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早在两年年刚回国的时候,陈大河就考虑过要不要建一个会所,把自己的人脉关系都收拢起来,然后让他们互相交织,形成一片大网。

以他当时的人脉,政商军文都有,而且分布在北金深阵和香江三地,如果让这些人互相穿插借力,许多事情根本就不需要他出面,可能只是一个电话,就可以轻轻松松解决。

但仔细考虑过后,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没别的原因,主要还是太过招摇,与他低调的人设不符。

而且这事还不方便找个工具人出面。

哦,我们给你面子来入会,结果你就找个影子出面接待,你把诸多大佬的面子往哪里摆?!

可现在让张铁军来做就不一样了,他这人爱凑热闹,自身多半愿意出面,又背靠着张老爷子,在金城圈子里的地位不说比自己高,起码也没低到哪里去,至少明面上如此。

如果由张铁军出面,自己再把人脉往他的会所里面一引,等于变相实现了自己的目的。

但具体怎么做,还需要商量一下细节。

此时张铁军听了陈大河的解释,一双眼睛是越来越亮,搞个会所,让别人入会参加活动,这不就是攒局吗?!

而且是有档次有讲究的攒局,这事儿他拿手啊!

当即拉着陈大河问细节,

“哎,这个主意好,不过你说要弄个什么主题呢?哪些人可以进,哪些人又不可以进,标准怎么划分?”

陈大河想了想,说道,“既然你是进了文艺圈子,那就用文艺作为主题,可以包括文学创作、艺术鉴赏之类,什么文章、书画、音乐、电影、艺术品乃至古董都可以扯上,反正只是一个由头,能说得过去就行,至于入会的标准,这个倒是要仔细斟酌。”

这时茜茜突然皱起鼻子说道,“你们搞会所入会,入会费怎么定?文艺圈里除了在部委任职的那少部分大家,绝大多数人都没多少家产,让他们掏钱加入,多半不会有人愿意。

而那些文学大家倒是有钱,可他们一个个清高得很,你免费送名额他们也未必会要,更别提要钱了。”

张铁军默然点头,也觉得妹子说得有道理。

别的不说,那些在文化部挂职的大佬,个个都是有资格面见首长的,一般人根本就请不动,让他们掏钱进你的会所?想钱想疯了吧?!

可要是这些大家都不加入,你这算个什么高端文艺会所?

陈大河笑着摆摆手,“我们现在不正在商量么,入会费只能作为标准之一,而不是唯一的条件,否则就不能去搞什么文艺会所,而是搞富豪会所了。”

张铁军和茜茜一起点头,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陈大河抬起手抠抠脑门,想了想说道,“会所只是形式,以会所为依托,实现人脉关系的交融拓展才是目的,所以会员可以不局限某一个方面,首先文艺界人士是肯定要邀请的,而且这部分人直接发会员卡,免费入会,至于具体邀请哪些人,就我来定吧,

其次政府方面也需要有人,别的且不说,文化部和广电部的领导必须拉进来,至于其他部门,能拉一个算一个,这些人也不能收费,”

虽然茜茜说那些文学大家都比较清高,但对陈大河来说问题却不大,想当年他在文化部任职的时候,一多半的时间都和那些大家混在一起,后来联系也没断过,别的不提,就家里墙上挂着的那些价值千金的字画,全部都是这些大佬亲自送的,邀请他们入会这点小事,不值一提。

至于部委单位的人更不用说,先把夏伯平那些人拉进来,再给翟部长也办张会员卡,连卡片都收了,不拉几个好朋友入会,他们能好意思?!

张铁军突然说道,“这也不收费那也不收费,老陈,你是想让我这个冤大头再大十倍、百倍啊!”

茜茜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见三哥黑着个脸,赶紧抿嘴不吭声了。

陈大河笑着摆摆手,“没那么夸张,其实入会费就相当于一张门票,而到会所来消费,还是要付钱的,而且是收高价,跟你那个请客可不一样。”

“还要钱?”张铁军瞪着眼睛,“那不是收双份?”

“不能这么说,”陈大河笑道,“你想想,要是不设置一个门槛,岂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到你的会所来?那还谈什么小众,上档次?而且有钱交得起会费的,还会在乎吃饭喝茶的那几个三瓜俩枣?!”

张铁军点点头,“那倒也是,那你继续说。”

陈大河端起酒杯凑到嘴边,看了看又放下,提起茶壶倒了一杯,喝了两口水,才说道,“文艺界和主管部门的人能进来,那这个会所就成了一半,接下来就是拉冤大头了。”

“这我知道,”张铁军拍着桌子笑道,“有钱人,对不对?”

“不准确,”陈大河摇摇头笑道,“应该说,有身家有文化内涵的商人,如今北金的外商是越来越多,其中就有不少对我国文化感兴趣的,那些人才是你这个会所经营费用的主要来源,哦,对了,”

说到这里,陈大河指了指张铁军,“记住,这个会所,不是给你挣钱的!当然,如果把会所经营好,只会挣不会赔,但挣了多少,你要一分不少地花回去!”

“花回去?”张铁军愕然地看着他,“花哪里?”

“笨,”边上茜茜鄙视地看着三哥,“那些文人和领导过来,你能收他们的钱?反正会所里面的东西往贵了卖,就拆商人会员的东墙,去补这边的西墙,如果还有多的,就组织几场免费参加的活动,账不就平了!”

陈大河哈哈笑着伸出手掌,茜茜立刻反手来了个拍击,夫唱妇随,完美!

“行吧,算我蠢,”张铁军自嘲地撇撇嘴,喃喃自语地想了想,然后又问道,“哎,老陈,除了这些,其他人要入会,给不给?”

茜茜眨眨眼,刚想说话,突然又咽了回去。

而陈大河按按眉心,想了想说道,“部队里面的,我觉得还是算了,至于你们大院圈里的人,就由你来把关,可以少请几个人加入,但要记住,一定是那种低调朴实的,惹事生非的万万不能要!”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