿?”

此时赵斌已经是满脸苦笑,恨不得立马回去把儿子拖出来揍一顿。

这些事只有他老婆儿子两个人知道,老婆虽然文化不高,但懂事明理,而且是个闷葫芦,肯定不会往外说,捅娄子的不是那个小王八蛋是谁?!

张老爷子看他脸色都变了,顿时嘿嘿笑道,“别紧张,又不是什么坏事,我呐,本来就是看你做过李老头的学生,才把你作为候选人之一,后来叫人调查一下,知道有这么个内情,那我也就更放心啦,才拍板定下来选你,

陈小子是我孙女婿,我还能害他?但有些事不确定的话,我也不知道怎么下手帮他,就只能给他设个局,今天找你来偷听,也是这么个意思。

李老头把这小子看得跟命根子一样,快八十的人为了他还跑去干个破校长,而在你心里呢,李老头又是命根子,刚才你说的那句话,我听了也很高兴,但是,”

老爷子指了指他,“得说实话,不然,哪天真出了点什么事,李老头可兜不住!”

声音不大,却震得赵斌脑子嗡嗡作响,十月底的北金已经跟冬天没什么两样,他虽然裹着棉衣,却是满头大汗,止也止不住。

张老爷子也不逼他,就着一点昏黄的太阳,小口地抿着酒,还不时叼一块肉片丢到嘴里,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片刻后,赵斌粗重的喘息声才逐渐停歇,刚要张嘴说话,可发现声音竟然出不来。

深吸了两口气,又干咳两声,赵斌才小声说道,“听刚才陈先生的语气,似乎是在跟下属说话,是命令式的。”

顿了顿,看了张老爷子一眼,又补充道,“除了说降价的事,别的什么都没谈,不过,打招呼的时候,那位连穆似乎叫了一声老板。就这么多了。”

“唔,”张老爷子沉着脸,似乎并没多少惊讶,站起来看着他眼睛,突然说道,“命令。”

赵斌本能反应地立正,“到。”

张老爷子正色说道,“今天的事列为绝密,不得对任何人透露,要是有人问你,你叫他来找我。”

“是,”赵斌立正说道,“保证完成任务。”

“行了,回去吧。”

张老爷子挥挥手,打发走赵斌,转身背着双手进了屋子,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第三银行竟然真是陈小子的?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撇开国外的不提,如今第三银行在国内的产业,从汽车到地产,从电子厂到基建再到矿业,足足有好几十亿美元的投资,比国库里的钱还多!

而这家银行从81年成立到现在也不过短短五年的时间而已,好小子,他怎么办到的?

唔,这么说来,以后敲起竹杠,似乎可以下手再狠些?!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