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报房出来,随着陈刚拍了两下手掌,外面坐着的几个人立刻起立,齐刷刷地看着陈大河。

陈刚嘴角咧开,手掌指着陈大河,笑道,“你们不是一直念叨着想见陈总吗,这位就是。”

陈大河笑呵呵地刚准备挥手打招呼,结果这几人竟突然齐声大叫,“陈总好!”

话音刚落,便是噼里啪啦的鼓掌声。

哎哟妈耶,陈大河吓了一大跳,这么隆重的吗?搞得跟首长视察似的!

“大家好大家好,”陈大河双手连连往下按,“不用客气,都是朋友,随意一点好。”

陈刚在边上笑着将手一挥,掌声立消,但大家炙热的眼神丝毫没见减弱。

陈大河看看陈刚,又看看他们几个,不由得暗暗咋舌,这公司该不会直接按部队条例来管理的吧?

如果是这样,那执行力就强得可怕了。

再想想远在深阵的顺风货运公司,难怪饶山说过,用顺风的人和香江龙江保全公司的人放对,谁输谁赢还真不一定。

要知道龙江保全公司那都是常年保持高强度训练的精兵悍将,顺风虽然占人多的优势,但平日里却没怎么训练过,只有一些日常体能锻炼而已,能保持一定的战斗力,肯定离不开这种高纪律的管理方式。

嗯,就是不知道那爱新在那里能不能适应得了,不过小新同志好歹也是拳脚高手,跟那帮老兵打成一片,应该不难吧。

和这些人打完招呼,等他们落座,陈刚带着陈大河继续参观。

“陈总,”陈刚边走边说道,“二楼这里主要是财务和审计部门,也是全公司保密程度最高的地方,所有的账册都在这里,”

说到这里,陈刚明显有些兴奋,“经过五年的发展,现在我们公司拥有员工八百多人,全部是退伍老兵,按十人一个班组,共有七十五个散货收集小队,常年奔走在东北各大山区,剩下的人一部分在东北,一部分在深阵,其余的都在这里,去年公司一年的营业额已经破亿,除开各种成本开支,净收益超过三千万元。”

营业额破亿,净收益三千万?

陈大河惊讶地看着他,这个数字可不小,要知道当初公司初建,他也不过借了几十万给他们而已,而那时人数也不多,只有几十个,现在都翻了二三十倍,这些人挺厉害啊。

“不过,”陈刚突然挠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地说道,“公司赚的钱,除了留足采购费用和必要的流动资金外,其他的都捐给伤残战友家属了,所以也没什么余钱。”

陈大河脸上的笑容收敛,抬手拍拍他的肩膀,轻声说道,“资助战友,本来就是这家公司成立的初衷,你们做得很好,如果老董知道这些,肯定也会非常高兴,”

稍微顿了顿,又说道,“老陈,还是那句话,有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不管任何问题,我来给你们解决。”

这真不是他吹牛,与这群老兵有关的事,他解决不了,自然可以去找能解决的人,张老爷子就很愿意帮这种忙。

“嗯嗯,”陈刚咧着嘴点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其实也没什么困难,我们公司挂靠在老部队名义下面了,属于三产单位,每年只需要象征性地交几千块钱就行,老首长也说了,收了钱就要办事,很多事情都是他给解决的。”

陈大河哑然失笑,有个军分区老总做靠山,确实能称得上麻烦的不多。

其实陈刚他们不是没遇上过麻烦,有些偏远地区的连首长是谁都懒得管,哪还管你什么军分区,各种设关拦卡层出不穷,遇上就是麻烦,老兵们可不懂花钱消灾,这些钱都是要拿去资助战友家属的,一分都不能少!

也幸好当初陈刚听从了陈大河的建议,将小分队的人数从三人提升到十人,而且人人带枪,甚至还配有一台饶山捐助的无线对讲机,必要情况时可以联络方圆几百里内的同伴,总算这些年没出过什么大事。

以致随着时间日长,东北三省地方上都知道有这么一家老兵山货公司,属于绝对不能拔毛揩油的对象,现在老兵们的收货行动也顺利了许多。

但有顺的地方,就有不顺的地方,陈刚陪着陈大河往下走,脑子里满是纠结要不要跟陈总说说呢?

陈大河扭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脸色不对,顿时停下脚步,“有事儿?”

“啊?”陈刚愣愣地看了他一眼,随后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啊,是有点儿小事。”

“有事就说,”陈大河正色看着他,满脸严肃地说道,“刚才我怎么说的?不管什么事,有需要的地方只管找我,说!”

“呐个,也不是什么麻烦,”陈刚吞吞吐吐地说道,“就是我们在东北收了几年的山货,好东西都快被收光了,今年这几个月的营业额比去年还稍有降低,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可能我们公司就只能维持现在这个规模,这几天我们公司都在开会,商量该怎么办才好,正好今天您也来了,就想问问您,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做为公司的长远发展之计。”

话一说完,陈刚一张老脸已经涨得通红,这已经不是解决什么麻烦的临时问题,而是直接请教公司怎么去赚钱了。

但公司是他们大家的,陈总已经给了大家启动资金,又介绍了这么好的项目,事后也没从这里要一分钱的好处,现在还要拿这个问题来问他,确实有点过。

不止陈刚,他们几个领头的都是这种想法。

如果不是老董说过,陈总赚钱的手段一流,加上再不想办法,公司的效益可能会逐年降低,他也不会说出这句话。

“就这个?”陈大河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有问题就早说啊,老董没跟你交代,打仗我不行,赚钱没人比我行?!”

说完继续往下走,陈刚赶紧跟上。

等到了一楼,陈大河才问道,“你说你们开会讨论,有什么结果没有?”

“有有,”陈刚立刻点头,双腿并拢立正,一副跟老首长汇报的样子,正色说道,“我们想的是,如果东北这边货不多,或许可以去其他地方找找,

但我也问过老饶,他掌握着全国的市场信息,据他所说,现在其他地方的山货也很抢手,虽然不像东北这边被我们扫荡了五年多,但好货也越来越少,我们过去的话,一方面要跟当地人抢货源,可能会引起冲突,另一方面也会加剧好货的消耗,

可能再过一两年,其他地方也变成和东北差不多,只有一些每年都生长的常规山货,那种上年纪的老货也很难收到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