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急事,自然不可能用寄信,打电话又不方便,陈大河只能选择另一种相对最快,而且还算保险的通信方式,那就是,发电报。

从理论上来说,地球上任意两个地方,都可以通过电报或无线电台进行联系,这两种设备都比较简单,只不过这玩意儿属于管制范畴,陈大河这里没有,正好老兵山货公司有一台大功率电报机,还是当初陈刚找老部队的首长谈挂靠公司,吐槽打电话老是掉线,通讯不方便的时候,老首长拍板送的,所以陈大河便决定去那里。

其实五洲粮食集团在国内也有分公司,主要业务包括食品深加工,农业技术交流,以及农业基础设施建设等,他们那里开设有长途电话,也能跟总部直接联系,可惜陈大河没跟他们打过照面,也就不方便直接过去找他们。

老兵山货公司在大兴,照例是叶正根开车,图安陪同警戒,一路向南穿过北金城,一个多小时候便到了山货公司的所在地。

一般没有意外情况,陈刚都会在公司里待着,甚至连宿舍也安在这里。

因为在他心里,山货公司的事情只能算顺带,自己的主要责任还是承担董建磊和陈大河之间联系的纽带,那台大功率电报机也正是为了这个目的,才找老首长坑来的,万一要是自己不在,董建磊又突然发报联系,岂不是要坏事。

当陈大河的座驾开进公司大院时,正在盘点账册的陈刚一抬头便看见,顾不上心里的惊讶,连忙撒腿就往外跑。

小老板竟然亲自跑过来,是出了什么急事吗?

等车子停稳,此时陈大河也看到从公司大门跑出来的陈刚,随口说了一句让两人在车上等着,便推门下车,转着脑袋打量了一眼院子。

这个院子不算小,正对着大门的是一栋两层楼的办公楼,紧挨着办公楼的是一间足足有五十多米宽的仓库,至于往里有多深,现在自然看不到。

仓库门口停着一辆货车,看牌照应该是长白山那边的,此时正有十来个人往仓库里卸货,看那笔直的腰杆就知道是老兵出身,本来有人看见陈大河的车就想过来盘问,却看见陈刚迎了上去,便回头继续干自己的活。

“陈总,”陈刚连忙快跑两步来到陈大河跟前,笑呵呵地说道,“您怎么亲自过来了?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对,”陈大河点点头,笑道,“我要用一下电台。”

陈刚脸色一变,先往左右看了两眼,然后侧身引路,“您跟我来。”

进入办公楼,陈刚直接带着陈大河上了二楼,也不管正在办公的几个人,走到最里面推门进去,然后扶着门,等陈大河进来之后,才啪一声把门关上。

外面那些人相互看了一眼,便低着头继续做自己的事,就跟刚才没人来过一样。

进到房间,陈大河转着头看了看,这间房间很小,只有四五个平方,靠里有一张桌子,上面正摆着一台电影里看过的那种发报机。

陈刚直接坐到仅有的一把椅子上,把耳机带好,然后回头看着陈大河,“陈总,是要跟老董联系吗?”

“不是,”陈大河笑着摇摇头,从口袋里挑出一张纸递给他,“按这个频道呼叫,等对方回应。”

非洲可没有无线电管控,刘建设不知道弄了多少大功率电台在那里,这个频道正是他安插在五洲公司安保部的联系电台,通过这部电台可以直接向艾玛传递信息。

陈刚疑惑地接过纸条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发问,而是摆弄起电报机,不断发送电波。

似乎对面一直有人,很快就传来回应,陈刚立刻回头,“已经取得联系,可以发报了。”

陈大河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以摩尔斯电码发送,整个非洲地区极有可能爆发大规模蝗灾,时间大约在两个月之后,请谨慎应对,落款,恩佐。”

五分钟后,陈刚完成电报发送,却并没有摘下耳机,而是等待对方回应。

果然,又等了十来分钟,陈刚开始收报,随后对照编码本进行翻译。

翻译完成,陈刚摘下耳机,抬起头看向陈大河,“对方回应收到,落款艾玛。”

“呼,”

把消息传过去,陈大河总算松了口气,现在就看五洲公司花大价钱养的那些个农业专家,到底能为公司抢救多少粮食了。

也就是刘建设在非洲始终处于暗处,从来不直接插手陈大河明面上的生意,否则他直接把消息传给艾玛就行,哪用这么麻烦。

但这种割裂式的管理就是陈大河的风险预防手段,哪怕麻烦一点也没事,毕竟这种紧急情况也不常有嘛。

正事办完,陈大河心情也放松了许多,看着陈刚笑道,“不错啊老陈,你这发报的本事是在部队上学的?”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老董那帮人里边可都是野战部队出身,一个正经的通信兵都没有,不是通信兵却懂收发电报,这就值得玩味儿了。

陈刚摸着后脑勺看着他嘿嘿直笑,也不说话。

“懂,保密条例嘛,算了,当我没问过,”陈大河拍拍脑袋,笑道,“好不容易来一趟,不带我转转?”

“哦哦,陈总这边请,”陈刚立刻站起来拉开房门,等陈大河先出去,他才跟在后面,边走边说道,“实不相瞒,我们那帮战友老早就盼着见见您了,如果不是怕打扰到您,他们能轮着天天往您那儿送货,等下见到您,一定高兴得不得了。”

陈大河回头看了他一眼,笑道,“谢个屁啊,都说了多少次,别这么客气,你们能有今天,都是你们自己凭本事换来的,我最多一开始借了点儿钱而已,而且那些钱你们也早就用货还了,以后少说这种话。”

陈刚继续摸脑袋,继续笑着不说话。

得,

陈大河一看他这模样也没辙,不由得连连摇头,这些当过兵的都是死脑筋,自己认准的事,别人怎么说都不听。

随即又是一笑,不过这样也挺好,自己不正是因为他们这种性格,才主动帮助他们的么,换成别的油腔滑调的,他才懒得管呢。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